风流香帅 作品

第161章 师娘风情

    “这样也能够感觉得到吗?太不可思议了!是不是当母亲的,就会有这种感觉?”

    杨玉兰一脸好奇的看着母亲那鼓鼓胀胀的肚子。

    “要不,兰兰你也找男人生一个孩子试试看?”

    二娘张静茹忽然调笑道:“你看我们的兰兰,都已经亭亭玉立了,也该是时候嫁人了呢!”

    闻言,杨玉兰的脸蛋上忽然一红:“不要!不要!我还小呢!”

    她那娇俏的红晕将她的脸蛋点缀得更加迷人!“而且,晴姐姐还比我大呢!”

    她忽然将矛头指向了一边掩嘴娇笑的楚汐晴的身上!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这个双十年华的美人儿身上。

    那一刻,车厢之中忽然静了下来!

    因为,她们都猜测到了一点:那就是楚汐晴这一行的目的!

    身为楚惊云的母亲,宁楚涵更是觉得一阵阵异样的电流在冲击着自己的芳心!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喜欢的男人,她的心便怎么也不能够保持平静!可是她却又不忍心看到女儿伤心落泪!

    母爱是无私而伟大的,但是人性缺失自私与黑暗的。心中的这两种矛盾思想,已经部下一百次的争斗了。但是,宁楚涵却愿意相信,那个男人……那个跟自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的男人,将来一定会给她们这些闺中姐妹,带去最美好的人生,最幸福的生活!

    “你们怎么都这样用那种怪怪的目光看着姐姐呢?”

    在张静茹的身边,一脸童真的楚若熙却忽然为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抱不平:“姐姐她将来一定会找到喜欢的人呢!嘻嘻,还有哥哥!”

    想到那个自己只见过几次面的哥哥,楚若熙却忽然笑道:“哥哥是个坏蛋,将来人家一定会有很多很多嫂子的!”

    所谓童言无忌。

    楚若熙地这一番话,让这里的所有女人都感到了一阵阵羞愧!尤其是,她口中的那一句“将来人家一定会有很多很多嫂子的!”

    嫂子!

    对于宁楚涵,还有宁紫韵,张静茹,以及楚汐晴四女来说,这么多么禁忌的字眼!

    “怎么都不说话呢?”

    楚若熙忽然将目光投向了身边的母亲身上,却见她的呼吸有点儿急促,脸蛋上那一丝丝的红晕若隐若现。“娘,你怎么了?”

    被女儿的声音打断了短暂的旖旎幻想,张静茹此时却好像做贼心虚一般连忙回答道:“大家都累了,你也别顾着说话。好好小憩一会儿吧。”

    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女儿的脸蛋,张静茹的手却在颤抖着。她的芳心,同时也在剧烈地抖动着!

    想到自己跟楚惊云的关系,她这个身为母亲的,岂不是要兼任“嫂子”这个职责了?

    天!这是多么疯狂的想法!

    “娘?”

    感觉到自己娘亲的身体在颤抖着,楚若熙忽然疑惑地问道:“娘,咱们现在是不是,不回去苏州的家了?我……想爹爹了。”

    “我们……到京城去。”

    张静茹鼻子觉得酸酸的,连忙抱住了自己的女儿,道:“乖,我们以后,会好好的。你还有姐姐,还有哥哥。”

    “嗯。”

    娆柔的风,温情而舒适。

    或者说,在这样的夜晚,总是充满着太多太多的神秘了。

    此时,在这周围一片废墟的地方,一棵大树之上却传来了一阵阵微弱的女人呻吟声。

    整一棵大树都在颤抖着。

    在逐渐露出头来的月光照耀之下,但见粗壮的树干之上,一个身材丰腴高挑的美艳俏妇,此时那双美腿微微张开,闪身前倾,双手撑在了身边的树枝之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她紧紧地咬着牙,承受着来自于身后那个搂住自己腰肢的男人一波波的冲击!

    在夏芸曦跟苏媚与柳雨晴三人走后,楚惊云变得更加更狂。他几乎是使出了自己的浑身解数,企图征服这个对自己别有用心的女人!

    在充满着血腥味道的夜晚,女人的叫哼声却显得尤为不协调!

    心中的仇恨,在逐渐被点燃!苗翠娘现在只是一心想要将楚惊云的所有内力吸光!对,她要对方慢慢地痛苦死去!

    这个男人,这个该死的男人!

    她的身体被撞击着,但是却暗暗地运转起自己的那一个特殊的功法,准备在最高潮的那一刻,将这个蹂躏自己的男人吸成人干!

    或者,楚惊云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楚惊云,有多么的危险。又或者,他对于这样的危险,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无可否认的是,此时他只觉得下那种充满着那一种征服感!

    “死!”

    感觉到身体之中那异物的变化,苗翠娘马上运气了自己的内力。奇异的功法马上按照这法诀运转,透过了两人之间的结合,想要将这个男人的元阳全部吸干!

    吸干!

    深深地怨念,曾经被无情的分开双腿蹂躏过的美妇人,此时她心中的杀机是那样的强烈那样的让她感到不受控制!

    “嗯?忽然,楚惊云感觉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似乎在通过了自己的分身,想要将身体之中蕴藏着的力量吸走一般!

    不,这是很强烈的感觉!

    楚惊云微微有点惊慌。不过他很快便平静下来。因为,从自己母亲身上吸收过来的元阳,此时已经跟他的身体完完全全结合在一起了!

    补全了先天缺失的元阳,楚惊云的阳精又怎么可能这样容易就被吸干了呢!

    “这——”

    苗翠娘感觉到楚惊云身体之中的变化,原本还准备看着楚惊云被慢慢喜感的场面,但是此时却让她感到了惊恐了!

    因为,她非但不能够将楚惊云身上的元阳吸走,反而就好像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入侵自己的身体一般。跟自己的元阴混合在一起!

    是楚惊云的变异潜龙真劲!

    这一点,苗翠娘最清楚不过了!因为她就是曾经利用了楚惊云的变异内力而突破了自己的瓶颈!

    但是在这一刻,她却受到了这一股怪异内力的侵蚀!

    “不!不要!”

    苗翠娘双手连忙撑起了自己地身体,那一身不正,罗裳半解的成熟胴体也在扭动起来,希望可以摆脱楚惊云的牵制!

    只是,此时楚惊云却竟然就像是一头发狂的疯牛一般馒头苦干,并不理会苗翠娘的渴求!

    他真的愤怒了!这个女人,竟然还想要害自己!

    充满着一种惩罚与怒火的邪恶,楚惊云的动作由于狂风暴雨一般落下。玉女上树的姿势令他更加威猛,甚至于,苗翠娘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身体的主动权被楚惊云掌握住,苗翠娘只能够被动的用自己的双腿缠住他的腰肢,双臂更是用力搂住他的脖子,咬着银牙承受着他的一波波冲击!

    纵是如此,苗翠娘也没有叫疼出声。她只是蛾眉、额头更为颦蹙,编贝皓齿紧紧咬住红唇,纤纤玉手用力抓住楚惊云,一双圆润修长的大腿向左右更为张开,以使肉穴四壁与楚惊云肉棒贴合得更加紧密!

    “噢……你……真大啊……啊……”

    此时的苗翠娘只觉得楚惊云的肉棒将她小穴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与肉穴四壁贴合得很是紧密,疼痛丝毫未减。

    明艳照人的娇容春意盎然,媚眼如丝,芳口启张,呵气如兰,发出\"啊!啊!"宛如叹息般的呻吟声,显示出她心中已是畅美无比!

    她活色生香,曲线优美的娇躯在床上恍如蛇似的蠕动,修长白皙的秀腿伸缩抖动不已,纤腰只扭,肥臀只摇,爱液宛如小河流水汨汨而流,桃源洞穴变得更为湿滑。

    “荡妇!我干死你!”

    楚惊云只觉得自己的肉棒进入一个湿软的紧窄腔道之中,美妇的小穴更是绷紧着的自己龟头,那软肉的包裹实在是让他有种外压抵消内压引起的舒缓感觉,既是美滋滋的满足,又想贪心地蠢蠢欲动!

    这样的刺激之下,楚惊云不由得抽插得更加猛烈!

    他的双手拖住了苗翠娘的屁股将她的身体都提了起来,粗长巨大的肉棒,一次次地捅入了她的小穴之中!

    “啊……不要这个姿势……嗯……啊……顶到了……啊……”

    楚惊云忽然伸出了一只手将这个妹夫的下巴抬起来,使她的脸仰了起来。苗翠娘的脸上流露著舒爽和娇羞,原先的倔强和不屈早已经化作了放浪的呻吟了!

    “啊……真的不行了……啊……”

    她声音带着乞求:“饶……饶了我吧!我……啊……又顶到了啊……嗯……噢……”

    “现在早知道求饶了吗?嘿嘿,那可不行哦!”

    楚惊云的一只手从苗翠娘的乳房上绕过,紧紧地抓住乳房,尽情的揉搓着,两根手指头捏住了粉色的乳头在逗弄着,胯下的肉棒,一次次的抽插着她不断涌出淫水的蜜穴!

    楚惊云搂着她的腰,抚摸着她的背部渐渐的摸到臀部。双手揉着她丰满的臀,强烈的肉感,让他的阴茎膨胀得更加厉害,更加猛烈的捅着她的小穴!粗长的肉棒每一次进出都翻开她的娇嫩阴唇,溅出了阵阵的淫水!

    “啊……我……要死啦……啊……啊……快一点……嗯……”

    “啊……我受不了了!…喔……快……喔……我要死了!用力……啊……”

    苗翠娘直接的体内深处的肉与肉挤压的声音令她无法控制发出呻吟声。楚惊云每抽插她的小穴,她她总是激动的大叫呻吟,欢愉的挤压更为加重!那根粗长的肉棒,不断挺进自己的体内,苗翠娘此时淫荡的身体已到达无法控制的地步“噢……好深啊……啊…啊……真受不了了!嗯……快一点……喔……再快一点……啊……啊……啊,顶住了……好粗…好长……喔…喔……好舒服……好爽……嗯……亲丈夫……受不了啦……啊……再用力啊……哦……”

    随着最后那一声十分高亢的呻吟,苗翠娘的身体在剧烈的扭动着,身体之中更是射出了浓浓的阴精!

    “哦,好烫!”

    楚惊云只觉得自己的龟头被一阵岩浆烫得有点苏苏麻麻的!他连忙将怀中的美妇放了下来,让她双手撑在了树干之上将屁股翘起来,湿润的小穴对着自己!

    “扑哧”一声,楚惊云的肉棒,再一次深深插入了她的阴道之中!

    他双手环住了苗翠娘的腰肢,前所未有的疯狂挺动起来!“都射给你吧!给你!”

    楚惊云就好像是一头雄狮一般,在苗翠娘的成熟胴体之上抽插着,最后将十分灼热的岩浆,全部射进了她的子宫最深处!

    “喔……好烫!”

    风云变色。

    经过了整整一个傍晚的厮杀,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已经完完全全平静下来了。现在仅剩下的便是那些尚且活着的人。但是亲人的离开却让他们干熬了心灰意冷!

    心中,对于造成了这次结果的幕后黑手感到了心恶痛绝!

    只是,谁也说不清,到底是不是魔教的圣母柳絮干的好事。但是,似乎有很多名门正道希望看着魔教从此消失。他们竟然在暗暗煽风点火!

    “不灭魔教,誓不为人!”

    “柳絮你这个疯婆娘,总有一天我会亲手为我的兄弟报仇!”

    所谓的悲哀,大概就是指这样的事情了吧?这些冠冕堂皇的打折报仇旗帜的“侠士”却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次袭击的末后凶手,此时正在逍遥法外呢!

    “圣母大人,那些人全部都以为这次袭击是我们饿发动的呢!我们是不是——”

    在收到了消息之后,此时魔教在这里的秘密分布之中,手下连忙向宁楚涵回报!

    这个人还没有说完,柳絮便把心一横,冷到:“记住,那些只会在疯叫的人。暂时不要管,他们可闹不起风浪的。

    “你退下吧,随时监视全国各地送过来的密函。如有有一个关于他的消息,马山告诉我!”

    “是!”

    这个手下忽然感到了一阵悲哀,自从邪帝许啸天死了之后,他们魔教便一直龟缩在某一处黑暗的山脉之中。

    “娘,我们现在,就什么都不做?”

    一直没有说话的许敏敏忽然闪过了一丝血腥意念:“绝对不能够让他们联合起来啊!不然的话,我们魔教就有麻烦了!”

    “还能够有什么麻烦?”

    柳絮有点迷惘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将来,我们圣教跟他们之间,绝对会有一个先倒下的。可是,敏敏你知道么?现在,我们的任务,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