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人生如戏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晚饭依然有水饺吃,当然,这次全是素水饺了。

    李抗洪跟着蹭了一顿水饺,他一边流泪一边吃。

    恨屋及乌,因为张爱花把李福金当做懒汉,她也挺看不上李抗洪的,看着他哭哭啼啼便说道:“好歹是个男子汉,受点委屈就流猫尿算什么?行了别哭了,有饺子吃还哭。”

    李抗洪委屈坏了,眼泪更是止不住。

    李雄海悄悄问他道:“那辣椒这么辣呀?”

    李抗洪抹着眼睛说道:“不是,我心里屈的慌,伯娘看不起我。”

    李雄海拍拍他肩膀道:“这不要紧,再过几年就好了。”

    “再过几年她就看得起我了吗?”李抗洪问道。

    “不是啊,再过几年你会习惯他们看不起你这回事了,那时候你就不会再难受啦。”

    这次他晚上睡得好,第二天起早去李福海家里摸了块黑面馒头做早饭去上学,同时换上了还湿乎乎的绿色的确良上衣。

    李抗洪看见后纳闷:“海哥这衣服还没干不能穿,我爸说穿湿衣服容易得关节病,老了以后可遭罪了。”

    李雄海啃了口馒头觉得不好吃,便装入书包换成了小饼干:“没事,我有数。”

    动物饼干好看也好吃,小饼干做成各种小动物的形状,吃起来嘎嘣脆,带着奶味,又香又甜。

    他给了李抗洪一把,李抗洪没舍得全吃,用塑料袋装起来放进了书包里。

    路上隔着几步就能碰到去上学的孩子,李雄海不得不感慨,这年头村里的孩子就是多,难怪以后房价长得那么凶残,需求量强大啊。

    他进了教室后立马有两道目光刺了过来,跟镭射眼似的。

    李雄海瞥了一眼,丁健健摁着书包坐在条凳上,如猛将扣剑而坐。

    这让他挺意外的,他以为这小子看见自己会生气的扑上来开打,没

    没想到他竟然能坐得住!

    如此一来他对丁健健提高了警惕,觉得自己有必要防备一把,这小子的心思比预料中要深沉许多啊。

    他刚这么想着,丁健健冲他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李雄海默默的捏住了书包里的红砖头,丁健健要是敢动手,他就让这孩子见识一下祖国江山处处红的盛景。

    丁健健没动手,他愉快的说道:“李雄海,艾老师让我通知你来了就去找他,哦不对,是让我带着你去找他,嗯,万一你路上跑了再逃学怎么办?你昨天下午就逃学了,嘿嘿。”

    李雄海恍然,自己白白高看他一眼,这小子压根没有城府,之所以不动手是知道老师会惩戒自己,他想隔岸观火。

    看着丁健健满脸期待的样子,李雄海微微一笑:小朋友,叔叔今天给人生上一堂课,万事不要高兴的太早。

    他放下书包去了艾劲松办公室,丁健健抢先一步打报告:“报告,艾老师,我把李雄海给你押过来了。”

    正在批麦假作业的艾劲松抬起头说道:“进来,什么押过来押过去,李雄海又不是你的阶级敌人,你押什么押?”

    对于这种程度的口头批评,丁健健表示毫不在意,他美滋滋的站在门口等着看艾劲松狠批李雄海的场景。

    今年4月国家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这是政府首次把免费的义务的教育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也就是说适龄的儿童和少年“必须”接受九年的义务教育,如果有学生提前辍学,那政府将追究学校责任。

    在这个背景之下各个学校狠抓入学率,特别是农村学校抓的尤其严格,他们不光不让学生辍学,也不让学生逃学,因为逃学往往是辍学的前奏。

    看着规规矩矩站在自己面前的李雄海,艾劲松脸色阴沉的厉害:“你抬起头来,昨天下午怎么没来学校?我上午

    午说过让你中午就回来的,对不对?”

    李雄海昨天中午吃饺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