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年明月68 作品

52 犬马之劳

    “你怎么变成了女子。”肖无病好奇:“你不是男的吗?”

    “她本是雌雄同株。”古丈仙哼了一声:“让我把雄株去了,只剩下雌株,自然就是娘们。”

    “还有这事。”肖无病目瞪口呆之余,忍不住呵呵而笑:“那也行,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古丈仙立刻躬身:“愿为主人效犬马之劳。”

    这口风改得好,肖无病心下畅意,呵呵而笑,看一眼撑破天,道:“你即是雌株,就改个名,叫小青吧。”

    “多谢主人赐名。”撑破天拜谢。

    “且坐。”

    肖无病是个好说话的,邀古丈仙小青两个坐下。

    古丈仙跟肖无病久了一点,知道肖无病的性子,不是个无风起浪的,也就坐了,但小青不敢坐,自去超市中拿了酒水来伺候。

    古丈仙活了几千年,见多识广,肖无病就把外面的情形跟古丈仙说了。

    古丈仙皱眉道:“主人要逆转局势,最重要就是要让南北两天王打起来。”

    “是啊。”肖无病点头,皱着眉头:“可两方其实都不想打,这就没办法了。”

    古丈仙虽然活得年月长,但这种情形下,一时间也想不到主意。

    倒是旁边的小青插了一句:“主人或可使点手段,行一个挑拨离间之计,让他们打起来。”

    “哦,怎么个挑拨离间法儿?”肖无病来了兴致。

    小青为难道:“具体的,妾身暂时也想不到,得主人见机行事。”

    古丈仙便叱一声:“你这婆娘,即想不到主意,如何敢来多嘴。”

    小青诺诺请罪。

    肖无病呵呵笑道:“没关系的,言者无罪嘛。”

    又聊了一会儿,也想不出个因果,肖无病便出了戒指。

    他这会儿还在山洞里呢,仍以地行术转回来。

    第二天,谈判争执继续。

    南天王把谈判交给手下能言善辩的头领,他自己则每日只管喝酒,中午晚上,和着一帮子头领,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肖无病当然也在其中。

    他带的三千寨丁,虽然只是淘汰的次品,可着装齐整,唐七刀飞天豹又以肖无病那种军训的法子约束,看上去颇有几分强军之气,南天王因此对他颇为欣赏。

    这天喝到半醉,南天王和一个女盗匪划拳,连输了几拳,南天王心下不乐意,嘟囔:“竟然输给一个女人,岂有此理,再来。”

    听到他这话,肖无病心中蓦地一动,他手伸到桌子下面,用意念把手机调出来,开机,调到摄像头模式,偷偷拍了南天王一组视频。

    散了席,肖无病回到自己营帐中,叮嘱鹿家兄弟守住帐篷,不让任何人打扰,他自己其实进了戒指里。

    到试验室,把手机里南天王和那女盗匪的视频调出来,剪切头像,把南天王的头像安在那女盗匪身上。

    “女装大佬南天王,必定轰动大黑山啊。”

    肖无病笑着欣赏了一会儿,再仔细调整了一下相片,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就打印出来。

    试验室要打印数据图谱,打印机现成的,只是没电,肖无病还得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