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水幽 作品

第一百章 你让我闭嘴

    ()        这几日在太子殿下的别苑,木婉儿吃好喝好,没有受到一点委屈,跟个座上宾一般。除了调引魂绮罗香,其余时间很空闲。在别苑,除了夜染澈的院子,其余地方,她们都是自由出入的。

    这期间,木婉儿是没有见到夜染澈的,因为府苑是没有侍女,她猜测夜染澈可能是不喜欢女子,所以她心中还是稍稍松气的,至少夜染澈要走香囊,不是因为南汐诺。

    但是她本以为将引魂绮罗香给夜染澈后,他会放她们走。可是今日夜染澈来见她们,只是询问她可知道香囊上绣的花。

    这香囊是南汐诺送给她的,她只是觉得好看,心里也很感激。虽然她也没有见过香囊上绣的花,但是她只是欣赏,虽好奇但并没有询问。何况,她也没有机会见到南汐诺。这香囊还是秋露代交给她的。

    木婉儿知道如果南汐诺去了府衙,定会知道引魂绮罗香是她调的,以她的性格,她肯定会找来。所以,她猜测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夜染澈不让她们走的原因。

    “我想,太子殿下不放我们走,就是为了引郡主前来。”

    “引我前来?”

    南汐诺微微蹙眉,有些想不通夜染澈怎么会想见自己,不过,太子殿下的别苑也不会这么容易闯,她们一路走来,除了这个院子有隐卫,其他地方,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堂堂太子天殿下的别苑怎么可能会没有把守,事出反常必有妖!

    秋兰心生不安,轻轻抬起窗子的一角,往外面看去,漆黑寂寥,没有什么异常。她犹豫了一会儿,看向南汐诺说,“郡主,外面一切正常,我们还是趁早离开这里。”

    南汐诺右耳朵一动,唇角轻勾,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呡了一口,轻轻一笑,这笑有几分无奈。“今夜,我们怕是走不了。”

    “走吧不了?”秋兰秋露一惊,“怎么会?”

    “太子殿下的别苑可不好闯。”

    南汐诺转动着杯子,见她们一脸忧郁,挑眉说,“放心啦,我好歹也是曦宁郡主,即使闯了他的别苑又怎么样?他是不会把事情闹开的。难道他想让人知道贺隆中了引魂绮罗香的事情?”

    木婉儿一想也是,但是她想不通太子殿下引曦宁郡主出现的原因,难道仅仅是因为香囊上绣的花?

    夜染澈推门进来,就看到一位白衣清雅的女子坐在凳子上转着杯子玩,冷峻的眉角稍稍一抖,见她清幽的眸光瞪向自己,他上前了一步,停顿了一秒后开口说。

    “曦宁郡主似乎知道我要来?”

    “听到了。”

    南汐诺见到走来的玄衣男子,感到一股冰冷的气场袭来,让她手上的杯子一顿,这压抑的感觉让她莫名不舒服。

    看向夜染澈也多了几分敌意,一想到自己之前跟他见面时说的话,有些尴尬,但是想到他目中无人的嚣张气焰,就不爽。

    “太子殿下莫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来找我算账吧?”

    夜染澈听着南汐诺略带火气的话,神色冷若,丝毫不在意,清冷的眼眸望向她腰间的香囊,眉角稍稍一抖。

    南汐诺见他盯着自己,心生不安。心里想着这座冰山莫不是在打自己的主意吧?

    秋兰眉角紧皱,见夜染澈一直盯着南汐诺看,心中不安,下意识地走过去挡在南汐诺面前,虽然她深知自己不是夜染澈的对手,别说是夜染澈,就是他身后的侍卫,她都未必能打得过。

    但若是夜染澈敢打她们家郡主的主意,她誓死不从!即使是他救了她妹妹。

    “多谢太子殿下救了我妹妹,不管殿下是出于什么原因,你救了小露是事实。若是没有殿下,我妹妹就不会平安站在这里。我欠太子殿下一个人情,他日若有机会,我定会相报。但若是太子殿下想伤害我家郡主,就得问我手上的刀答不答应了!”

    “你!”

    见秋兰拔刀,靳松立即上前挡在夜染澈的前面,将刀对着秋兰,警惕地看着她。

    秋露见状,心中一急,看向靳松,眼眸闪过一抹慌乱,脸颊还有几分红润。这几天住在太子的别苑,都是靳松照顾他们的起居。

    而且,当初救她的人也是靳松,就连身上的伤也是他上的药,喝的药也是他亲自煮的,就连吃的饭也是他亲自做的。对于他,秋露有种复杂的感觉。

    “姐姐,这几天多亏了靳侍卫的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