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彩 作品

254坏了,这真是一件忧伤的事

    赵王府有没有知难而退,顾千城现在也不知道,但她知道……

    赵王妃不高兴了!

    赵王妃这一次不是一点不高兴,是非常的不满,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端不住了。

    赵王妃怎么看,都觉得顾千城因为攀上秦寂言、封家和言家,以至于心大了,不把赵王府和云楚放在眼里了。

    “你这孩子也大,童姨也管不了你。赵王妃有些失落,也有些难过。

    那个懦弱胆小,时不时就需要自己出面撑腰的小女孩,现在已长大了,现在已经不需要讨好她,看她的脸色了……

    “童姨,我就是再大也是童姨眼中的孩子。”前提是你不算计我,你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晚辈,而不是和德妃一样,只看到我身上的可以利用的价值。

    赵王妃顿了一下,面上有几分不自然,却什么也没有说,拍了拍顾千城的手,说了几句好好养伤的话,便寻了个理由回去了……

    顾千城坐在床头,看着赵王妃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赵王妃之前对原主是真正的好,因为……

    原主身上没有一丝可以利用的地方,可现在却是不一样,谁让她有可用价值。

    轻轻叹了口气,顾千城也没有什么可以伤心,只是感慨一句罢了。毕竟,和以前那个小可怜相比,她宁可做现在这个随时会被人利用的人……

    送走了赵王妃,这一天就再没有人上门,顾千城终于抽空,把之前培育的青霉素收集起来,再让下人把做好的肉干打包。

    和上次不同,顾千城这次准备得很多,东西一式四分。除了承欢、言倾的,另两份则是平西郡王,还有承欢伙伴的。

    承欢和同伴分享,那是承欢的事;她这个做姐姐的,给承欢的伙伴带点吃的,那是她这个姐姐的心意……

    顾千城的手已经好得差不多,只是结了笳,有点难堪,并不妨碍写字。

    随着顾千城的动作,簪花小楷跃然纸上,很快一张纸就写满了……

    小小的字秀美雅致,说不出来的赏心悦目,一看就知道是多年苦练而成,不过主人并没有欣赏的意思,待到墨迹干了,便随意一叠将其装入信封。

    给顾承欢同伙的那份,自然和顾承欢的装在一起,看上去份量很大,平西郡王妃收到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顾千城是个有心的,还给平西郡王带了一份,加上言倾那份,份量也差不多,可是……

    言倾看到两个大小相差相大的盒子,不知为何心里就有那么一点不平衡:明明上次都是一样的份量,怎的这次就厚此薄彼了?

    有心想要拆开看看,可实在过不了心里那个坎,只得黑着张,让亲兵给顾承欢送去。

    他不想看顾承欢得意的笑脸……

    事隔半个月,再次收到顾千城送的东西,顾承欢高兴坏了,更不用提这次的份量,远比上次的多。

    不需要同营帐的人催促,顾承欢非常积极的打开盒子,把里面的信拿出来,这一看顾承欢脸上的笑容就淡了……

    “承欢,怎么了?”三个同营帐的人,还在等顾承欢分吃的人,结果一看顾千城没了笑脸,一个个关心地上前。

    “承欢,不是你姐姐出事了吧?”

    “承欢,有什么事你赶紧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