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特帕列 作品

第895章 再投机孔府上尊号

    这首词就像一记记巴掌啪啪地抽在殿上士子的脸上,你们不是国家的栋梁么?那么这片尧、舜、禹圣圣相传的土地遭受异族凌辱的时候,你们又在那里?你们之中,可曾有那么一个两个尚有半点羞耻心的人,像我一样领军与金兵作战?

    然而真没有啊,金兵南下之时,这些士子要么仓皇而逃,要么龟缩在城中瑟瑟发抖,那里有人敢出来和金兵作战,守护这片圣人光辉照耀的土地。

    先前打仗不见你们出声,现在我打赢了,你们倒是一个个蹦出来挑三拣四了,你们还要脸么?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了?

    “学生愿追随太师革除弊政,清扫胡尘,好让燕云十六州重回大宋手中。”许久之后,方才有士子起身,恭恭敬敬向沈隆行礼,然后一个两个……参加殿试的士子和文武官员们再次向沈隆拜倒,就连刚才出言不逊的那个也不意外。

    此前沈隆已经展露了他的武功,在梁山大军面前,金兵犹如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如今又在殿上展示了他在文学上面的深厚造诣,无论是儒家经典还是诗词,都远在众人之上,这次他们可是打心底佩服了。

    王安石的新学影响深远,王安石之后,执掌朝纲和章惇、蔡京等人,都可以算是新学的传人,现如今新学依旧是大宋的显学,至于理学要到日后南宋的时候才会成为主流,沈隆继承了新学创始人的学说,搬出来的种种理论当然让人敬佩不已。

    “本官这些日子除了处理军政要务之外,也在撰写文章,准备刊行天下,尔等不日便可看到,今日先继续考试吧!”沈隆一摆手,让他们起来继续考试;至于自己要撰写的经典,自然是在之前任务中王安石的手笔。

    在帮助大宋初步迈进工业革命的门槛之后,王安石根据自己所见所闻,和章惇、吕惠卿等人一起更新了他的学说,著写了新的经典,沈隆日后想要在大宋重复这一进程,也离不开理论的支撑,王安石的这部新作品倒是刚好合用。

    “学生等期盼能早日得窥太师的雄文。”众人又是一礼,然后规规矩矩回去考试去了,其后批改试卷、点状元榜眼探花等略过不表,殿试之后,卢太师乃当世大儒兼诗词大家的消息渐渐传播开来。

    王安石的儒学功底自不待言,而陈亮的这首《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同样是宋词之中不可多得的佳作,陈亮虽然名声不显,这首词尤其是下半阙却流传甚广,他和他的好友辛弃疾乃是南宋豪放派的代表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