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石头 作品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一个骄傲到不愿战争的民族

    面对古得里安对华国军队的高度评价,在场的所有d国军人,没有一个人发出异议。

    因为这些d国的高级军官们,他们很清楚的知道,古得里安做出的评价很客观。

    纵观张宗卿从d国军事学院、米国西点军校毕业归国之后。

    他指挥的每一战都是取得了巨大的胜利。

    这其中自然是有张宗卿个人极为优秀指战能力的原因。

    但华国军队战无不胜的秘诀。

    可不仅仅是张宗卿的指挥艺术,以及华国军队那些强大无比的武器。

    其实华国军队的兵员强大的战术、心理素质,才是关键中的关键所在。

    也是华国军队战无不胜的主要原因。

    小胡子点了点头,他往沙盘方向迈了一步。

    “罗素曾经说过,如果世界上有骄傲到不肯打仗的民族,那么这个民族就是华国。”

    “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民族,却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军事实力。”

    “张以如此迅速的方式解决远东地区的战争,他应该是不愿意再进一步扩大战争规模!”

    “如果丝达林不是蠢货的话,只要他接受接下来张宗卿给出来和谈的条约。”

    “那接下来的战事应该结束了。”

    小胡子对国际形势有着敏锐的判断,他很快就作出了属于自己的判断。

    “元首大人,你的意思是大熊国与华国之间会选择和谈?”

    d国一众名将极为诧异的看向元首小胡子,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们似乎不相信有哪个国家,在取得如此大胜的情况下。

    会主动克制住继续扩大战争规模,掠夺土地的贪婪之心。

    “对,我们终究是没有达成将华国拉入战争泥潭的目标,而华国的选择可能会跟米国一样,成为日后战争的观望者。”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的国家利益才能最大化。”

    “现在华熊两国之间能否达成和约,关键就在于大熊国的首席执政官丝达林,能不能接受张宗卿给出的和谈条件。”

    小胡子敏锐的zz触觉,让他很快就感觉到了这一点。

    正如d国元首小胡子的猜测一般,尽管战事尚未结束。

    但张宗卿的和谈条件,已经是放在了大熊国首席执政官丝达林的桌案上。

    而此时的丝达林,则是用着颤抖的双手抽吸着手中的烟斗。

    仅仅是一天一夜!

    丝达林引以为豪的十万机械化步兵军团就几乎是全军覆没。

    只有机械化步兵军团的指挥官朱珂芙,以及参谋长柴达尔斯基两人,率领着三千人成功突围,回到了大熊国的国境内。

    当时的气势汹汹,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

    丝达林原以为能凭借着这一战,一举洗刷中冬铁路之战的耻辱。

    重新夺回对华国的主动权,从而裂分华国的疆土,形成一片面积巨大的独立国度。

    有这样一片面积巨大的独立国度,完全可以形成与华国之间的缓冲区。

    正如被大熊国与d国分裂的菠兰一样。

    只是华国军队的强大,完全超脱了丝达林的认知。

    朱珂芙指挥的十万机械化步兵师,可以说是大熊国实力最为强大的军队。

    但即便是像这样一支强横的军队。

    也几乎是在顷刻之间,被华国军队揍的原形毕露。

    “首席执政官同志,朱珂芙将军与柴达尔斯基参谋长两人,已经被军法处的行动队拿下。”

    “还请首席执政官同志,做出下一步的指示。”

    站在大熊国首席执政官丝达林下首方向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很是憨厚的胖子。

    他是丝达林最为信任的心腹之一,也是另一段历史中赫赫有名的鹤卤晓夫。

    说到朱珂芙与柴达尔斯基这两个人的时候,丝达林的眼眸在不经意之间,连续闪烁了两下。

    虽然知道朱珂芙的脆败,与他自身的指挥能力关系不大。

    更多的是华国军队实在是太过强悍。

    但大熊国的首席执政官丝达林,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

    事实上,这也是世界上所有站在权力顶端人物的通病。

    像这种威权式人物,让他们承认自己犯下了错误,这简直是比登天还要难上几分。

    “柴达尔斯基这个蠢货,经过审判后让军法处的行动队直接枪毙这个败军之将!”

    “他竟然还有脸回来?”

    丝达林紧紧捏住手中的签字笔,他像是随时都要将手中签字笔给折断了一般。

    很显然,丝达林将对张宗卿的恼恨付诸于替罪羊柴达尔斯基的身上。

    “那朱珂芙同志,又该如何处理呢?”

    鹤卤晓夫小心谨慎的开口问道。

    丝达林的手指点在桌面上,此时大熊国未来赫赫有名的将军朱珂芙的命运,就落在了他的一念之间。

    只要丝达林点头说将他处理了,朱珂芙就必然是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了。

    “把朱珂芙关进监狱吧,对华战争的失败他应该付一部分责任。”

    “当然,主要责任还是在柴达尔斯基的身上,正是他的轻敌导致了我大熊国十万机械化大军的惨败,明白了吗?”

    丝达林抬起头看向了鹤卤晓夫。

    只是一眼,鹤卤晓夫便觉得自己的后背起了一身细细密密的汗珠。

    鹤卤晓夫是个聪明人,他当然知道丝达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朱珂芙这一次算是逃过了一劫,丝达林此人虽然有“暴君”之称。

    但他终究不是个不会妥协的蠢货。

    朱珂芙拥有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而这次与华国之间的战争之所以失败。

    很大的原因也并非是出在朱珂芙将军的身上,可以说朱珂芙已经是做到了自己的极致。

    归根到底,还是华国的陆军太过强大。

    在经历了“大风暴”之后,大熊国的军队实力本就呈现出几何下降趋势。

    如果再把朱珂芙这样一颗将星给处决掉的话。

    那丝达林日后,还真有可能是无人可用了。

    得到丝达林明确命令的鹤卤晓夫,以最快速度“逃离”了丝达林的办公室。

    随后,他便坐上大熊国自己制造生产的小轿车,往军法处行动部门走去。

    此时的朱珂芙被关押在一处小密室中。

    只待丝达林一声令下,行动处的士兵就会将朱珂芙拉到处决场直接枪杀。

    审判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的。

    “首席执政官命令,将朱珂芙将军转移到普通监狱之中。”

    “不准任何人探视,不准接触任何人,他若是提出要学习相关军事理论知识,可以尽最大努力满足朱珂芙将军的要求!”

    “明白了吗?”

    鹤卤晓夫看向军法处行动部门的士兵,大声厉喝道。

    “至于柴达尔斯基,由于胡乱指挥、轻视敌人,给我大熊国十万机械化步兵军团带来极大的损失。”

    “再经过我军法处的审判之后,即刻可以通过枪决方式处理,给大熊国的人民一个交代!”

    听到鹤卤晓夫的这番话,行动部门士兵明显愣了下。

    他对柴达尔斯基被处决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没有想到朱珂芙竟然能从军法处活下来。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个奇迹。

    “是!”

    军法处行动部门的那军官挺立身躯,大声应道。

    而与此同时,处在小密室内的朱珂芙将军,他的心绪依然没有平静下来。

    朱珂芙将军不是因为自己逃出生天而激动。

    他激动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实在是没有想到,那个人被认为“战死”沙场的人,竟然还活着。

    活在华国的军队中,成为了华国将军的参谋长。

    这还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