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平常者 作品

第244章 误导

    “扬州城的几大盐商,诚意满满,盐政的平稳,也靠这些人维持,侯爷最好还是抽些时间,见见他们……”

    过了一会,陈久凌开口劝说几句,只是语气非常小心。

    “本侯虽然总领盐务,可盐政之事,主要靠着盐运使司衙门,所以见不见那些盐商,也无所谓!”

    贺元盛的态度很坚定,这也是故意为之,因为他已经明白,这一百万两银子,是盐商们示弱的一种表现。

    不过他打定注意,要收拾这些蛀虫,所以要演一出戏。

    毕竟一百万两银子,就把自己收买了,也太容易一些,会让人怀疑,不利于接下来的动作。

    “侯爷……”

    陈久凌还想开口,可这时,贺元盛端起了茶杯。

    “下官告退!”

    端茶送客,如此明显的举动,陈久凌还是看得懂的,自然不敢继续纠缠。

    “来人!”

    陈久凌一走,贺元盛开口喊到。

    “侯爷!”

    宋志立刻走了进来。

    “让陈睿过来见我。”

    “诺!”

    一个时辰之后,陈瑞来到馆驿之内。

    “侯爷。”

    “你亲自去一趟扬州,调查一下,四大盐商的情况,尤其是他们的家产,更要调查清楚!”

    这些话让陈睿心头一紧,知道要出大事了,毕竟扬州盐商,太有名了。

    “诺!”不过陈睿没有多问,立刻点头答应。

    “记住了,要暗中行事,不能让人察觉到!”

    贺元盛叮嘱了一句,因为盐商要是察觉到了危险,事情就难办了,至少也会有些损失。

    而这番叮嘱,也让陈睿更认真了,再次点了点头。

    “没有你们多年积蓄,本侯哪来的钱,扩充兵马!”

    陈睿走后,贺元盛低声的自言自语,脸上也漏出几分冷意。

    如今的贺元盛,缺钱的厉害,想要扩充兵马,都办不到。

    毕竟养一个合格的士兵,每年要花费二十多两银子,这还是在不打仗的情况下。

    所以贺元盛不敢大肆扩军,行事也有些束手束脚,因为力量不足,必须要低调一些。

    而几大盐商,还有一些盐政官员的家产,已被贺元盛视做囊中之物,自然不会放弃。

    另外一边,离开馆驿的陈久凌,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扬州。

    刘常善等人,一直在等陈久凌的消息,得知他归来,第一时间来到盐运使司衙门。

    “陈大人,情况怎么样?”

    看到陈久凌之后,刘常善率先开口询问。

    其余三人,也把目光看向陈久凌,脸上带着几分期盼之色。

    “哎!”

    陈久凌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叹了口气。

    此举让刘常善四人,明白事情没有成功,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

    倒是魏吉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淡淡的问道:“还请陈大人,告知我们详情?”

    “长宁侯说……”

    陈久凌没有犹豫,很快说出了见到贺元盛的全过程。

    “拿了好处,却不见我们,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

    范继敏第一个开口抱怨,不过他的话,没有引起半点波澜,也没有人开口附和。

    “贤侄啊,真被你料中了!”

    刘常善发出一声感慨,并把目光看向魏吉。

    “世伯过奖了!”

    魏吉谦虚了一句。

    “下一步该怎么办?”

    “自然按照世伯的办法,在退一步,如果他还不满足,就要做准备了!”

    接着话锋一转:“不过这一次,小侄愿走一趟南京,见见这位长宁侯,以便了解他的态度!”

    盐税多了一成,还有陈久凌的举动,都代表着盐商愿意服软。

    而贺元盛的反应,有些模棱两可,好像不满意,又留了点余地,让魏吉叫不准。

    毕竟官场上,有一句话,叫做拿钱办事,可贺元盛收了钱,却没有任何答复,多少有些不合规矩,也打破了官场潜规则。

    所以魏吉想要去见见贺元盛,好判断他的态度,然后在做决定。

    “那就辛苦贤侄了!”

    刘常善立刻表态,然后把目光看向陈久凌。

    “这!”

    陈久凌有些为难,因为刘常善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带着魏吉去南京。

    可贺元盛明言拒绝接见盐商,他擅自带着魏吉去拜访,岂不是挑衅上级。

    “陈大人,难道有什么为难之处?”

    魏吉开口问道。

    “长宁侯已经拒绝接见各位,若是本官擅自做主,恐怕……”

    官场上,等级分明,贺元盛说的话,陈久凌自然不敢无视。

    “陈大人,若是长宁侯要整顿盐务,第一个要倒霉的,可不是我们。”

    范继敏开口了,因为四大盐商同气连枝,在大事上,向来是共同进退,关键时刻,自然要开口帮忙。

    此言也让陈久凌面色一变,因为他这个盐运使,拿了四大盐商太多的好处,根本下不了船。

    所以盐务出了问题,最先倒霉的,一定是他。

    想到这里,陈久凌立刻点头,再也没了顾忌。

    第二天,陈久凌跟魏吉,带着一些下人、护卫,快速赶往南京城。

    三天之后,二人出现在南京城,馆驿之外。

    “来的好快!”

    得知陈久凌又来拜访,贺元盛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他已经猜到,陈久凌会在来,因为之前的态度,已经留了余地,只要盐商们不傻,自然明白该怎么做。

    只不过来的这么快,倒是让贺元盛意外,同时有些警惕。

    此举代表着,盐商们异常精明,而且团结一致,才能这么快做出反应。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贺元盛在馆驿的会客厅中,接见陈久凌。

    “陈大人,你刚回扬州,怎么又来了?”

    虽然是在询问,可贺元盛的目光,却一直看向陈久凌身边的魏吉。

    “下官有些事情,需要跟侯爷商议!”

    陈久凌开口回应,只是神情有些担忧。

    “什么事?”

    “下官……”

    陈久凌不知该说什么,他这次来,就是充当一个陪客,但贺元盛有言在先,不见盐商,所以不知该如何介绍。

    “小民魏吉,见过长宁侯!”

    这时魏吉主动开口,毕竟这次的事,他才是主角,必须要站出来。

    “魏吉,扬州魏家家主!”

    “正是小民!”

    “哼!”

    贺元盛冷哼一声,然后把目光看向陈久凌:“陈大人,你的胆子可真大啊,连本侯的话,都敢当成耳旁风。”

    这番话,让陈久凌的额头上,冒出些冷汗,毕竟贺元盛想要动他,真是太容易了。

    “侯爷勿怪,这次的事,全是小民的主意!”

    魏吉再次开口,表现得倒是非常镇定。

    “看来扬州的盐商,真是胆大包天,连本侯都不放在眼里!”

    略带冷意的话,让陈久凌更害怕了,倒是魏吉面色不变,不急不缓的开口:“长宁侯乃国之柱石,谁有这个胆量,不把您放在眼里。”

    接着话锋一转:“小民这次之所以贸然登门,也是想为侯爷解决一个难题。”

    “本侯有何难题?”

    “朝廷南迁,财政困难,已经数月没给侯爷发过银两,而小民听说,长宁侯一直在为军费发愁,所以联络了几个世交,愿出白银一百万两,以资军用!”

    听完这番话,贺元盛笑了起来,略带讽刺的说道:“这些银子,就是你们吞掉的那些盐税吧!”

    此言一出,魏吉立刻抬起头来,诧异的看了眼贺元盛。

    因为这些话,太直接了,哪怕贺元盛要对盐商动手,也不应该这么做。

    就在魏吉疑惑的时候,就听贺元盛继续开口:“将本侯的银子,换了个名义,在还给本侯,你们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魏吉更加疑惑起来,因为贺元盛的反应,有些怪异,让他猜不透其中的用意。

    不过魏吉反应很快,当即开口道:“侯爷,之前的事,盐商的确做错了,愿意将功折罪。”

    顿了顿,继续开口:“而且盐商的存在

    ,能保证盐务的秩序,帮助朝廷控制盐政,绝不只是一些蛀虫!”

    “是吗!”

    吐出两个字以后,贺元盛思索了一下,这才缓缓的开口:“看在你们上缴了所有盐税,本侯这次,可以网开一面,可以后再犯,绝不留情!”

    “多谢侯爷!”

    魏吉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漏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不过他的目光深处,却漏出了一丝奇怪之色,同时也在心中,思考贺元盛的话。

    “银子尽快送到盐运使司衙门,日后本侯会派人去取!”

    又嘱咐了几句,贺元盛摆了摆手,示意两个人离开。

    “这回应该能稳住他们了!”

    待两个人一走,贺元盛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脸上也漏出几分嘲讽之色。

    而离开馆驿的魏吉,也在询问陈久凌:“陈大人,这位长宁侯,你了解多少?”

    “了解的不多,却知道长宁侯是少有的少年英才,于军务上,更是能力出众。”

    陈久凌笑着开口回答,神情十分轻松。

    因为贺元盛刚刚的话,已经代表了,不会追究盐务上的事。

    如此一来,他就安全了,可以继续担任盐运使,这个富得流油的肥差。

    “擅长军务,难怪了!”

    魏吉好似明白了什么,脸上的表情,也彻底放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