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无牙 作品

第74章 高标准,严要求

    阿豹清了清嗓子说道;“从缴获的辎重判断,这是能够支撑100人半个月所需的物资,罐头,火腿,面粉和奶糖应有尽有,应该是有意拆分的手笔,目的在于化整为零通过袋狼岩地,不至于正面遭遇我方主力,一次性损失殆尽,这说明比尔肯匪帮对红河谷非常忌惮,也再次印证了我方的神速行动打乱了匪徒们的阵脚……”

    “咳咳……”

    “咳咳咳……”

    阿豹越说越自信,下面响起一阵干咳的声音,这让他顿时醒悟过来尴尬的笑了笑,补充了一句,“老爷我说完了。”

    李福寿冷哼了一声,不咸不淡的说;“下一个……”

    半晌之后

    一场军情分析会聊下来,基本勾勒出比尔肯匪帮这些日子的清晰轨迹,说的非常透彻。

    若是“野狼”比尔肯在此,必然会惊得后背一片冷汗。

    他已经高估红河谷华人民兵势力,没想到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得多,专业得多,严谨的就像一支军队的参谋团,方方面面都考虑的很周到,就差把底裤全扒了。

    李福寿对今天的参谋会议很满意,但是表面上半点也不露,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别人休想从他脸上看出分毫信息,偶尔的皱眉头,总会让正在发表意见的指挥官心中突地一下,原本流畅的发言结结巴巴的说不下去了。

    “今天先到这里吧,回去之后,各位指挥官需要拿出确实可行的作战预案,我要求针对皮尔肯匪帮动向,做出针对性的布置,是战是和是围剿是对峙,你们回去之后召开区队,小队指挥官们专门研究,最后拿出的作战预案由德国军事专家组成的参谋组进行审议,评优罚劣。”

    李福寿说到这里站了起来,也不看一众指挥官的苦瓜脸,随手接过侍卫双手奉上的马鞭,大刺刺的就向山坡下走去。

    他的阿拉伯纯血马雪里飞安静的等在山坡上,一众民团指挥官只能紧紧跟上,心里感觉压力好大。

    纵然是久经战阵的虎骑卫指挥使瓦格纳,亦觉得要求近乎苛刻。

    拜托,这仅仅是一次小小的匪患,而不是攻占具有战略意义的城市。

    即便德军内部,如此高端的军情分析会也是营团以上军官才能够参与,下级军官只需要执行就好了。

    如今德国才成立数年,后世享誉世界的参谋制度连雏形都没出现,战时凭借容克贵族军官丰富的战场经验和阅历指挥战斗,当然少不了优秀的兵员和高素质的士官,共同组成了纵横欧陆的德皇军队。

    指挥使瓦格纳不知道,李福寿正是要一点一点的培养指挥官们的参谋团意识,通过透彻的分析敌人,制定各种周全的应对预案,包括abcd选项和备用方案,培养出指挥官良好的习惯。

    天才的军事统帅总是凤毛麟角,可遇而不可求。

    当今世界包括德法俄这些陆战强国,对于规模不大的战斗重视程度偏低,作战时,凭借高级指挥官临场决定作战方式方法,具有很大的偶然性。

    李福寿希望在军事决策中,尽量减少高级军官个人主观性,增强科学规划应对,增强作战预案设置,增强战前调研和谋划,形成军事参谋的传统。

    沙盘推演这种高端的军事指挥艺术他肯定是不会的,但是作战预案早有耳闻。

    作为上位者,李福寿只管提出要求,具体执行只能看下面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没准形成优良的参谋制度,那可不就赚大了吗?

    隶属于“兴华会”的华人民兵力量,只有经过锤炼才会成长起来,成为可靠的军事手段。

    李福寿手里的这根打狗棍,才有可能从木棍变成铁棍,更具威胁性和杀伤力。

    截止1878年11月5日

    李福寿率领手下华人民兵武装赶赴鬼头岭地区,掐指算来已经有一周时间了。

    由于他亲自镇守牧场边界,红河谷和布里斯班方面的不安渐渐消退,重新恢复了安定的繁荣局面。

    但李福寿不可能长期在此与皮尔肯匪帮对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根据各种提交上来的作战预案,选择了四骑卫轮流驻守鬼头岭地区。

    具体布置是立即解散自发聚集的民兵武装,由龙虎豹狼四骑卫负责轮流驻扎,始终保持二个骑卫的强悍军力用于威慑皮尔肯匪帮,每半个月轮换一个骑卫兵力。

    驻扎期间

    根据各种预案进行有针对性的野外演训,寓战于训,保持高昂的战斗水平。

    鬼头岭山脚下的军营,一排排整齐的野外帐篷顺序展开,大队的士兵骑着战马外出演训,呈现一番热闹的战前场景

    前方300多米远有一道清澈的小溪,水深没腰,蜿蜒的流向远方。

    就像一条玉带,围在苍茫枯黄的大地上。

    大地萧瑟,冷风劲吹,已进入了深秋时节。

    17号驻牧点早已经远去了,18号驻牧点驱赶着大群的美丽奴绵羊刚刚抵达这片广袤丘陵地带,牛仔们住进了山脚下的木屋区,正好与民团军营成犄角之势,二者相距也就两、三英里远。

    军营大帐里

    铁炉里的木柴烧的“噼里啪啦”响,上面放着煮开水的钢质茶壶,冒出大团大团蒸腾的热气。

    秘书侯广德,田山,吴学文三人正在整理刚刚从红河谷大本营送来的信函案卷,他们每个人面前一个小小的行军桌,上面都堆着一厚叠文件。

    他们被称为洪门“九狼”,是山主李福寿身边秘书处干将,才干皆是一时之选。

    上一批秘书被称之为“洪门五虎”,结果这一批被称之为“九狼”,这里面还有个有趣的缘由;

    这9名秘书中,率先出头的庞学海担任红河谷安全处长,在解决从古巴输入的白人女子问题上,手段雷厉风行,狠辣果决,就像刀锋切开的牛油一样,一战崭露头角。

    庞学海随后的行事再次证明能力出众,采取各种手段瓦解白人女子反抗意识,肃清内奸,全面建立各厂矿的安保及清查甄别制度,逐渐把红河谷打造成一个风雨不透的铁桶。

    不能通过清查甄别制度的华工,可以去牧场放羊,可以开垦荒地种粮,种田,可以在山谷镇经商务工,唯独不能够进入红河谷管理层和各厂矿企业。

    因此庞学海被人称为“铁门狼”,也就是铁门闩的意思。

    秘书处第2位崭露头角的戴英才,成立了“黑衣卫”。

    外人很难搞清是什么工作性质,平日里神神秘秘的见首不见尾,连带着这个黑衣卫也变得非常神秘。

    外界对此猜测颇多,因此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黑天狼”,黑天就是黑夜的意思,隐含着见不得人的嘲讽。

    这秘书处一个两个的代表人物全都是走的偏门,行事手段没有前任秘书大气光明,自然就被冠以“九狼”的绰号。

    这是江湖人的习俗,甭管你愿意不愿意,无法阻止众口悠悠。

    秘书处除了这两位以外,还有秘书罗前进,范仲斋,张立,侯广德,田山,吴学文,再加上一个被选派到美国海军学院进修的李杰,合称洪门“九狼”。

    秘书张立正忙碌的处理手上的工作,他拿着厚厚的一个包裹仔细看了一下,忽然站了起来,走到罗前进的身边说道;“组长,这里有一份菲舍尔公司的越洋包裹,是关于底特律市并购企业的函件,你看……”

    “给我,这是老爷一直等待的急件,马上就送过去。”

    “哦。”

    张立有些不舍的将包裹递给罗前进,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忙碌起来。

    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情绪明显不高。

    罗前进是秘书组长,整个秘书组只有三个人,所以他手下只有两个兵,一个是秘书范仲斋,一个是秘书张立。

    可千万别小看秘书组长,另外两位就是庞学海和戴英才,因为在工作中表现出了强劲实力,所以才能受到老爷的青睐,在秘书处这个重要部门中担任要职。

    秘书处其实就是大本营的参谋团,中枢神经,连接内外各堂口各企业和山谷镇,将老爷的指令上传下达,处理平日里上报的一切琐碎工作。

    罗前进手脚利索的收拾了一下行军桌,将另外两份需要老爷批示的文件带上,站起来向营帐后面走去。

    路过张立的行军桌时,眼神淡淡的撇了一下。

    伸手撩开帐帘,便一头钻了进去,一股热气迎面扑来。

    里面的大帐更加暖和,两个兽形暖炉燃烧着上好的细炭,散发出淡淡的果木香味儿。

    酸枝木制成的案桌奢华内敛,老爷李福寿坐在桌后面的北极熊皮垫上,身上穿着单薄的浅色对襟衫,手上拿着鹅毛笔正在写着什么。

    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过来……

    罗前进立马弯腰趋前几步,神情恭敬的双手奉上包裹信函,见老爷没有伸手去接,便顺势摆在了案桌上。

    “是什么?”

    “回禀老爷,一共是三份文件,最重要的一份是菲舍尔公司关于并购底特律蒸汽机械厂的越洋包裹,第2份是关于牧区科学规划养牛,养羊的墨西哥玉米、紫花苜蓿,子力苋和三叶草田地,第3份是19世纪联合航运公司12,000吨货轮设计定型方案。”

    “哦!”

    李福寿放下了手中的鹅毛笔,舒服的躺在了熊皮椅上,看了一下桌子旁边的咖啡杯已经空了。

    待女茗烟和茗茶悄无声息的走上前来,将喝剩的茶杯收起,然后奉上了一壶刚刚冲泡的碧螺春。

    茗茶玉指芊芊,拿出一盏淡青色的茶盏倒上,顿时一股茶香袅袅飘散。

    做完这一切

    两名俊俏的侍女屈膝行了个万福礼,又悄无声息的从大帐侧离开了,走路像猫似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些都是老爷贴身的丫头,谨守礼法,罗前进垂眉低眼不敢正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