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牛爸爸 作品

065.一个傻子一个鸡

    时间倒回两个月前,那时绮华因十三妹开出的诱人条件,被挖到皇家尊爵工作。

    在这个地方,每天都有男人排着队来找她作陪,她确实比之前赚多了很多钱。

    但钱赚多了,人却没有变得更加快乐,反而愈加落寞。

    因为她在回乡探亲时,看到自己的初恋情人阿海有了新对象,是一个出身好、学历高、颜值……不如自己的女人。

    虽然颜值不如自己,但在绮华眼中,她和他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两个人既是大学同学、一起学医,又有着聊不完的话题、志趣相投,最重要的是,那个女孩的爸爸还出本钱让两人一起开诊所。

    反观自己,绮华知道自己只是砵兰街的一只鸡,她要拿什么跟别人千金小姐竞争?

    即便自己这两年含辛茹苦地出卖肉体为阿海供书教学,让他可以成为受人尊敬的医生又怎样?

    难道自己还能掏出一百万来给阿海开诊所吗?

    这就是现实,爱情都是骗人的,男人都是王八蛋!

    带着这种心情,绮华每天寄情工作,想要用工作来麻醉自己。

    她就这样自我麻醉了一个月的时间,直到一个人的出现,让她的日子渐渐起了变化。

    “绮华,过来一下,我跟你介绍,这是玉哥专门派来做你保镖的阿忠。

    你别看他现在一副傻不拉叽的样子,身手却非常了得,连玉哥头马乌蝇都不是他对手。”

    那天晚上,绮华本来在包厢里陪一个经常光顾她的客人。

    却无端端被十三妹叫了出来,然后说是玉哥给她安排了一个保镖。

    而看这个保镖的样子,眉清目秀、眨着一双大眼睛,眼光中泛着童真,手里还拿着一根大波板糖在津津有味地舔着。

    “姐姐你好,我叫阿忠,玉哥哥叫我以后保护你,嘻嘻。”

    看到阿忠这个样子,绮华第一反应就是:玉哥不会是将我当成托儿所里的阿姨吧……

    “十三姐,帮我谢谢玉哥的好意,但他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想我不需要什么保镖。”

    绮华脸上摆出一副感谢你好意but我拒绝的经典表情。

    “我想你可能搞错了什么,我刚才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而是在下达玉哥的命令,懂吗?”

    十三妹从来都不像祁玉那么好说话,在她手底下工作就得按她的规矩来,哪有那么多讨价还价的余地?

    不过她也深谙御人之道,知道一味强硬只会适得其反,所以说了句狠话后,又接了一句软话。

    “绮华,我也知道这个事难为你。

    不过你好好想想,玉哥这个人又大方又好说话,你只要帮他这个忙。

    以后有好处他一定少不了你,是不是?”

    本来被十三妹说得脸色有点难看的绮华,在十三妹的一番劝说下,终于无奈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收下这个看起来脑子不好用的保镖。

    “那阿忠你以后就乖乖跟在绮华姐姐身边,保护她的安全哦。”

    软硬兼施地劝服绮华后,十三妹就转过身,柔声细语地跟阿忠说道,让人难以想象威震砵兰街的十三妹居然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知道了,乌蝇哥哥、玉哥哥和你都说过好几遍啦,我又不是傻子。”

    阿忠不耐烦地舔了舔手中的波板糖,表示自己聪明着呢。

    “好好好,那绮华姐姐就交给你啦,我相信你是最棒棒哒。”

    十三妹摸了摸阿忠的头,然后跟绮华打了个招呼后,就自顾去忙了。

    “绮华姐姐,你也去工作吧,我保证不添乱,嘻嘻。”

    不添乱是不可能的。

    在阿忠脑中,他只知道保护绮华这个任务,而什么是伤害,什么时候该出手保护,他根本界定不了。

    所以,在保护绮华的过程中,闹出了很多乌龙。

    例如,一位客人比较急色,在包厢里就对绮华一顿乱啃。

    这事被包厢外站岗的阿忠看到,那还得了?

    直接推开包厢大门,冲过去就把人拎了起来丢到门外。

    “不可以欺负绮华姐姐!”

    阿忠一脸正义凛然地对着被他丢出去的秃顶客人说道。

    “你干什么?”

    被阿忠举动吓懵的绮华,在反应过来后,立马跑过去扶起秃顶客人,对阿忠喝问道。

    “他欺负你啊,玉哥哥说谁都不能欺负你。”

    保护了绮华还反过来被说,阿忠感觉自己委屈极了。

    “你这是什么破店,我以后再也不来了,哼!”

    秃顶客人本来正兴奋呢,突然被人来这么一下,把宝贝都吓萎了,这笔账必须要算。

    “我跟你们说,我一定会找你们老板投诉的,你们就等着吧!”

    “这位客人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

    十三妹这个负责人听到骚动后,连忙过来查看什么情况。

    “你是这的经理吧?我要投诉这两个人,哪有这样对待客人的?”

    看到是绮华和阿忠闯的祸,十三妹马上知道该怎么做。

    “这位客人不好意思,我马上带你去找我们老板,他保证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是就最好,不然我再也不来了,还要到处唱衰你们这家破夜总会!”

    “没问题,请跟我来。”

    对于这种情况,祁玉早有预料,所以提前交代十三妹,说出现这种情况就交给他来处理。

    解决办法也很简单,祁玉只要把金属棒棒掏出来,闪一下,对方就什么都忘记了。

    客人那边是解决了,但绮华和阿忠这边却没那么简单。

    “你是不是有病?人家来夜总会就是来找乐子的,你把人丢出去?”

    “他想伤害你,我当然要把他丢出去……”

    看着绮华对自己发脾气,阿忠委屈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真不需要你的保护,ok?我现在只想你离我远远的。”

    绮华心想,如果再让阿忠在自己身边这么搞,以后还有谁敢来找自己?

    没有客人,自己难道要去喝西北风?

    所以,身边这个麻烦,一定不能留。

    而阿忠被绮华一顿臭骂,只能站在原地留也不是、走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幸好过没多久,十三妹就带着满脸银笑的秃顶客人走了回来,对绮华、阿忠说道。

    “没事了、没事了,刚才只是一场误会,这位客人已经表示不再追究,我带他去找别的小姐就好。”

    “十三姐,这傻子一直留在我身边,我以后还怎么做生意?能不能……”

    “不能、不行、不可以。

    玉哥说了,阿忠给你造成的所有损失,他会负责,你不用担心。

    阿忠,你也是的,以后绮华姐姐工作,你不要打扰,不然绮华姐姐会生气的。”

    十三妹也觉得心累,本来就一大摊子事要处理,祁玉还安排这么一份工作给自己,生怕自己累不死是不是?

    但没办法,谁让祁玉是老大?他的话就是命令,十三妹顶多就是吐槽一下,抗命还是不敢的。

    “但那个秃头就是在欺负绮华姐姐啊……”

    阿忠执着地抗辩道。

    “那不是欺负啦。如果是欺负的话,绮华姐姐会叫的,你记住啦。”

    “哦……”

    嘟着嘴,阿忠还是闷闷不乐。

    不过十三妹和绮华都没有理他,又争辩几句,说好维持原样后,就各自忙活。

    阿忠继续留在绮华身边。

    有了十三妹定好的行为准则后,阿忠倒是安份很多,没有随意出手。

    直到几天后的夜晚,一位有着特殊癖好的阿拉伯客人点了绮华的“外卖”。

    这个客人是个变钛的虐待狂加被迫害妄想症,他叫小姐过来,就是为了看女人在自己身下痛苦的样子。

    一般这种变钛客人虽然会给高昂的小费,但也不是什么人都愿意接。

    只有绮华这种寄情工作,想以身体痛苦麻痹心灵痛苦的人才会接这种单。

    绮华和阿忠到了后,阿拉伯客人也没在意阿忠,以为阿忠只是个“马夫”。

    所以一把将绮华拉进内屋后,就扇了绮华一把掌。

    “啊。”

    “贱人,想害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阿拉伯客人打了一巴掌后,就粗暴地撕开了绮华的裙子,拿起一个硬物……

    “嗙!嗙!嗙!”

    门外传来激烈的撞门声,让阿拉伯客人动作停顿了一下。

    “搞什么啊!”

    原来是门外的阿忠听到绮华的惨叫后在撞门,他可是牢牢记住自己的任务呢。

    可惜这是家比较高级的酒店,酒店大门比较牢固,阿忠一时间竟然没有撞开。

    见门撞不开,阿忠只好退后两步,助跑一个飞踢。

    这时,阿拉伯客人刚好打开门查看情况……

    然后人就被阿忠踹飞了。

    “不许欺负绮华姐姐。”

    阿忠摆了个假面骑士的pose,再一次正义凛然地出现。

    这次这位客人没有投诉,因为他直接被阿忠踹晕了。

    “你又干什么?”

    绮华看了看背过气去的客人,一边呵责阿忠,一边打电话让十三妹过来善后。

    “十三姐姐说过,你被人欺负会叫啊。你刚才叫了,还很大声。”

    阿忠说得理直气壮,假面骑士pose仍然维持不变。

    绮华被噎得不想说话,自己一个人坐到沙发上生闷气。

    见绮华不理自己,阿忠就屁颠屁颠地坐到绮华旁边看着她。

    突然,阿忠伸出手,摸了摸绮华被打肿的脸蛋,难过地问道。

    “痛不痛?我帮你呼呼?”

    说完,不等绮华反应,阿忠就整张脸靠近她,温柔地对她的脸吹气。

    绮华看着阿忠精致的脸蛋不带一丝邪气,在认真地帮自己呼呼,又用清澈的眼神看着自己,突然间什么气都消了。

    “还痛吗?”

    “不痛了,谢谢你。”

    这一声谢谢,绮华是发自内心的。

    很久没有人像阿忠这样关心自己了。

    而绮华的感谢,也让阿忠觉得自己受到表扬,笑得非常真挚。

    “不用谢,我说过会保护你的,这些坏人我会帮你通通打飞。”

    经过这件事,阿忠跟绮华的关系渐渐缓和下来,绮华被阿忠天真单纯的心感染,被渣男伤透的心也开始慢慢愈合。

    而且为了避免阿忠胡乱出手,绮华也不再接那些报酬高却要被虐的“外卖单”。

    就这样,两人愉快地相处了一个月,彼此都产生了一丝羁绊。

    这天,祁玉突发奇想,想到了更好的办法解决几个应召女郎的剧情问题,把绮华、阿红和珊珊叫了过去。

    跟她们说不用再当小姐了,以后跟在他身边当助理。

    而阿忠以后也不需要跟在绮华身边保护她了。

    直到这时,绮华才发现,原来有个傻子已经不知不觉在自己心中占据了一个重要的位置。

    绮华把这事跟阿忠说了后,阿忠笑着安慰她。

    “绮华姐姐不用担心。我去跟玉哥哥说,让他给我留在你身边保护你。”

    然后阿忠就自己跑去找祁玉了。

    过没多久,阿忠就蹦蹦跳跳地跑了回来,开心笑道。

    “玉哥哥答应了,以后我还是留在姐姐身边,我会继续好好保护你,嘻嘻。”

    看着阿忠灿烂的笑容,绮华也笑了,也笑得很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