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宝 作品

第215章 战神无敌

    “哈哈,我药石世家,怎么会缺少后辈?为了你这个实验体,为元家做出一定程度的牺牲,又能怎么样?”裁判寒声说“张家和元家恩怨已久---当然,你可以放心,元小暖对此并不知情。”

    “虽说祸不及子孙,但是在后辈清算的举动,是你们张家先做的,那你过来,正好抵消了---所以你也别想着有人可以替你报仇。”

    元奇一拳只中张成的胸口,将他直接打倒在地上。

    “送张导出去吧。”元齐下令。

    张家么有人来。

    这样的话,应该收场了。

    在场的人,都心领神会。

    元小暖感觉到自己被无数道的目光锁定了,她的双手已经无法自由活动。

    台上的张成,似乎受到了

    的音波攻击。

    巨大的阴谋,而且元小暖,是被欺骗的那一位。

    没有人关心计时了,元家所有人都卸下了和善的面容,对着台上负隅顽抗的实验体露出来了獠牙。

    张导走出了黑暗的安全通道,后面紧紧跟着几个礼仪小姐。

    虽然张导的价值已经利用完了,但是很明显,张导已经看出来了什么。

    元齐是一个聪明人,现在他要做的,是将实验体牢牢控制住,而不是去追回一个边缘人物。

    “张导演,张导演。”

    一个穿着带绒大衣的女人扑进了张导的怀里“伦家听说你进了元家的运动馆,就在外面等了好久,我的脚都站酸了---张导?”

    女演员嗅到一丝不对。

    “张导,你最爱的柠檬香水呢?”

    女演员闻到的,只是一股淡淡的檀木香气。

    “卡巴!”

    -----

    运动场外停着一辆导播车,元家在外面的眼线已经被清理了干净。

    导播车上下来一个人,正是当时拦住李三顺的那个“都准备好了,接入了里面的通道,随时可以向目标处传递声音。”

    张立上了车,按下了一个按钮。

    玻璃罩中的声音,

    四重,戛然而止。

    张立先是切换到了一段书声“

    因悲哀动中者,竭绝而失生。喜乐者,神惮散而不藏。愁忧者,气闭塞而不行。盛怒者,迷惑而不治。恐惧者,神荡惮而不收。

    心,怵惕思虑则伤神,神伤则恐惧自失。破月囷脱肉,毛悴色夭死于冬。

    脾,愁忧而不解则伤意,意伤则恍乱,四肢不举,毛悴色夭死于春。

    肝,悲哀动中则伤魂,魂伤则狂忘不精,不精则不正,当人阴缩而挛筋,两胁骨不举,毛悴色夭死于秋。

    肺,喜乐无极则伤魄,魄伤则狂,狂者意不存人,皮革焦,毛悴色夭死于夏。

    肾,盛怒而不止则伤志,志伤则喜忘其前言,腰脊不可以俛仰屈伸,毛悴色夭死于季夏。

    恐惧而不解则伤精,精伤则骨酸痿厥,精时自下。是故五脏主藏精者也,不可伤,伤则失守而阴虚;阴虚则无气,无气则死矣。

    ”

    -----

    玻璃罩外的看客们,忽然发现挨了一拳的张成重新爬了起来。

    “受

    的影响,难道是有耐受性的吗?”元齐说“看起来他似乎适应了四重的声音。”

    “那就加到六重。”旁边一人说,按下了开关。

    玻璃罩中的三人,反应不一。

    “按理说,就算我们元家的人,加到六重后也有一些不适吧?”元齐说,“这些后辈,进步的和么快吗?”

    “最恐怖的是张成把?现在居然已经不受影响了---要是和张家撕破脸又一无所获,是不是”有人小心地问。

    “张六彩她敢吗?洛都与霍城相距将近三千公里,她拿什么到我霍城?”

    元齐拍着扶手“都可我看仔细了,元家的后背都要好好看看,你们的兄长是怎么以多打少的!”

    “放错了?怎么是《黄帝内经》?这一段是用来平复情绪的吧?”元奇看着玻璃罩外,家人们似乎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

    “看来二打一,长老还是觉得胜之不武了,所以断了音乐,让张成这小子拿出自己的本事---别忘了,他都是张家的武功,我们现场几位大师,若是能吸收张家的一点精髓,融入元家的武学---”

    “你们说完了吗?”

    张成站直了身体“生死战,你们能赢吗?”

    “速战速决。”玻璃罩内的麦克风忽然发出来了一个声音。

    “这是谁在说话?”

    裁判和元奇都迷惑了。

    张成表情未变,脚底发力,趁着元奇愣神的功夫,一脚飞出,腾空转起,再一脚后蹬,踢中了上前捉腿的裁判鼻梁。

    无声的擂台外,元家的人都被张成的忽然发难震惊了。

    “他的身体,按说已经发育成熟,完全不可能,用一个成年男性的身体,临时做出这么高难度的动作!”

    一位武学大家惊呼。

    “看他的盘地手!这是大夏失传的绝学!”

    又一人惊呼。

    张成两脚出力还未收回,裁判忍住自己的血流如柱,奋力抓去,张成双腿倒立,全身翻转倒悬,右手拖地猛然发力“杀!”

    再一次凌空飞起,一脚踢中刚刚爬起来的元奇!

    张成技惊四座。

    “准备把玻璃罩打开吧,看起来张成完全可以打赢。”

    有人发出来了叹息,“没想到此人相貌平平,却随时可以爆发出数倍的力量,一双北腿根本无法近身。”

    “要不再等等?”

    还是有人谨慎地说。

    照常理来看,这几招都特别消耗力气,要是张成已经用光了力气,现在打开玻璃罩,岂不是要给台上的二位难堪?

    “走!一起上!”

    裁判的脸上已经满是红色,元奇的额头也撞出了两块乌黑。

    “上,一口气拿下!”

    “呀呀呀!”

    两人舍身合围。

    毕竟张成没有杀伤性的武器,只要被缠上,双拳难敌四手,张成都是必输无疑!

    “这一次,我不会输了。”

    大瀑布的一幕幕仿佛就在刚才重现。

    以前是改造人,现在不过两个真人,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