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笑澄明 作品

第577章 圣公入京

    严成锦抓住凳子,以免被李东阳拖进宫,可又怕拉扯中,暴露了猛男的底牌。

    他还不想入宫。

    衍圣公是圣人的后人,单凭进谏,难以让土地归还百姓。

    李东阳就算谏言,恐怕也是摘掉衍圣公的帽子,换一个人戴。

    “李公有话好说,下官还不想进宫。”

    “你又这般贪生畏死!陛下还能杀了你不成?”李东阳拉着不放。

    山东百姓以腐尸为食,那样的人间惨剧,每日不知要死多少百姓。

    想到这里,他就恨不得立即进宫,揭露孔府恶行。

    李清娥见状,忙劝:“爹,不妨听严大人说完?”

    “你不知,此子异常谨慎,就算再给他一月,他也会继续琢磨。”李东阳愤然。

    想起衣裳褴褛的百姓,饿死在官道上,后来的百姓,竟以他们为粮食,心口最柔软的地方,就像被刀子扎中,双目通红。

    喝虎酒了吧?力气真大。

    严成锦仔细想了想,展示出三成的力气,松开李东阳的手:“李大人入宫,也无法解决山东弊政,不妨听下官说完?”

    李东阳颇感意外,此子弱不禁风,却轻易挣脱了:“你说。”

    “李大人应当知道,孔闻韶的父亲,前衍圣公孔弘绪?

    天下读书人皆尊孔圣,连朝廷也奉孔为尊。

    向陛下谏言,不过是下旨伤饬一番,无伤大雅。”

    严成锦见李东阳平静下来,继续:“下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在山东推行摊丁入亩。

    一来要收回衍圣公的田地,二来,百官听到推行新政就害怕,需要李东阳鼎力支持。

    李东阳沉思片刻,眼神微眯:“本官怎么觉得,你又要变制?!”

    “正是,下官想在山东,推行摊丁入亩,将良田还给百姓,李公意下如何?”

    李东阳瞳孔微缩,踉跄两步险些摔倒。

    也太大胆了些,公然瓜分衍圣公的土地,此子,竟是打这样的主意。

    李清娥端上两杯热茶。

    过了一刻钟,茶凉了,李东阳还坐在椅子上,不置一言。

    严成锦知道,以李东阳的智谋能想明白,不必画蛇添足。

    “本官要入宫,向陛下复命,你打算何时向陛下进谏?”

    从山东祭祀回来,本应该入宫想陛下缴旨,可觉得事态紧急,才在回府,拉上严成锦。

    “还需等一人回京,本官才有三成把握。”

    ……

    成贤大街,

    红色的马车上,帘子被撩开,孔闻韶感叹,京城真比曲阜繁华。

    街道宽阔,可容两辆马车并行,周围的酒楼最高足有三层,穿着华丽衣裳的士绅,比比皆是。

    令他诧异的是,无一个乞丐和流民,简直是人间天堂。

    “为何没有流民?”

    离开片刻,扈从很快跑回来:“流民都被安置在良乡,不许入城。”

    起初,那批迁移到良乡的流民,早已成了良乡的百姓,他们有人穿着粗衣入城。

    但京城的百姓仍以为,那批流民,在良乡棚区苟活,才这样回答。

    孔闻韶从马车上下来,深吸一口气。

    祭祀过后,听闻有人暗查孔府的田地和宅邸。

    再加上李东阳冷脸相对,他感觉大事不妙。

    这两年来,陛下屡次改制,先是西北开关,后又废除盐引,难免不会拿孔氏开刀。

    这趟他必须入京。

    “准备一下,明日入宫面圣。”

    紫禁城。

    李东阳沐身束发,换上红色蟒袍,心事重重往奉天殿走去。

    踏入大殿,朝御座上的弘治皇帝,微微躬身:“臣李东阳,见过陛下!”

    内阁与六部大臣,回过头来。

    听闻,李公传回了一封疏奏,山东宛如人间炼狱。

    刘健虽然是大户出身,却游历过名山大川,知李东阳所言完全属实。

    郡府贫瘠的地方,尤其是大灾过后,盗贼遍野,以人为……

    弘治皇帝没想到李东阳提前一日回京:“李公传回的疏奏,令朕深感不安。”

    “今生民贫困之深,皆臣路途所见,不敢有半分虚假。”

    “是何人所为?”

    刘健几人看过来,也想知道是何人所为。

    难道是山东的士绅?

    这样横行霸道的士绅,实在不把朝廷放在眼里。

    李东阳沉思片刻:“是衍圣公。”

    大殿宛如被冰冻住,弘治皇帝脸上僵硬,怎么会是孔氏?

    刘健因太过震惊,瞳孔微微颤抖。

    熊繍相比之下还算淡定,多少得到些消息,都察院要查的人,他早就想到了。

    萧敬听说探子说,严成锦在查衍圣公,没想到,两件事真有关联。

    李东阳叹了口气:“又不是衍圣公。”

    弘治皇帝懵了。

    刘健几人同样不明所以。

    李东阳继续道:“孔闻韶承袭衍圣公才半年,与他关系不大,但山东弊政,却是由孔府所致。

    英宗皇帝时,孔弘绪向先帝请乞大片土地,比藩王封国,有过之无不及。

    今日,山东弊政便是来源与此。”

    山东弊政的源头,是孔府。

    若要整饬,需处置孔府,而不是孔闻韶,换成另外一人,弊政的根源,依旧还在。

    弘治皇帝明白李东阳的意思,陷入沉思,孔闻韶没犯律法,这些土地,皆是由先帝所赐。

    孔氏是孔圣后人,拥有封地,无可厚非。

    李东阳看向弘治皇帝:“陛下,不如召九卿再议?”

    先皇惩治孔弘绪,是由于他道德败坏,民怨四起,处置他,是顺应天下人的意愿。

    但孔闻韶没有可以指责的地方。

    无故整饬孔府,显得朝廷故意针对孔氏。

    更重要的是,严成锦不在,如今,不是谏言推行摊丁入亩的时机。

    萧敬进来禀报:“陛下,衍圣公入京了,恳请明日早朝面圣!”

    弘治皇帝面色错愕,衍圣公虽不像藩王,被禁锢在封地,可没有朝廷召见,不会入京。

    李东阳微微惊讶,今日到京城,孔闻韶一直跟在他后头?

    “看来衍圣公也知道,朝廷或将整饬孔府。”

    弘治皇帝看向萧敬:“他可有说,为何入京?”

    “衍圣公说,有要事禀报。”

    萧敬微微抬头,继续:“陛下,如今京城的读书人,知道衍圣公入京,纷纷来朝见,宫外热闹非凡。”

    李东阳叹气,只怕是孔闻韶心知不妙,想拉拢天下读书人。

    有读书人掺合,又棘手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