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渴望力量 作品

第559章 帝国的衰败(1/5)

    农历十月,严寒的几个区域都进入了冬雪模式。

    在这个严寒的季节里,兰陵县内却是在准备着什么。

    这条街上出现的是许多商人打扮的人,大家熙熙攘攘的朝着城中的饭店走去。

    “许老板,一起进去,今年这生意怎么样了?”

    “多亏了王大人的照顾,生意还可以吧。”

    “哈哈,许老板今年发了不少财吧。”

    “没有没有,只是勉强温饱,稍微能过个安心年罢了,这次有的是赚大钱的人,羊兄就不要取笑我了。”

    “哈哈,今天这附近几个大地方的人都过来了吧?”

    “听说是只要经常过来采购的,不论是寻常小贩还是郡城里的大商人,都得到了邀请。”

    两人说着说着,就走到了兰陵饭店的门前。

    在这里已经排起了一个长队,持枪的警卫和士兵在附近巡逻检察,今天的兰陵饭店并不对外开放。

    排队的不仅是有那种大腹便便的商人,还有一些看起来就是乡下人的游方货商,甚至是还有背着小孩子的乡下妇女。

    警卫在门前放了一张桌子,用来登记和核对名单。

    “身份没错,不过许老板您会武功对吧?”

    云永宁看着眼前的富家商人,礼貌又不失威严的询问着。

    许老板是一个有钱的中年人,看起来肥胖温和,此时窘迫的说道:“确实是会点三脚猫的粗浅武功。”

    云永宁点头说道:“没关系,外面世道不太平,会点武功也是行商的需要,我们这边只是确认一下,保护这次参与人员的安全,许老板请进。”

    许老板看到没事了后就松了口气,也客气的走了进去。

    云永宁是新加入兰陵县的人,属于政治避难逃过来的人。

    像是他们这种人,在兰陵县里还有很多。

    外面的世道不太平,从几年前开始就混乱了起来。

    伴随着吃饭时间的接近,排队的人也越来越少。

    进去的有那种家产过千万的富商,也有家中存款只有几块钱的村商。

    有兰陵县的商人,有山海郡里小村子里的商人,有雁山郡的牧民商人,有金山郡的异族商人,还有天牧郡的马商。

    云州、牧州、澹州、砂州,各地的商人都聚集在了这里。

    这并不是全部,但基本上可以代表全部。

    在万众期待之下,王兰陵出现在了饭店的讲台位置。

    原本坐在饭桌附近的商人们,迅速起身。

    王兰陵站在防弹玻璃后面,“诸位,请坐。”

    在大家都坐下之后,王兰陵对着喇叭说道:“我是王兰陵,现在我站在这里欢迎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们。”

    “这一次并没有别的事情,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只是为了感谢这两年来的商人朋友们,所以提前吃一个年夜饭。”

    “也趁着这个时候,我想了解一下大家觉得哪些地方有什么不方便的,比如之前有金山郡的商人和守卫抱怨路上不太平,于是我就让这路变的太平了。”

    “路有不平,烈马来踏!”

    “做生意的事情有赚有赔,这事情是常有的事情,但若是因为马贼路霸之类的赔了本,那就是我的责任了。”

    “我也希望大家都能满载而归,都能赚大钱,出门在外,离乡人贱的事情,我也懂,所以我给大家一个公道,也请大家给我一个公道。”

    王兰陵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打马匪了。

    百姓们赞成,商人们喜欢,贵族们也放心。

    打马匪能够抓回来劳改犯补充劳动力,还可以练兵刷威望,同时也可以缴获不少的物资。

    这是喜闻乐见的事情,也是众望所归的事情,师出有名。

    大金山里的百万马匪,足够王兰陵折腾很久的了。

    来自天牧郡的马商白康安说道:“王大人,我们天牧郡到兰陵县的路上,关卡众多,层层支付过路费之后,所剩的就不多了。”

    王兰陵听到后,说道:“过路费是对道路维护和修建的费用补充,大家都想要走好路,总是要有人修路的。”

    “天牧郡到兰陵县的贸易路线,我也是知道的,那边虽然不归我管,但既然是对大家产生了不便,那么总是要解决的,我稍后派人了解一下情况。”

    “不过舞刀弄枪的总归不美,大家和和气气做生意才是应该事情,不能赚钱就不能继续做赔本生意。”

    北上是不可能的,王兰陵不会去接那烂摊子,至少现在不会。

    有了一个带头的,其余人迅速也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王大人!这亡钱和车胎,能不能多卖给我们一些?”

    “我想要多买一些自行车链条!”

    “橡胶暖水袋和拉链衣服!我们一天就都卖出去了,现在总是缺货!”

    “王大人,您这里今年要多少木头?今年我手下扩充了不少人,就等着干活了!”

    “云州今年粮食丰收,兰陵县这边要不要多来点粮食?要多少,有多少!”

    “棉衣棉布我也想多买点,价格好商量!”

    “我想要些枪和子弹!最好是县里这边人用的那种够劲的那种!”

    “洗头膏卖的不错,就是太贵了一些。”

    “王大人!我想和您谈一笔新生意,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我想在城中开个妓院!”

    “兰陵县这边要烟草不要?”

    ……

    让人说话了,人言就复杂了,也什么都敢说了。

    王兰陵微笑着说道:“先吃饭,边吃边聊吧,以后每年县里都会请大家一顿,大家做生意也都不容易。”

    “凡是来到我兰陵县的,只要遵守这里的规矩,那就都是客人,不分高低贵贱。”

    “不要害怕兰陵县的铁骑战车,也不要害怕周围那些拿着枪的军人警卫,在我们这里,你只要看到他们,就可以安心的松了口气了,因为他们都是兰陵县的保护神。”

    众人迅速齐声说道:“是!谨遵大人吩咐!”

    这口号都是统一过了的,该说什么,都有人告诉他们,也统一了对王兰陵的称呼。

    县长、兰陵候、王大人、大官人,改来改去还是王大人了。

    封建时代有封建时代的特殊性,有好,也有坏。

    外面的世道很乱,朝廷对于地方的掌控力大不如前,再加上很多因素,造成了各地的商人可以肆无忌惮的在这里吃饭的事情发生。

    通讯不便,大家互相又都不认识,就算是认识了的也是那种互相都认识,谁都跑不掉。

    帝国的人口不断的膨胀着,科技的停滞让越来越多的人无所事事。

    各种事件频频不断的将各地治安力量消耗着,也让更多的人走上了歪路。

    目前帝国不断的杀人,但问题始终都是无法解决。

    严打只能治一时,活不下去的人依旧是会铤而走险。

    真正治安好起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经济好起来的时候。

    然而各地官员和地头蛇都在发财,乡村悍匪也自觉的抱团形成黑恶势力自保,以及谋财害命。

    帝国的问题就是人多的问题,除非是将人口铺展开,密度降低,或者是杀他个几千万,不然就只能是发展经济了。

    所以现在匪夷所思的现实就是,相对而言,牧州和山州的治安,要明显好于另外几个州。

    尤其是牧州这边,没了几十万青壮,大家都忙着生存呢,治安哪里会不好。

    就算是不好,也主要是集中在几个发财的地方,像是一些穷乡僻壤反倒是很安全。

    牧州兵被王兰陵弄死俘虏了两波,金山郡和天牧郡的异族都过了两个安稳年了。

    古往今来,就是那些破事情,问题多了就会引发战争。

    只不过王兰陵是在帝国最强盛的时候给它来了一下。

    换成是别的皇帝,此时内部绝对是会出大问题。

    哪怕是换成二十一世纪的美国,一个边疆城市独立,然后总统两次派兵镇压,两次连续失败死了十几万人,被俘虏了十几万人。

    那没多大可能会有第三次了,这个总统也要被推翻。

    王兰陵刚造反的时候,周围地方的官员和功勋贵族们群情激奋,都要灭了王兰陵来维护帝国威严。

    现在云州、牧州、山州、澹州的年轻人,谁敢继续提攻打王兰陵的事情?

    真要是打了,那出兵的肯定是附近几个地方,这里的年轻人可都要被强征入伍的!

    也就是封建王朝可以接受这种连续几次的失败了,换成是现代,内部必定是会出问题。

    老皇帝得位很正,他是顺理成章的拿到了皇位。

    封建时代的特殊性就在这里,现在也不是王朝末年,老皇帝又对大部分地方保持着统治力,百姓们也习惯了姜家人的统治。

    但是,目前的朝廷已经不具备那种掌控到基层的力量了!

    不是因为制度问题,是因为下面闹事的人太多了,那些给皇帝当狗的人又学会了自己找吃的,已经不是那么听话了。

    以前当狗不仅是要小心会被主人炖了加餐,还整天吃的是剩饭和排泄物,脖子上还被拴着狗绳。

    现在绳子没了,自由了,撒欢了,发现只要动动嘴,眼皮子耷拉一下,就有别人孝敬的肥肉吃。

    至于那人进院子里做什么,这不是一条狗应该操心的事情。

    只要是继续在这院子里当狗,就可以吃到肉,不用管是不是主人给的,反正只有这院子里的狗才能吃到肉,外面的都是野狗!

    不仅是要一直在这里当狗,身后还有每年一窝窝的小狗等接班呢。

    所以说王兰陵只要不去打雁山郡,老皇帝就拿不出第三次征讨的魄力。

    若是第三次再败的话,老皇帝的皇位可能真的不稳了。

    相比起寻常百姓,老皇帝现在更愿意杀那些地方官!

    尤其是那种借着治水或者是救灾名义,搞大动作,妄图复制王兰陵路线的人!

    王兰陵的出现,也让老皇帝对一些边疆大臣产生了警惕。

    总之,只要王兰陵继续活着,帝国的裂痕就会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