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

    容落心中疑惑。

    这是哪里?

    很快,温度便上升到人类难以忍受的地步。

    容落的额头出了汗。

    她的脚步被拉扯而停了下来,腰和手上好像被带上了镣铐,容落的眼罩和耳麦被去掉。

    周围的光是昏暗的,容落看着暗红流动的墙面,还有简单至极的摆设,她心中一滞。

    她被关起来了。

    眼前的门紧锁着,容落看不到的地方还有两道门,食物在房顶的一个露天窗户里递进来,容落抬起头,她看到半空中有一道屏障。

    看完周围的摆设,有些皱眉。

    没有一个地方能够让她逃走。

    胡迁山站在第一道门的后面,阴测测的声音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声:“容落,你可真是惨啊,你父亲可是花了大价钱把你给送进来。”

    爸爸?容落瞳孔微缩,呼吸猛地变重。

    她呲目,想往前走,腰上的铁链将她的活动范围禁锢。

    胡迁山冷笑:“你就在这里待上一辈子吧。”

    说完,胡迁山便离开。

    他向上级汇报了情况,说容落已经被收押进监牢之中。

    刚说完,胡迁山就只觉得脖子一凉,他瞪大了眼睛,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个人还不能杀,要留给容落亲自报仇。

    顾谙像看蝼蚁似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胡迁山,面无表情的离开。

    时希听完汇报,松了一口气。

    可算是把人给送进去了。

    容落在天平区树敌颇少,时希找个胡迁山真是不容易,他和容落无冤无仇,只是人的性格嫉妒扭曲,心里阴暗,报复心也强,勉强能用,时希便策划了这场局。

    以后要是容落出来……

    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监牢里,昏暗的房间,容落空洞的目光没有焦距,她将在这里进行孤独而又漫长的等待,尝受寂寞与挣扎。

    至于什么时候能出来,谁也不知道。

    可当她出来的那一天,整个哈尔星都将拜服。

    顾谙现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声音,可惜,除了岩浆流动的声音之外,他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门里的人跌坐在地上,门外的人无声无息。

    ……

    容落猛地睁开眼睛,她的手里还握着那枚玉佩。

    她的脸上隐晦不明,将玉佩塞进怀里。

    她感觉自己这么小憩一会儿,时间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进入监牢的那段时间不足为外人道,那是属于她自己的煎熬与历练。

    简单休息了之后,容落整理好衣服,出了房间,指挥室里放着的是近十年哈尔星的变化。

    魔族正趋于统一,被压制的一方不甘心,它们打不过敌对的魔族,就开始来找人类的麻烦。

    毕竟是神兽级别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

    天平区和青阳区的关系因为五年前的一次领地纠葛而变得紧张起来,现在已经势同水火。

    雪域区愈发的神神叨叨,仿佛是要发生大事一样。

    容落的目光冷淡至极,只把目光落在魔兽上面。

    它们这次打头阵的是统领级魔兽,容落的目标是它。

    这么久没见过老大,蔺自安和莫熊他们一直都在容落的周围转悠,时不时看她一眼,仿佛害怕她怎么了似的。

    容落并没有在意他们的举动,她刚从那座监牢里出来不久,对外界的事情了解不多,光靠她自己看是要花费很长时间的,有蔺自安在她身边,容落更容易得到情报。

    这一次的魔兽出现在距离法神殿不远的地方。

    殿主的书房里,他被打的奄奄一息。

    长乘与骜祗在一旁,还有一个带着斗篷的男人,房间里的光线太暗,看不清他是何模样。

    “殿主,您也大半身进棺材的人了,那些秘密何必再藏着掖着。”骜祗攥着殿主的脖子,阴测测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