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506章 薛家夫人(中)

    “娘,那家伙实在是可恶。”薛云天道。

    这个美妇,正是薛云天的生母,薛紫瑶,也是正在跟楚惊云比试的薛海的妻子。听说他们还是远方表兄妹。

    她身上穿着的那丝质长裤袜衬出浑圆的玉腿和丰腴肉感的,在她丰润健美的俏臀下露出的那双的大腿近在眼前,肌肤细白毫无瑕疵。

    浑圆迷人的腿直立着,使大腿至小腿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滑匀称。

    她足下那双宫廷凉鞋将她的圆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致纤柔,浑身上下洋溢着柔媚风情,端的是撩人心魄,令人险些鼻血狂喷。

    “别那么容易生气,你爹会活教训他的。”薛紫瑶道。

    薛云天道:“可是那家伙也太嚣张了,简直混账,孩儿还一直对他礼让有加,可是他却口出狂言。

    薛紫瑶马上转了一个表情,笑道:“他的武功很不错啊。”

    说话的这个时候,她慢慢地坐在了刚刚她丈夫坐过的位置,偏在这时她圆润的膝头又自然摇摆的张得更开,匀称娇嫩的小腿轻轻的摆动着。

    也幸好她是无意为之,不然这样的摆动着她迷人的小腿在轻轻的厮磨,还真的是一只十足的狐狸精。

    看薛紫瑶的样子,似乎是以为不得多件的贤妻良母呢。

    如果是一个定力不足的男人,一定会让他们忍不住如此的,伸手抚上了她那的嫩滑的小腿。

    场上,楚惊云这一记掌式,当真玄奥无比,蕴藏了许多变化,掌势乍发,随着身形旋转如飞,几乎把薛海上下、前后、左右六方,一齐封住。

    不,这一招虚实互用,双掌翻飞之际,虽然只有两支手掌,但却可以先后袭取对方上下左右前后,六处要害,正因可虚可实,使人无从招架,可以说已把薛海圈入在双掌之下了。

    薛海依然左手垂着,右手捻髯,原式未动。

    楚惊云心中暗喜,忖道:“这回看你如何再不还手,就能避让得开?”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间,只见薛海忽然斜刺里向后一滑,脱出了他的掌影圈外。

    楚惊云急忙回手一掌,横扫出去,但自己掌势已经用老,对方闪出之处,好像就是自己为他留的空隙,自然够不到了。

    薛海冷然道:“三招已过,现在你该接老夫一招了。”喝声出口,右手缓缓提了起来。

    “嘿,这老家伙还真好玩啊!”隐藏实力的楚惊云心中暗笑,但还是那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

    楚惊云迅疾后退一步,左掌右掌交叉当胸,目光凝注着薛海右手。

    楚惊云的这招虽可中途变招,进为连三击,以封代攻,但破不了薛海的防御。

    此刻,他速以横向推出右掌,再使快速移动,身必前倾,犹如喜鹊转枝一般,避过震力。

    要不要把这个老家伙拿下呢?

    楚惊云心中暗道。

    这原是心念一动之间的事,楚惊云经过方才三招抢攻,已知对方身手。

    一念及此,立即使了一招“秋水横舟”右掌竖立,向右划出。

    这一划果然给他划对了,但觉薛海从他宽大的大袖中伸出来的一支枯黄手掌,刚到身前,就被自己向右划出的掌缘,格个正着。

    那知对方伸出来的手掌,竟然柔若无骨,一格之后,自己右掌已然向右荡出,而对方的手掌,却依然往前推来。

    楚惊云他手掌明明被自己格出,怎会如此?

    他身子急忙向左一个轻旋,右手随着转身之际,倏然收回,双掌在胸前划起半个弧形来,左前右后,朝左前方推出。

    他虽然没有见招拆招,只是依照薛海告诉他的手法使出,但却比见招拆招还要精准,双手先后推出,正好和薛海推来的手掌相遇。

    这回是左手先推上,而且正好推在对方手腕上,就是说,既然推上,应该把对方手掌推开了,但事实上,竟然并非如此。

    这好像抽刀断水水复流,楚惊云的左手,就像是刀,朝流水中砍去,一刀砍下,水还是流了过来,他随后推出的右手,竟然又和对方的手掌接触上了。

    这真是怪事,对方这一掌,好像永远格不开的一般。

    楚惊云脚下斜退,身形微蹲,赶紧使了一招“烘云托月”,双手往上托起。

    这一下,双手托住了薛海的腕底,一时但觉压力奇重,虽被托住,在对方掌力一震之下,几乎站不住椿,急忙双脚连移,身形轻悄往左闪出,使的也正好是“喜鹊转枝”。

    这一闪出,正好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和薛海对面而立。

    “还真行。”楚惊云心中笑道,这个老家伙似乎不简单。

    自己虽然隐瞒了实力,但是他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的确了得。难怪他可以掌握整一个汉口城。

    薛海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这几招,他已经收回掌去,朝他微微颔首道:“很好,你竟然接下老夫这几招。”说完,转身回到上首椅子上坐了下去。”

    “然后呢?”楚惊云笑道,他可不会告诉这个老家伙真相。

    薛海说:“虽然你不想说出自己的师门,但我想一定是什么大门派吧,你的武功不差,而且很好,刚刚你还没使出全力吧?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你的武功有多高,只是这已经足够了。”

    “如此……”

    薛海忽然说:“今天是内人诞辰,她不想要搞得那么满城皆知,所以没有邀请什么人来,如果不嫌弃的话,小兄弟留下喝一杯,如何?”

    很明显,他这时在拉拢楚惊云。

    其实,薛海的心中很明显十分震撼!

    这个年轻人刚刚虽然好像被自己牵着走,但是他故意隐藏起来的实力还是遮掩不住的,虽然不知道深浅,但是薛海知道他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如此年轻就有这样出色的功力,能够教出这样的弟子,相信他的师父一定是江湖上出名的前辈。

    “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楚惊云笑着说。

    他倒是想要知道这个薛海究竟是什么样的低势,要是王阳的人,楚惊云毫不留情地将他斩杀。

    “好啦,你一个老家伙还来欺负人家年轻小伙子啊!”坐在主座上的薛紫瑶站了起来,向着楚惊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