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484章 杀贼夺妻(下)

    “你这混帐!”圣王一听楚惊云的话,顿时心惊。

    “兵不厌诈!”楚惊云长剑挽了一道剑花。

    与此同时,周围神机营的死士却已飞扑出去!

    “哼!”楚惊云右手一抬,一点鲜红指影,闪电般朝和一个黑衣汉子胸口戳去。

    那黑衣大汉正在全力扑攻,不防楚惊云这一指无声无息地袭到胸口,口中闷哼一声,立时扑倒地上气绝而死。

    其余两个黑衣汉子睹壮大惊个,吆喝一声,不约而同的手中长剑一振,纵身朝他急扑过来。

    楚惊云左手反手一掌,“砰”的一声,手背击中其中一个的胸口。

    那人做梦也想不到凌君毅身手会有这般快法,自然也无从闪避,口中不觉闷哼一声,两眼发黑,脚下跟着踉跄后退。

    楚惊云自然不能轻易饶过另外的一个,跟上又是一掌,这个人又是跟刚刚那个一样—声大叫,身子往后便倒。

    这过程之中快如闪电。

    圣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举着大刀,已经积蓄了全身之力的这一刀,正准备发出!

    而楚惊云也重新稳住了身体,长剑高举过头,然后直指圣王。

    虽然他自己也受了内伤,但是现在却已经占有了上风,威势也压过了圣王,如果此时罢手的话,下次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他了。

    两道人影就在人群的眼中停住了,然后……忽然天上雷光一闪!

    “轰隆”一声,楚惊云跟圣王的身影居然都消失了!

    方圆十丈范围内的所有灯光一起熄灭。

    “当”的一声激响后,灯火复明。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停住了呼吸。

    圣王高举长刀,作了个正上段的姿势,站在大树之下,两眼射出凌厉的神色。

    楚惊云剑回鞘内,傲然卓立,眼中目光电射,胸口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一块红色的锦旗缓缓飘落两人间,看来是刚刚被牵动的旗帜了。

    楚惊云忍着内伤,微微一笑道:“想不到,我居然跟你势均力敌了。”

    圣王睑容不见一丝波动,冷然道:“我就是圣王,岂容你冒犯!”

    倏地踏前一步,由正上段改为右下段,刀风带起的狂飙凝成钢铁般的凶狠气势和压力,重重向楚惊云紧逼过去。

    圣王一声暴喝,人随刀进,双手再举刀过顶,踏前一步。

    两人间的距离缩至十步许的远近。

    圣王刀势更盛,在身前画着奇怪轨迹。

    他薄薄的唇片紧抿着,额上却隐现汗珠。

    圣王的大刀不住反映着船上岸上的灯火,闪闪生辉,使人目眩。

    楚惊云依然一动不动,神色静若止水,凝注着圣王冲过来。

    圣王的速度这次破天荒的慢下来了,但是每一步,几乎都让人感觉到整一个大地在动摇!

    圣王的脸容更肃穆了,双脚开始踏着奇异的步法,发出似无节奏,但又依循着某一法规的足音,擂鼓般直敲进人心襄,教人心生寒意。

    楚惊云却知道对方在找他的空隙和死角。

    他踏出的步音正是死亡之音。

    不是他死,就是敌亡。

    再没有转寰的馀地。

    圣王狂喝一声,整个人跃往高空,手中长刀化作一道厉芒,直劈楚惊云额际。

    “当!”

    不知何时,楚惊云已轻轻握着长剑,似若飘忽无力地架了这必杀的一刀。

    光点漫天洒起,扩缩无定。

    灯火再敛。

    光明重亮时,两人乃立在第二次交手前的原处,似若根本没有交过手。

    圣王脸上泛起惊恐的表情,道:“你……竟然比我还要……先突破?”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楚惊云冷笑道,“我说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啊!”

    忽然,圣王好像疯了一样,冲向了楚惊云。

    圣王此时完全不防御,一副同归于尽的姿态。一招出手,数百刀影如黄河之水天上来,一泻千里,连绵不绝。

    楚惊云站在他对面,视若无睹,好像他只是站在旁边看热闹,并不是他和人动手一般。

    这下表现得实在太狂妄,太轻视圣王了。

    圣王纵然修养很好,也忍不住了,心中暗道:“好小子,我行走江湖几十年,从没有见过你这样狂妄自大的人,今日不杀了你,还当我手中大刀是纸糊的。”

    心念转动,点出大刀忽然划起一道弧形,刀势如匹练乍发,朝楚惊云激射过去。

    楚惊云脸上飞起一丝冷峻的笑意,既不躲闪,也不封架,依然只是毫不在意的站立如故,看着那道亮银耀目的刀影,对着他飞射而来。

    数尺距离,别说像圣王这样的剑高手,就是普通武士,也可一发即至。

    楚惊云直等圣王的刀光,快要触及他衣衫,身躯才微微一侧。

    当胸轻摇的长剑,“豁”的一声收拢,正待朝刀脊上敲去。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圣王这一招刀光直射,何等迅速,此时眼看楚惊云依然轻摇长剑,毫无封架之意。

    刀光离对方衣衫还有三寸光景,可是楚惊云的身影却有如欢迎一般散开了。

    “哪里跑!”

    圣王那身体在空中翻转,紧随着楚惊云。

    只是他却居然追不上楚惊云的速度了!

    怎么回事?

    难道现在的楚惊云比他速度还要快吗?

    那身影轻轻地落在了圣王的对面,楚惊云望着他笑了,没待圣王说下去,接着道:“好家伙,要是换做之前的我,马上就死在你刀下了,哈哈哈!圣王老贼,要怪也只能够怪你自己失去了之前杀我的机会,现在……你在也没有机会动得我了。”

    他右手长剑,朝前面轻轻挽了一下,悠闲的道:“只是,你刚才的那一刀,就算我不躲,你依然伤不了我!”

    圣王听得不觉一呆,这明明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这下气可大了,狂笑一声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