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454章 夫人之情

    “范哥!”看到右护法竟然在自己的眼前被楚惊云杀死,这个左护法忽然双眼一眯,那仇恨真的是满腔怒意般的让人不寒而栗。

    左护法眼中凶芒厉闪,向楚惊云沉声道:“楚惊云,我要你死!”

    楚惊云哈哈一笑,踏前两步,淡淡道:“想要我死的人太多了,你算那根葱?”

    闻言,左护法杀大起。

    楚惊云向他走来。

    左护法左手微动,一把暗藏至袖内的匕首滑到手中,脸上却依然是不带任何的表情。

    楚惊云提脚,似要往前踏步。

    他和左护法间现只有八、九尺的距离,以他的大步,再前一步,便会迫贴左护法。

    左护法心中计算着他落步的位置,手中匕首蓄势待发。

    楚惊云前脚向下踏去。

    “纳命来!”左护法眼光凝注奢他的双肩,因为一个人无论动作如何灵巧变化,双肩总是简单清楚地露出端倪。

    只是,楚惊云左肩微缩,略往右移。那诡异般的身法,实在是太虚幻了。

    不过左护法可不是这样想,此时他心中暗笑,暗忖你想由我右方穿过,岂能瞒我,立时相应地右移。

    但是岂知眼前一花,楚惊云迫至左边五尺许处。

    左护法暗吃一惊,往左侧迎去,匕首准备刺出,势要杀死楚惊云。

    楚惊云忽地变成正面往他移来,若不退开,左护法势必和楚惊云撞个正着。

    左护法大怒,匕首正要剌出。

    楚惊云的身体微妙他动了几下,在外人看去,那是不可察觉的轻微动作,但在左护法眼中,只感到对方每一下动作,都是针对着自己的弱点,像能预知将来般明白自己每一个心意和动向。

    而这些动作却全与手脚无关,只是肩身微妙移动,竟已能清楚无误地发出讯号,确是教人难以置信。

    左护法那一刀不但发不出去,还不由自主地噗噗连退三步。

    楚惊云像和他合演了千百次般,每当他移后一步,便前进一步,却又刚好比他快上一线,使他连思索的时间也没有。

    楚惊云气势沉凝,移动间手脚的配合螺旋九影的身法,简直无懈可击。

    左护法懔然一愣,气势沉凝。

    但就在这时,楚惊云越他而过。

    左护法手刚动,楚惊云转过身来,淡淡道:“要死的人可是你!”

    “死的是你才对!”左护法的刀,忽然再次刺了出去。

    “天真!”楚惊云忽然在此动了,原本已经越过了左先锋的他,竟然慢慢消失。真正的身体却还是在左先锋的身后。

    “糟糕!”

    左护法心中大惊,可是这个时候已经太迟了。

    楚惊云手起剑扬。那动作,那气势,简直就好像是大海之上的惊涛骇浪。

    那动作行云流水,而且在刀光剑影之下,已经将长剑收回到自己的腰间上了。

    周围的那些人,看得一片哇然!

    在他们心中的左右护法,如此厉害,就是说圣王坐下第一人也不为过。

    但是现在居然在短短的一刻钟都不够的时间之内就死在了楚惊云的手上了,这……太荒唐了。

    没有想到出击耕耘的实力竟然恐怖如此?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惊天的笑声忽然传了过来:“楚惊云,我的确小看你了。”

    楚惊云心中咯噔一响:“是圣王!”

    虽然没有见到他的人,但是这喊声,却让楚惊云心里一惊,这实力,跟之前的比起来,简直就是天渊之别。

    难道说,这才是圣王的真正实力吗?

    就在楚惊云想要找出圣王到底在什么地方之时,他的逍遥宗士兵之中,忽然发出了一阵阵痛苦地呻吟。一个个士兵的头颅竟然应声而飞起来。

    “楚惊云,我在这里呢!”原来竟然是圣王!

    “给我出来!”看着自己那些弟子被杀,楚惊云涌起狂怒。

    这个圣王看上去不像是穷凶极恶之人,但手段和心肠之毒辣,连杀人如麻的楚惊云也有所不及。

    圣王似乎十分享受楚惊云的震怒,眼中闪过欣悦的光芒,淡淡道:“楚惊云,你是赢不了我的。”

    楚惊云无论在心理、气势和实质的战斗里,都感到自己处在前所未有的劣势里,一时间无辞以对。

    圣王轻轻一叹道:“我承认你天赋极高,而且武学的根基也很扎实,慧根更是我见过的人之中最好的,但是……今天你就要陨落在这里了。”

    楚惊云冷声道:“空口说白话,谁都会。”

    圣王眼神一转,变得凌厉如刀剑,道:“那你应该知道,现在的我,可是今非昔比的。之前跟你交手的我,实力不到现在的一半。”

    说道这里,圣王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原本跟楚惊云有点距离。但是随着他的身体一闪再闪,迫至楚惊云身前二处,身法之过快,鬼魅也不外如是!

    楚惊云连提剑亦来不及,危急下一脚踢在剑尖处,不往后追,反往横移。

    本应被他踢得往上扬起,割向圣王下阴的剑,竟纹风不动,原来圣王的脚像有眼般,和楚惊云一齐踢在剑尖上,将剑夹紧在两只脚尖之间。

    同一时间,圣王双掌穿花蝴蝶般扬起,交互穿飞,到分开来时,一掌拍向楚惊云脸门,另一掌拍向楚惊云前胸,招式使美至无可比拟的地步。

    楚惊云机灵万分。当圣王脚尖踢上剑尖时,立时缩脚怞剑,但圣王声掌又至,无奈下松开握剑的手。收在胸前,另一掌反拍对方攻往脸门的一掌,空有剑而不能用。

    “蓬:蓬!”四掌接实。

    楚惊云感觉对方掌力阴柔之极,不但化去了自己刚猛的内劲,还紧素将自己双掌吸着不放,偏是自己的身体却是往横移开的势子,那情景确是怪异尴尬无轮。

    圣王一声长笑,上身前俯,双掌依然吸着楚惊云不放,一怞腰,肩头硬撞在楚惊云肩处,这时双掌劲道才吐实。

    两股阴劲由敌掌透手心而入,肩撞处是另一股狂猛无比的臣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