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398章 楚夫人,战前的温馨

    随着这一的攻势,任思思身上就只剩下肚兜和一件短得不能再短的短裤了。刚刚双峰虽然被外衣给包住,但却已呈现一股紧迫的感觉,现在只剩下一件肚兜更是让傲人的双峰毫不隐瞒的露了出来,虽然有肚兜的遮掩,但隐约之中早已被楚惊云给看光了。

    “啊!”

    但是这么猛烈的攻势之下,竟没有一鞭伤到任思思的身躯,可以看到楚惊云用鞭的功力是多么的精深。

    任思思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楚惊云抽得无影无踪,顿时惊讶了起来,急忙整个身体缩了起来,近乎崩溃的叫道:“yin贼你想要做什么?”

    “你说呢?”楚惊云嘴角一扬,身形一晃瞬间就飘到任思思的面前,并且将她给紧紧的抱了起来。

    任思思知道楚惊云要做什么不事情,双臂用力一直推着楚惊云,口中并喊道:“混蛋,快放手!你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做的!快点放开我啦!我不要!”

    “为什么不可以呢?谁让你不听话了呢?今天我就替亲好好教训你。”说完后,毫不留情的摸着任思思的的一双处子椒乳,并且亲吻着她的脸颊。

    “不要!”任思思马上转过头去。

    “小妮子,知道害怕了吗?”楚惊云好笑地看着她,想到刚刚自己在她母亲的身上挞伐,下身不由变得坚硬了起来。

    “我……你放开我!”在楚惊云的怀中,任思思没有过分挣扎,反而红着脸道:“放开我啦!”

    “想我放开你?可以啊,先亲一个,”楚惊云环住怀中美艳人妻的纤纤柳腰,胸膛轻轻的挤压着她那双饱满高耸的玉乳。看着她眉目含情,俏脸荡春,微微嘟着红润的樱桃小嘴,他不禁凑过头去慢慢地向她靠来。

    “不行……”任思思伸出玉致捂住了楚惊云的嘴巴,道:“你‘你不能!”

    “为什么不能啊?”楚惊云笑了。

    “因为……”任思思呼了一口气,在这个男人的怀中她的芳心一直都在剧烈跳个不停,“你……是娘亲的男人。”

    “可是我不能成为你的男人么?”楚惊云笑的更加灿烂了。

    “怎么可以!”任思思嘟着小嘴。

    楚惊云却趁着这一个机会,俯身吻住她那微微喘息娇吟的迷人性感的樱桃小嘴,舌尖闯开了她的牙关。

    “唔……”任思思只觉自己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冲击着她的心房,冲击着她的灵魂深处!那一种纯自然的男女欢爱之感让她娇羞答答、含情怯怯地轻启皓齿,丁香暗吐。

    楚惊云的舌头趁她小嘴轻启之时马上突破而入,重重的吻住了她小嘴。任思思的娇躯轻轻扭动着,却让自己的坚挺乳峰更加亲密的挤压摩擦着楚惊云的胸膛。

    胸前与嘴唇处传来的阵阵的电流让她感到酥酥麻麻的,强烈的的感觉让她逐渐沉浸在热吻之中,她的一双藕臂不知何时已经缠上了楚惊云的脖子上,鼻息沉重,闷哼不断。

    她主动逢迎,伸出了丁香小舌跟楚惊云的舌头战在一起,就好像刚刚自己的娘亲一样的动作!

    在楚惊云的怀中,任思思好像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似的。虽然没有刻意打扮,但是她跟她母亲那一种充满着成熟端庄的贵妇气质截然不同的青春之气很是迷人,在衣裳的衬托之下,双腿显得更为,身段更是婀娜多姿!

    一手盈握的腰肢在不停地的扭动,胸前的衬衣鼓鼓胀账的。随着她的呼吸,那双肉球在抵挡起伏。让楚惊云忽然有点担心她那纤细的腰肢能不能承受这一双的雪乳。

    此时任思思好像迷糊了起来似的,竟然在慢慢主动地回应着楚惊云的吻。

    这是她第一次接吻啊,可是却显得如此主动。

    就连是刚刚躲开了的周茹也是看傻了眼!

    天啊,任思思在搞什么!她竟然……竟然这样跟楚惊云亲热?她忘记了刚刚她的母亲还在楚惊云的身下喘息吗?这样突破伦理道德的接触,实在是太震撼了。

    躲在树后面,周茹真的呆住了。

    吻住了任思思的嘴唇,那充满着柔软的感觉让楚惊云浑身一抖,情不自禁的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含住了这一个小女孩的唇片。淡淡的少女幽香迎面扑来,胸前更是被她那双充满着弹性的雪乳挤压。

    只是,任思思却忽然醒悟过来!她连忙推开楚惊云,“混蛋!yin贼!快点放开我!娘,就在里面。你混蛋,放开我!”任思思此时的脸蛋微微的酡红,但是她却不想要在楚惊云的面前露出窘样,不禁双手叉腰,想要说出责怪他的话。

    可是任思思的目光落在了楚惊云肩膀上的那一个伤口的时候却吓得

    “我不放呢?”这样抱着任思思,楚惊云只觉得刚刚那一吻的感觉依然存在,甚至还觉得自己的嘴唇一阵酥麻。

    虽然还没有她母亲那半成熟,但任思思得相当不错,那一道婀娜娉婷的曲线真的让人着迷!不管何时,她总是那么吸引人!尤其是她那一身青春动人的气质!

    虽然成熟的女人,万种的风情最容易吸引男人。但是对于内心邪恶的男人来说,祸害小女孩有一种特别的负罪感与成就感。

    而且,想起刚刚自己压在她娘亲的身上,楚惊云就感到了慾火焚身。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艳丽青春的可人儿,楚惊云的鼻端再次闻到了一阵淡淡的清香。任思思穿着的衣裳包裹着那一身的春光,浑身的线条几乎全部展现出来,曲线柔美,玲珑浮凸,呈现“S”形的完美身段,胸前被束缚得紧紧的,晃如两座高耸入云的雪乳,一晃一晃的,却又那么沉甸甸的。

    而她的母亲,仇欣仪态不凡,高贵却大方,典雅而端庄,正是风信年华的她拥有着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仙姿玉貌。作为仇欣的女儿,任思思完全继承了她的美貌。

    “知道错了没有?”楚惊云忽然用手掌猛地打在她的上。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