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375章 丈夫前

    “楚公子……先别这样。”西门夫人有点挣扎的扭动娇躯,见男人不放开自己,那成熟动人的身体便软了下来,靠在了他的怀中。

    楚惊云双手不自觉的环住了美人的腰肢,搂着她,下巴靠在了她的香肩上嗅了一口:“夫人你明明想要的啊,为什么叫我不要这样子呢?”

    “我……还要带你去一个地方。”西门夫人虽然跟这个陌生的男人已经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密接触,可是被他这样情搂在怀中,听着他在耳边说着柔情的话,心中依然忍不住的加剧。

    “夫人你这样可使会让我忍不住的哦!不如先亲一口吧!”楚惊云也知道她带自己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偷情的。

    “……”对于这个男人的要求,西门夫人根本就拒绝不了,而且心中也渴望着他住手。于是一双藕臂藕臂主动缠上了他的脖子上,脸上洋溢着化不开的春情。媚眼流火,内里荡漾着一池秋水。

    看着怀中温顺的美妇人,楚候惊云凝视着她的双眼,慢慢地俯下头去,印上了那双薄薄的唇片。

    西门夫人禁不住呼出“嘤咛”的一声,搂住他脖子的双臂紧了紧,娇躯更是贴在了他的身上,胸前的峰峦时不时地因为她身体的扭动而摩擦着他的胸膛。

    “好了,夫人你现在可以说找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情了?”出尽云忽然抱起了半躺在岩石上面的西门夫人。

    “啊!”西门夫人双手抓住了他的衣襟,脸上火辣辣的,阵阵红晕,那逐渐急促的呼吸更是让她胸前频频起伏,引得楚惊云马上将自己的脸埋在了那双峰之间,必点尽是那淡淡的乳香。他用自己的鼻子轻轻的挤压着那饱满的山体,虽然隔着,但是那弹性依然让他着迷!

    “楚公子,你……先别这样好不好?”西门夫人抱住了楚惊云的脑袋,指着前面:“就在前面了!”

    “行,那么我们过去。”楚惊云虽然看上去是那么的随意,但是他的心中其实实在高度警惕着。他还真的害怕这个西门夫人会忽然给自己一记阴的呢!

    夏夜,是如此的宁静,但是却又那么炎热。

    老人们坐在树荫下,眉头紧锁,不停的扇扇子,但还是汗如雨下。小狗伏在树荫下,伸着舌头“呼哧呼哧”的喘气。柳树、杨树一点也不动,没精打采。

    突然,乌云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越来越厚。太阳从云缝里射出火一样的光,慢慢的背遮没了。天,矮了;光,暗了;风像先头部队以一样来到了。电光由天边移到天顶,雷声由远而近。不一会儿,雨点就“叭叭”的落下了。

    “就是这里了!”冒着逐渐大起来的雨,西门夫人跟楚惊云走到了一个在密林之中的石屋。

    点燃了里面的蜡烛,楚惊云环视了一下,却见这里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唯一的一个吸引人的地方便是左右有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

    西门夫人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按下了机关,但见那个地方竟然冒出了一个通往下面的楼梯。

    “下面有什么?”楚惊云问道。

    西门夫人不由得低声道:“楚公子不是想要见见西门家的家主么?他……就在下面!”

    “下面?”楚惊云微微皱着眉头,这个看上去比较像是监牢呢!怎么西门家的家主在下面呢?

    “轰隆!”外面忽然雷声大作。放眼望去,对面的屋顶上溅起了一朵朵水花,天地间形成一张严密的雨网。瞧,小杨树和小柳树舒枝展叶,在雨中欢笑。看,禾苗像个扑向母亲怀抱的婴儿,正在大口大口着母亲的乳汁。雨越下越大,地上的水汇成一条小溪,“咯咯”的笑着,唱着,跳着,向前奔去。

    “看来楚公子还不相信我啊!”西门夫人见楚惊云警惕样子,不由得笑道:“那就有奴家带路吧!”她拿起了一个火把,走下了地下通道。

    楚惊云看着她那高挑曼妙的背影,笑了笑,随即马上跟上。

    这一条通道很长很长。但是下面却并不是黑漆漆的,反而是有些许光亮。

    “这是……上面的人工湖?”楚惊云微微惊讶的看着下面的空间,这让他想起了《笑傲江湖》里面关押任我行的地牢。

    真的很像!

    “西门家的家主,被关起来了?”楚惊云忽然问道。

    走在前面的西门夫人忽然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却没有说话。不过楚惊云却已经知道了答案。

    “就是他?”地牢下面,只关于这一个人。一个全身被铁链锁住,双眼被挖去的男人。这个人身材很高,但是却骨瘦如柴,皮肤也是干燥溃烂。

    “!!”听到了脚步声,这个男人忽然竭斯底里地呼喊。只不过他身上的铁链却根本就不让他挣脱。虽然两只眼睛都被人挖去,但是他却看着西门夫人跟楚惊云走来的那一个方向打骂:“你这个,不得好死!被窝逃出去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西门家的家主?”楚惊云忽然笑了。

    “谁?是谁?,他是谁!”男人怒吼道。

    西门夫人却是脸色冰冷:“他是我照的情夫呢!老爷最近怎么样了?”

    “呸!你这个不得好死!”

    楚惊云并没有兴趣去询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认识问道:“你关他多久了?”

    “三年了。”

    “那么你怎样隐瞒的?”毕竟家主失踪了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但见西门夫人笑道:“我自然会找人假扮他。易容术实在是太简单了。”

    “那你找我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