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319章 勾引

    看着在在楚惊云的身下,自己娘亲那一脸红晕的表情,身为姜玉清的女儿,周茹此时此时芳心急跳!看着那个男人的舌头与母亲的丁香小舌激烈得交织在一起,互相交流着彼此的津液。双舌你来我往,你追我赶,带动着口中的津液相互流动,溅起了朵朵浪花!

    在楚惊云身下,江玉晴双目紧闭,桃腮绯红,胸前饱满傲挺的乳峰被男人紧紧握着,肆意揉捏,起伏有致。她下意识地按住了在自己胸前肆虐的魔爪,羊脂白玉般的香腮嫣红迷人, 似乎想要加大他的力度!

    面对这种限制级的春宫,未经人事的周茹已经看的娇躯滚烫,血脉喷张!此时的大床之上,两具同样一丝不挂地赤裸胴体交织在一起!那男人压在了母亲的身体之上。

    夜,已经完完全全地笼罩着大地的一切事物。 此时此刻,一轮皎洁的明月静悄悄地爬上苍穹中,释放冷冰冰微弱的光辉,以轻抚谷中幽幽的丛林,远方稀疏的星儿不知何时,也不甘视弱正一闪一烁地闪耀着。

    徐徐的微风呼呼地吹拂着树梢上的片片枫叶,还时不时发出轻微的“沙沙”声,枯黄的枫叶跟随着风儿飘啊,飘啊,最终飘落在柏油路的四周。

    一阵阵自然的风儿骤然飞驰,早已枯萎的枫叶端然在空中兴致勃勃地“片片”起舞,仿佛好久都没参加过舞会,加上各种各样虫鸣声编成的一首悦耳动听的深夜交响曲,这种强烈的对比的大自然景象,却又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简如一幅完美无暇、富有生命力及创意性的夜景画。

    这是一个寂寞安谧的夜晚!

    此时,被楚惊云他娘亲安排在客房之中的神无情却有点坐立不安。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忽然有一种很奇怪呃感觉。那是一种预感,一种很复杂的感觉。

    “怎么了?”

    宁楚涵此时跟仇欣岳霜他们都在这一个房间之中。

    神无情轻轻地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

    闻言,宁楚涵正色道:“是因为,输了的事情?”

    输了给楚惊云,便要当他的女人,这个赌约对于女人来说,就是一辈子!

    “不是。”

    神无情看着窗外,道:“我好像觉得即将有事情要发生了!而且,那还是跟我的……母亲有关系!”

    “你的母亲?”

    宁楚涵她们还不知道神无情的母亲是谁呢!

    “仙皇神乐!”

    “什么?”

    仇欣惊讶地说道:“你是仙皇神乐的女儿?天啊!那我们这样俘虏你不是跟仙山逍遥阁为敌么?”

    “有这个可能吧!”

    神无情的脸上微微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哎,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宁楚涵叹了叹气:“那个混蛋就喜欢惹事!”

    “可对方是仙皇啊?昆仑境三皇之一,她的实力……”

    仇欣倒抽了一口凉气,她还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跟仙山逍遥阁为敌呢!

    “不过,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胜算的!”

    岳霜忽然说道。

    宁楚涵跟仇欣好奇地看着她。

    而神无情也有点心动,到底,诶什么她会对楚惊云那么有信心呢?虽然楚惊云的实力很强,但是神无情却并不认为,楚惊云的实力能够在自己的母亲之上!

    她的娘亲,那是千锤百炼的强,那是一种从无数年之中领悟而出的强!

    或许楚惊云的潜力很大,甚至可能超越自己的母亲。但是现在,他材质是二十出头,以后的事情很难说。但是是现在,楚惊云的实力还是不够!

    岳霜笑道:“这个不好说。只是我觉得那个家伙,一定还有什么压箱底的能力没有展现出来!不然的话,他绝对不会那么嚣张地得罪仙山的!”

    “你是说,那小子正是想要跟仙山逍遥阁为敌?”

    宁楚涵震惊的问道。

    “恐怕是了!”

    岳霜苦笑着说道:“只是不是知道他这样到底为了什么?”

    说完,房间之中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一脸冰冷的神无情身上。

    仙山逍遥阁。

    站在悬崖之上,神乐此时脸色如水般平静。她向四周望望,仿佛白日的喧闹已逃之夭夭,只有微风还忙个不停,“呼、呼”的,它仿佛在唤着草儿、花儿,快快起来与它作伴儿、玩耍。可静心聆听,一些古怪的声音依稀在耳边打转儿,她想这可能是睡不着的淘气包们在窃窃私语吧!

    奕剑秋低声说道:“你说这个楚惊云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回去神州境吧!”

    神乐淡然道:“只是,根据可靠消息,那个小子已经跟蝴蝶谷有了关系。”

    “噢,蝴蝶谷啊,他们不正是在打圣山的主意么?神州境的入口就在圣山吧!”

    奕剑秋笑道:“那我去挥一挥楚惊云,看看他带地有什么能耐!”

    “你要去?”

    神乐皱了皱眉头:“这个小子绝对不简单,小看他可是会吃大亏的。”

    “我知道。只是很好奇,他凭什么这样猖狂呢?”

    “实力。”

    神乐的话很淡,但是却指出了重点。

    奕剑秋摸着下巴的胡子:“实力啊?只是,他这么年轻,就算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他现在这么明显地像我们三皇挑衅,绝对是有了底气。听无情说,这个小家伙才只有二十岁,而且实力是每时每刻都在增长着!”

    奕剑秋呼了呼气:“楚惊云……”

    即使是春天,即使是入夜,这风依旧是那么刺骨。神乐一抬头便看到那漫无边际的天空,夜晚的天空不同于白天,若用花来表示,白天的天空是干净洁白的百合,而夜晚的天空便是浓烈娇艳的玫瑰,牵着香气淡雅,后者便是另番风韵,今天的天空星星很少,稀稀疏疏地点缀着,整个星空像一张黑色巨大的网,自私的收拢了这些美丽的宝石。

    而对于奕剑秋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