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275章 越轨之妻

    美妇热切地投进楚惊云怀里,两人唇舌相接,热烈拥吻。对错并不重要,此时他们深刻地感受了彼此的心跳,还有那源源不断的欲火!

    唇分,两人深情地对望,楚惊云双手抱住了这个美妇,让她更加亲密的靠在自己的身上。而江玉晴则是满脸红晕,娇喘连连。

    “小淫娃!”

    楚惊云笑说。

    “大色狼!”

    美妇嗔道。

    只是,下一刻,楚惊云的脸色却忽然变了!原本还一脸邪笑的他马上变得十分严肃,就好像是对待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或者说,是看着自己的……敌人。

    “你是谁?”

    楚惊云忽然低声问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要隐瞒实力呢?而且,她这样做,到底想要干什么呢?这些,楚惊云都毫不知情。

    而看着楚惊云骤变的脸色,原本还有点儿放浪的美妇忽然愣了一下。却马上掩饰道:“你……你说什么啊!”

    楚惊云的话,对于她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他发现了?

    “我说,你是谁?”

    楚惊云重复道。只是他的双手却没有移开,而是依然搂抱着怀中的这一个美妇。甚至还用自己的胸膛去挤压她胸前那双充满着弹性的臌胀乳肉。

    “我是——”

    江玉晴刚想要说什么,但是她却忽然察觉到了,这个抱住了自己的男人,那双眼神之中竟然蕴含着深深的杀机!

    是的,杀机!楚惊云现在甚至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自己的敌人了,不然的话,为什么要在自己的面前隐瞒实力呢?而且,为什么要接近自己?

    楚惊云的杀机让美妇打从心底里感到了恐惧,她就就好像忽然看到了昨天楚惊云无情斩杀那些水贼的情景一般,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依然搂抱着这一个美妇,楚惊云忽然咧嘴一笑,却没有攻击,也没有放开她,而是再次低下头,寻找美妇的嘴巴一口印上去!

    一种滑腻的滋味已经漫延在楚惊云的心田,软玉般的充满着诱惑,他不用去细细的抚模,都可以感受到美妇肌肤的弹性,简直让他为之疯狂,但是他并不是一般的男人,光抱着吻着也无法满足此刻他此时心里的欲望。

    而且,对于这一个看起来像普通人,但是却深藏武功的美妇,楚惊云却是十分忌惮!毕竟,对于未知的敌人,楚惊云都死十分谨慎。不过也不能够确定这个美妇就是想要对自己不利,只是楚惊云却不允许自己被骗!

    现在,对于这个美妇的晶体,楚惊云却好像想要轻薄调戏她一般,他的一只手抚摸上了这个美妇的身体,只觉得她的肌肤如蚕丝般顺滑,如汉白玉一般柔嫩,他的吻从她嫣红的唇角开始变得狂暴,含着美妇那鲜艳晶莹的红豆,吸取着甜密的芬芳。

    而江玉晴娇呤慢慢的由弱变强,身体也一波一波的起伏,有着绝对的刺激,只是那种无意识的抖动,都让楚惊云有了一种幻觉,这个小女人分明就是在无声的对她诱惑着。

    她双腿线灵致,一分一毫之间,都呈现着最修长倩美的风韵,双腿玉足轻轻的交缠,带给楚惊云一种爽快的玉足春意图,沿着这交缠的玉腿向上,逐渐显露出深深的沟壑。

    楚惊云贴到这个美妇滑滑的肌肤,泛着清香,泛着凝脂的细腻,而在她胸前高耸却浑圆的乳峰之上,竟然掩盖着一层薄薄的肚兜,那如纱般的肚兜根本挡不住他的侵犯,硬是被他一把抓住,浑圆的乳房被他覆盖其中,婉转的呤声不泄而出。

    “嗯。”

    美妇扉红的脸上荡然而起一种赤色的羞涩,如果不是突然的刺激让她睁开了媚目,估计她会随着男人的手而自解罗衫,玉色呈现,春意坦承了。

    “别,别这样……”

    知道这个男人呢发现了什么,江玉晴顿时想要拒绝他的亲吻,羞愧的开口了阻止着,明知道没有什么作用,她还是发出轻盈嗲味的怨语,只是让楚惊云更是欲罢不能!

    不过,让她好奇的是,楚惊云却真的放开了她的嘴巴!只不过一只手却依然紧紧地环住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却固定在她的后背上,这一只手掌,仿佛蕴含着强大的内力一般。

    此时只要楚惊云愿意,他的这一只手掌,随时都可以将怀中这一个成熟美艳,高挑性感的美妇抹杀掉!

    而就在此时,楚惊云他们两个却并没有发现,原本跟江玉晴一个房间的她的女儿却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奇怪,娘去哪儿了呢?”

    小女孩双手揉着眼睛,好像还没有完全醒过来。

    但见她慢慢地从床上趴下来,似乎想要寻找自己的母亲。

    那娇小的身体倒也已经开始发育了。虽然比顾上她母亲那样成熟高挑,但是青涩稚嫩的娇躯别有一番吸引力。跟熟妇比起来,萝莉似乎也有一份味道。

    她穿着睡衣,显得很单薄,只见胸前两个小馒头般凸起来。咋一看便是一个美人胚子了。得到她母亲的遗传,这个小女孩的确是可爱迷人。

    摸索着走出房间,小女孩好像刚刚看到母亲向着甲板的那一个方向走去的。

    “说!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这个时候,楚惊云才微微松开了自己的双手,跟这个美妇拉开了距离,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女人隐藏实力到底想要干什么。

    看着楚惊云,江玉晴却并没有说话。

    “不说?”

    楚惊云此时的双眼轻轻地眯了起来,他的嘴角却出现了一丝冷笑。这是他杀人的时候总是会出现的笑容。就好像是恶魔一般的微笑。

    江玉晴忽然觉得自己就好像是饿狼的猎物一般向后退了几步,“我没有骗你的意思。”

    “那为何隐瞒实力呢?”

    楚惊云冷笑道。

    江玉晴将自己的目光别过去,道:“这与你无关。”

    “不说?”

    楚惊云忽然想着她走了一步。

    即使楚惊云再次迫近,江玉晴就是不看他,也不管他想要怎么样。

    “对于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