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256章 引诱

    站着做,爱!

    此时的楚惊云就这样扎着抱住了母亲,两人欲罢不能地开始了站着欢爱的姿势。楚惊云一只手抬住宁楚涵的美腿,另一只手则是搂住了她的腰肢不让她倒下。

    “嗯……”宁楚涵只觉得大脑一阵空白,喉咙很痒无比!不时发出一声声让男人销魂蚀骨的娇哼!此时她什么也不能思考,只能是本能地回应着男人的索取!被那双强有力的手臂紧紧拥抱着,一种温暖的安全感让她逐渐沉迷!

    而楚惊云的舌头霸道地突破她的牙关,轻松地深入到她的檀口之中疯狂的掠夺着美少妇口中的甘露!而玖辛奈也在忘情地回应着他,一双藕臂不知何时已经主动缠上了他的脖子,丁香小舌主动探到了楚惊云的口中,被他纠缠着,撕咬着!

    美少妇那丰腴婀娜的成熟娇躯更是在楚惊云的怀中不停地扭动,下意识的用自己胸前的如云酥乳挤压在男人的胸膛上,时不时地用力摩擦!

    “喔——”宁楚涵不得不用自己的双腿夹住儿子的腰间防止自己掉下来了双手也抱住他的脖子,整个身体就像树熊一般缠在他的身上!

    楚惊云托起了母亲的屁股,然后用力向下压去的同时自己的肉棒则是向上挺刺!

    这玉女上树的招式使得女人没有借力的地方,完全得靠自己的身体承受男人最凶猛的冲刺!

    宁楚涵秀眉微微皱起,嘴巴种“嗯……啊……”的呻吟不绝于耳,浑身抖动!她趴在儿子的耳边不停地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在他的胸膛上不断地挤压着!摩擦着!直让他更加刺激,更加卖力的抽送!

    而她则是接连发出模糊的呻吟:“啊……啊……”

    在儿子的强力抽插之下,此时宁楚涵已经浑身无力地瘫软着,任由他在自己的阴道纵横驰骋!她的小嘴里不断发出了呻吟声,恍若脆玉掉在珠盘上,粒粒清脆、掷地有声,悦耳动听,让儿子更是听得神魂颠倒!

    “嗯……好深哦……”一阵一阵的电流不断的冲击着宁楚涵的身体,儿子那坚硬巨大的入侵之物不断地撞击在她的身体深处,一异样的快感如海潮一般侵袭而来!

    而就在远处,却是烽烟四起,战况惨不忍睹!

    由于偷袭而占据了上风的西大陆军队,在天朝开始反击的时候已经渐渐失去了优势。可想而知天朝的军队是如何的勇猛。

    但是,越是这样死的士兵却越多。

    不论是天朝的还是西大陆的也是一样,前面的士兵倒在了血泊之中,后面的士兵也会继续补上。

    “奇怪,怎么不见楚惊云呢!”在西大陆军队的后方,王阳此时骑在马匹之上,并没有要嫁入战场的意思。不过此时他真的是恨死了自己的母亲了!为什么她会再次逃跑呢!

    为什么!

    王阳原本有一个提升武功的机会,而且还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的绝好机会!只要他能够强暴自己的亲生母亲,从她身体之中夺回自己的元阳就大功告成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三番四次的背母亲逃跑了呢!

    王阳这一次真的是连自己母亲杀了的心都有了!

    “斥候呢?消息如何!?”王阳忍不住大声问道。

    “王,还没有见到楚惊云的身影。”

    “混蛋!楚惊云究竟躲在什么地方!”王阳此时的身体在颤抖着。一方面他在期待着,另一方面却也在害怕着。不是害怕楚惊云,而是害怕事情并不按照自己意料之中那么发展!

    不过,楚惊云的确是他目前遇到最大的敌人了。这一点王阳清楚的知道。可是现在楚惊云却不见踪影,实在是奇怪。

    为什么呢?

    王阳怎么也想不懂。

    但是现在战场上却是在进行着一场十分激烈的战斗,这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既然楚惊云不出现的话,那么比怪我将他的士兵全部杀掉!”

    “冲啊!干死他娘的!”

    “杀!”

    这些残酷的战斗,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而另一方面,东瀛原本撤退的军退竟然再次偷偷的出发了!他们跟西大陆成后夹攻的阵型!

    “啊!”而就在楚惊云的那一个位置,刺死宁楚涵浑身无力的靠在了他的身上,但是两人的身体却依然是紧紧地想靠着。“好、好啦!快去,士兵们需要你的!”宁楚涵此时一脸母爱般的笑容,但是刚刚的激情却为她带来了一阵阵的红晕。

    “在我心中,你才是最重要的!”楚惊云那充满着磁性的话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他轻轻地抚摸在宁楚涵那滚烫的玉颊之上,有点粗糙的手掌摩擦着她那滑腻嫣红的脸蛋,那温柔的动作仿佛蕴含着无限的柔情一般,让宁楚涵亲不自禁地闭上了双眼,仿佛温顺的小猫咪般发出一声低哼,静静地伏在他的怀中,任由他抚摸着自己的脸!

    “害怕么?”

    “不。”宁楚涵轻轻地摇了摇头,但是小腹之上被那坚硬灼热的男人图腾顶着,她小嘴一呼,那双锁闭的媚眼慢慢地睁开,首先映入眼帘的依然是男人微微的笑容,还有他那双深邃柔情的瞳孔!“才……刚刚使坏,还不给我老实一点!”说话之间,她的手忽然抓住了楚惊云的“把柄”。

    楚惊云动作轻柔地为她拢了拢耳鬓有点凌乱的发丝,宁楚涵那乌黑的头发此时在微微地夜风之中轻轻地飘扬着,几缕调皮地发丝飘到了楚惊云的面前,仿佛撩拨着他似的,在他脸上轻轻摩擦着。

    楚惊云抓起了她的发丝凑到了鼻子边上,闭着眼睛嗅了一口,“好香!”

    “香什么!你还没香够吗”宁楚涵此时就好像是最幸福的女人一般,轻轻地握住了男人的图腾。只不过,这样一来自己也觉得有点难受了。浑身慢慢变得滚烫,仿佛被什么东西撕咬着一般,既难受,又空虚!双腿之间仿佛缺了什么,痕痒感让她忍不住并拢双腿撕磨起来。

    明明刚刚才跟他……可是现在却又想要了!

    因为身体的扭动,而使得宁楚涵硕大的一双乳房将衣服撑得鼓鼓胀胀的,衣衫不整之下,露出了大半的玉兔,那晶莹的肌肤甚至还可以看到内里的丝丝血管。一道深深地沟壑时不时地因为主人身体的扭动而变换着。

    “你的身体好热!”楚惊云紧紧地抱着她,笑道:“是不是想要了?”

    “热你的头!”宁楚涵伸出了手指敲了他的额头一下,“难道你的身体不热吗?找打是不是?”她脸上微微红晕,男人的双手好像带有迷离一般,身上被他抚摸过的地方酥酥麻麻的的,好像留下了千虫万蚁在撕咬自己一般。这种感觉有点难受,可是却又有点舒服,丝丝触电般的酥麻让她身体之中的欲火慢慢地被点燃!

    “真的好热啊!”楚惊云笑着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抹上了她的胸前那胀鼓鼓的玉兔之上。但是好像是激动吧,用力有点大,揉搓道宁楚涵妹妹皱起了眉头。

    “痛!”楚惊云的揉搓让宁楚涵不由得蛾眉禁皱,可是她却感觉到一种疼痛感之后的莫名快感,她觉得自己的胸脯酥酥麻麻的,仿佛整个心脏都被填满了一般!

    此时宁楚涵她的双手撑在了楚惊云的胸膛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她上身却微微倾斜,胸前刚刚被男人蹂躏过的一双椒乳却因为她这样的姿势而更多大幅度的晃动着!强烈地刺激着楚惊云的视觉神经!

    “咕噜!”楚惊云艰难地咽下口水,双手将她的衣裳轻轻一拉,内里那一双被抹胸束缚着的玉兔马上跳跃而出!那恭送胞满,异常娇挺的乳房充满着青春的弹性!

    楚惊云忍不住说道:“好美!”

    “不准再看!”宁楚涵佯怒地瞪了他一眼,双手遮掩着胸前的春光,但是却被楚惊云轻轻的握住了手腕向两边挪去。

    “我还要看一辈子呢!”楚惊云笑道。

    宁楚涵的肌肤很白,就好像这雪之国那皑皑白雪一般,白皙得让人觉得玄幻!楚惊云试着探手抚摸摸上去,只觉得好像触摸在一块万年温玉一般滑腻。

    此时他只觉自己的喉咙好像有一团烈火在燃烧,他低吼一声便狠狠地吻住她的朱唇,魔爪探入了她的一双玉腿之间,轻柔的抚摩着,而后又沿着她的身段曲线一路轻抚而上,稳稳地抓住那一对颤抖着的乳房。

    楚惊云含住了这个美妇的诱人樱唇,舌头突破了她微微敞开的牙关,伸入她的檀口之中开始疯狂掠夺着她口中的津液。而他的双手也没有空闲着,一只探向了她的裙摆之下!

    “啐!这两个家伙!”远处,宁紫韵此时心中满不是自慰的转过身去,但是现在她又想要提醒楚惊云,远处还在进行着一场十分残酷的战斗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楚惊云跟自己的女儿亲吻欢爱,她总是觉得自己心理好像酸酸的,只是她不愿意承认。

    宁紫韵她转过身去,就这样站着,但是她的呼吸时那样的急促。现在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很想要看着那两个人的亲密举动一般。只不过,所不同的是,自己怎么也无法掩饰心中的那一股渴望了!

    这么多年了,她总是以为自己可以做到任何事情。也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助与鼓励。但是现在她发觉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

    原本,一直以为,也只是她在伪装坚强而已。

    “我……或者着的没有办法逃避了吧?”宁紫韵忽然低声的叹了叹气,但是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了一阵灼热的目光!

    她慢慢的转过身去,却忽然愣住了!

    因为,此时楚惊云还有自己的女儿宁楚涵竟然相拥着看着这一边来!

    “啊!”宁楚涵忽然有点不好意思的推开了搂住了自己的楚惊云。虽然她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将自己当做是他的女人了,但是在自己的母亲面前还是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她不知道,她也不知道有多少次跟这个男人欢爱的时候被母亲看到了!

    禁忌与不伦的压力让她感到了十分刺激。

    “你什么时候到这里的?”楚惊云明显知道宁紫韵这个风韵美妇一直都在,但是却不揭穿。而宁紫韵此时却咬着下唇,道:“涵儿,你先回去帐中吧!等一下,他还要到战场上去呢!”

    “嗯!”宁楚涵本来就想要离开,这种的一种钢卡、局面让她感到难堪,离开也好。

    看着自己的女儿准身离开,宁紫韵这才走了上来。

    “刚刚师父是不是来过?”她的话让楚惊云有点惊讶,不过确实点头道:“那个女人来过。”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脚下的这一个大坑上。

    “你们……打斗过了?”

    “是吧!”楚惊云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不得不承认,那个女人的实力的确是深不可测!”

    “嗯,师父她的确是一个天才!”宁紫韵轻轻的点头,但是随即却说道:“以前我一直以为师父就是最厉害的。不过我发现自己错了!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

    “你是说,上次的那个神秘女人?”楚惊云说到这些人的时候,双眼之中充满着浓浓的杀机。要是让他有机会,绝对是不会放过这些人的!

    但是现在以他的实力,实在是难以做到。

    不过,楚惊云相信,自己总会有一天超过那两个女人了!甚至达到让她们只能够仰视的高度!

    “嗯!”宁紫韵点了点头,却忽然拉住了楚惊云的手臂,道:“不过现在不是应该讨论这个的时候!你应该知道,在前方的战场上,现在每时每刻都有天朝的士兵倒在血泊之中!身为主帅,你应该知道怎么做!还有,小心一点,那个西大陆的王阳,似乎也在那里!”

    “更好!”楚惊云刚刚在神无情身上被激发出来额怒火还没有发泄呢!现在不是给他一个机会了么?

    “你就不要来了!”楚惊云忽然停了下来,却出其不意的一首搂抱住了宁紫韵的腰肢,将她的身体搂向了自己的怀中!

    而远处还没有离开的宁楚涵却忽然也愣住了。

    “这个死混蛋!他居然真的——”宁楚涵的脸蛋上变得滚烫起了。她想起了上次自己跟他说过的话。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真的对自己的母亲出手了!

    怎么办?

    看着自己娘亲的反应,宁楚涵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