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232章 假母子

    楚惊云向后微微退了一步,却伸出了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上舔了一下,笑道:“夫人的味道,真是香啊!”刚刚的她主动放浪的一个吻,让楚惊云觉得自己整一个身体都在灼热起来,甚至现在还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想要将眼前的这一个美妇帮主推倒在身下的冲动!

    只是,他的语气忽然变得冰冷起来:“不过,你还真的以为我楚惊云缺少女人么?”

    不!楚惊云最不缺的,谁就是女人!

    天朝最高贵的三个女人,当今的公主殿下,女皇陛下,还有皇太后。这母女三人,她们的神费事那样的高不可攀,但是却母女共一夫,竟然都是楚惊云的女人!

    上一代的武林花魁,绝色美妇沈雪柔,还有当今的这一个天真烂漫的第一美人杨玉兰,这母女两人!

    魔教的圣母柳絮,唐门的丁沐晞跟寒月母女。洛阳王家的苗翠娘,峨眉派掌门陆天凤,还有她的女儿柳雨晴!白玉剑圣秦天的妻子夏芸曦,还有她的儿媳妇苏媚!

    皇太后的亲妹妹,女皇陛下的小姨张静茹,也是楚惊云的二娘。以及傲来国的女皇陛下一家两对母女也是被一锅端了。

    甚至是,楚家的大夫人,也是其中之一……

    那么多的女人,无一不是身份显赫的美人儿,但是却都被同一个男人得到。可以说,楚惊云的后宫阵容绝对让天下所有的男人又会羡慕嫉妒!

    “楚惊云,既然这样的话,那你杀了我吧!”古湘琴忽然扬起自己的脑袋,反正自己也逃不掉了,那不如不反抗。不过她真是欧典后悔没有听陈廷的话。这个楚惊云,此时他根本就没有出手,但是古湘琴她却居然有一种强大的压抑感!

    就是这一份的压力,足够让古湘琴输得一败涂地了。是的,未战先怯。

    “你还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楚惊云的双眼半眯,内里的寒光却一闪而过,浓浓的杀机,让眼前的这一个在江湖上打滚了好些年的美妇帮主也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你杀吧!但是如果你杀了我,就永远都别想知道那些人的行踪!”古湘琴此时一脸决绝。

    “你是说,那些让你来暗算的人?”楚惊云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不用多想,西大陆的人,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因为,他们太小看你楚惊云了,是吧?”古湘琴忽然记接着话:“只是, 楚惊云,你自己也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那么自大么?自信是好事,但是自大的话,却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就好像,哦这样!”

    “对,你也说得对!”楚惊云的嘴角上扬,一只手却捏住了古湘琴的脖子,此时只要他同上那么一丝内力,那么这一个成熟尢物马上就会在自己的面前香消玉殒了!“只是,你似乎也猜测到,我好像不会杀你?”

    “你真的不会杀我么?”古湘琴啐骂道:“还是想要将我折磨死了?”

    “你说呢?女人!”看着这一个十分倔强地美妇,楚惊云的心中真的有一点生气了。这个女人,让他的忍耐力到了极点。但是不得不说,楚惊云真的下不了手,因为——

    “听你这么一说,我是否可以认为,那些人只是刚刚离开这里不久?西大陆的兔崽子?”楚惊云在说到西大陆的时候,脸上的神情都变了。

    “不过,没有我的帮助,你一个人想要追到他们,简直做梦!”古湘琴的脸上,少有地出现了一丝笑容。因为她忽然觉得,自己其实也并不是那么无力!

    “你赢了!”楚惊云忽然松开了自己的手,虽然他并不将那些人放在眼内,但是却并不代表他能够容忍西大陆的人在天朝的土地上横行!

    虽然,楚惊云派出的人也已经在西大陆潜伏已久了。

    却说,西大陆的王,此时却已经的上了东瀛岛上!

    “王,前面传来消息,东瀛的使者前来求见!”

    “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了啊?”王阳的表情甚是冰冷,但是此时他的手中的这一只军队,只要十分之一就可以荡平东瀛了。不过他却不会全部都派上战场!因为,汪洋可是打算在跟楚惊云交手之前保留实力!“他们怎么说?”王艳此时好像并不太高兴:“哼!当初背叛我的时候就要想到下场!我王阳,绝对要将这一座小岛夷为平地!”

    “王,要是找到能够兵不血刃就解决问题的办法,那可是最好的,不是吗?毕竟,我们最大的敌人,并不是东瀛!而是楚惊云代表的天朝!”

    “天朝,天朝!楚惊云,又是楚惊云!”王阳忽然愤怒的一拳头砸在了椅子之上,问道:“天朝现在的边境侵略战进行的如何?”

    “王,战况堪忧啊!”心腹手下脸露难色:“根据我们在天朝暗哨传来的消息,天朝军队无往不利那些联军节节败退,现在已经被天朝进攻到了国内了!几个小国的沦陷,也是时间上的问题!而且,天朝的军队那些做法,简直——”说到最后,他的身体忽然颤抖了起来!

    王阳的身体微微一愣,随即却问道:“简直什么?”

    “令人发指!”这个手下咬牙切齿地说道:“所有被攻陷的城市,无一避免地全部被屠城!这是楚惊云当初进宫傲来国的惯用手段!”

    “这个楚惊云,做起事来比我还要狠!”王阳心中一凉,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即使他也是杀人如麻,但是一口气杀掉那么多的百姓,他还是做不出来!毕竟,如果做得太绝的话,绝对会得到返效果的!

    只是……

    “这样不是更好么?”王阳似乎看到了楚惊云的失败:“人的潜力可是很恐怖的!一旦爆发出来,绝对没有人能够阻止!楚惊云啊楚惊云,枉你还是我的宿敌,却没有想到这么大意!”

    “我想,王,我们似乎低估了楚惊云!”这个大臣忽然说道。

    王阳问“什么意思?”

    “天朝的军队,似乎一路所向披靡。而且,被屠城的城市,马上便会得到重建!虽然说是屠城,但是他们却没有杀死那些一直被压迫的底层农民,甚至还让他们管理重建的城市!”

    “这个楚惊云,还真有一套!难道他就不害怕将来这些百姓造反么?”

    其实,谁不想要过上幸福的生活?如果拥有了丰衣足食的生活,老百姓还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跟官服做对吗?每一个时期的老百姓,他们都是最单纯的人,只要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他们就服从谁!

    寂静的夜色,此时却有人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皇宫之中,此时美艳成熟的楚夫人抱着自己的女儿睡得正酣,但是她的母亲,宁紫韵却怎么也无法入睡。

    她发现,自己那一次跟楚惊云的最亲密的一次接触,每每都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之中!很真实,但是却又不真实。宁紫韵总有一种惆然若失的感觉。

    那一个夜晚,在夜深人静的野外。

    当初,楚惊云这样颤抖着跟她说:“可以吗?”说话之间,他的身体在颤抖,他的声音也在颤抖,这是宁紫韵记得清清楚楚地!

    而且,当时的她原本一脸红晕,甚至变得放浪不已,却轻轻地摇了摇头。成熟美艳,的她,拒绝了楚惊云的求爱!

    “为什么?”楚惊云的身体,都压在了她的身上,感受着她身体的美妙触感,婀娜曼妙,凹凸有致的成熟胴体,真的让他感到了兴奋不已!

    可是,为什么她要拒绝?

    看着楚惊云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他喷到自己粉脸的灼热清晰让她感到一阵心悝,羞涩的红晕从脸颊上蔓延,直接延伸到精致的耳垂以及粉嫩的颈项。

    那一刹那间,绝美妇人那玲珑凹凸、成熟丰盈的娇躯所展现出来的无限诱惑惹得楚惊云一阵阵心迷神醉。一阵成熟女性所特有的幽幽体香扑入他的鼻中,强烈的刺激着他的嗅觉神经!

    他慢慢地伸出双手搂住她那柔软如柳的腰肢,把脸贴慢慢地贴近她的脸颊,喃喃地说:“为什么,要拒绝呢?”

    宁紫韵仿佛触电了一般,猛然间身子一僵,低下头,一双秀目紧盯着楚惊云的双眸,眼神中闪耀着迷离朦胧的蜜意柔情。

    她嘤咛一声,双手推拒着他的胸膛:“不知道……但是,我还没有决定。”她将亲手扭了过去,低声说道:“还有些事情,我想要弄明白的!”

    是的,当时她真的什么也弄不明白!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楚惊云轻笑道:“那你明白什么?”双臂环住了自己那盈盈一握的腰肢!宁楚涵很明白,但是的楚惊云,心中一定有一股强烈的欲望,仿佛要将自己就地推倒一般。他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活脱脱一头大灰狼一般。

    说真的,如果当时楚惊云对她用强的话,宁紫韵甚至也不能够保证自己是否会反抗!

    那个夜晚,星空很美很美!

    宁紫韵还记得,楚惊云在自己的耳边低声呢喃的话语:“在星空之下,你我感受着对方的甜蜜。对我们来说,阳光下的世界,都不如此刻珍贵。犹如水晶湖边的小精灵, 我们在月下的湖边悄悄漫游。我们唱着最甜蜜的歌曲,因为星空之下的夜晚正是歌唱的时分。此刻身边没有人来偷听,只有夜空中闪烁的星星在听我们欢唱。在星空之下,我们快乐歌唱, 无人阻挡着我们,让我们快乐而自在地徜徉吧。”

    那一刻,宁紫韵真是觉得自己这的呢很想要……将自己的身体都给他!那种禁忌的关系,实在让她感到无法抗拒!可是当时,她却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忽然将自己的脑袋别到另一边去,可是紧紧贴着男人胸膛的那一双乳房,却在几句的起伏着,似乎在跟她的语言相违背。

    “你懂的。”楚惊云紧了紧自己的手臂,道:“其实,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不知道。”

    “嗯?”

    “是真的不知道。”宁紫韵任由他搂抱着自己,轻轻地摇头道:“我想要见一见师父!”

    “神无情?”楚惊云的身体忽然变得有点儿僵硬起来。

    “是的。师父她,教会了我很多很多。”

    “但是她自己却迷惘了。”楚惊云苦笑道:“像她那样,追求什么天道,简直就是自欺欺人!”

    “或者吧。”宁紫韵若有所指地说道:“以前,我也是。”

    “那么现在呢?”楚惊云忽然用自己的胸膛去挤压摩擦自己胸前的那一双乳球。

    居高临下的楚惊云,只觉得若隐若現的轻薄亵衣紧束着一双高耸入云的乳房。深陷的乳沟,紧束的纤腰,高起的隆股,白里透红的冰肌玉肤,阵阵娇顫的玉体,散发出那不同于处子青涩娇嫩的成熟妇人的芳香,让人想入非非。

    “现在?”宁紫韵忽然闭上了那一双好像是天上的妖艳星星般的眼睛,“我也不知道了。”

    “那么你迷惘了吗?”

    “你说呢?”宁紫韵白了他一眼,却居然是反手把环上他的颈项,眼睛微闭,小嘴微微向前嘟着。这样的她充满了柔情,风情万重种,仪态万千,婀娜多姿,那楚楚娇羞之态,益增妩媚,格外动人,宛如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艳花,等待着在阳光的照耀下绽开吐艳。

    楚惊云微微一笑,却凑过头去,一口吻住了她的樱唇,细细的品味着檀口之中的芳香。美妇人那娇嫩的嘴唇微微打开,迎来了外来入侵的舌头得以,她的丁香小舌则是主动跟他缠绵在一起。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