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201章 艳母风情

    艳阳高照。

    此时的在京城外郊的地方,却聚集了数以万计的士兵!但是他们却盈通一盘散沙一样,喧哗声,吵闹声,到处都是。一点儿也没有军纪!

    当宁紫韵到达时,京城三万后备士兵的兵团长以及近卫军的一名副统领已在等候多时了。

    四人等了半天,终于看到自己的上司到来了,便逐一向宁紫韵行礼。只是他们的行礼方式略有不同:三名捕头万夫长是单膝跪地,而那名近卫军副统领却只是微微向宁紫韵点了点头。

    早在几天之前,他们便收到了女皇陛下的命令,新的上司即将来到,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女人!女人竟然来担任他们这一支军队的将领!这让他们其中很多人不服气了!

    宁紫韵见此,也没有当场发作。她知道,副统领这样傲慢的原因无非有两个:一个是他本身的脾气本就如此;二就是他要跟自己对着干!

    两人就这样你瞪我我瞪你的僵持着,谁也不让谁。

    “你是想要跟我作对吧?”

    宁紫韵此时穿上了一身女将服饰,一身傲人之气,让人忍不住想要跪倒在她的面前膜拜!成熟而冷洋的气质,高挑曼妙的身姿更是美艳绝伦!

    副统领看着宁紫韵脸无表情的站着,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之色。不过他很快就掩饰下去:“属下不明白大人之意。吃君之禄,担君之忧,属下是陛下的人。自然会同从笔下的命令!”

    他说到“陛下”二字时双手举到半空作了一抱拳状,那模样甚是尊敬严肃,但是他的潜台词也就是说,自己只听从“陛下”的命令!

    宁紫韵摇了摇头,并没有与之在争论下去,而是对众人说道:“明日午时,我要在城郊外集合所有近卫军与士兵穿上新的军服。记住,我要他们身着职位装,明日午时,若是迟到缺席者,一律开除!”

    “大人,此举万万不可啊!他们可都是从百姓之中挑选出来的战士,这样随便开除,未免于理不合吧?”

    听罢,宁紫韵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在唱反调了,她心中冷笑一声,一双虎目却死死的盯着对方:“记住!你只是近卫军的副统领,这一只军队之事还轮不到你来管!或者,你想要越俎代庖?”

    对于宁紫韵的责骂,副统领顿时无言以对,只能把心中的怒气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

    次日,城郊卧龙山山脚下。

    此时,这里并没有因为地处偏僻而显得人烟稀少,反而人声鼎沸,好不热闹。黑压压的人群所着衣杉分成了三种:一种穿着捕快服饰,一种穿着军队服饰,而剩下的却是花花绿绿的,什么装束都有。

    宁紫韵站在一处高地上冷眼看着眼下这所谓的三万一千人。而在她身后,却是站着十个无比严肃的蒙面人。

    这十人正是楚惊云安置在京城的得意手下。

    宁紫韵并没有太多的语言,而是对十人中的其中的三人点头示意。三人领命后便小跑到山腰处,对着那些参天大树打了几掌,便快速的退回来。

    “轰!轰!轰!”

    三声巨大的爆炸声响便整个卧龙山,硝尘四起,大地随着响声而一下一下的颤抖着,令人好不震撼!

    微风吹散了硝烟,在场的除了宁紫韵以及十灭共十一人外无不脸如死灰,震撼得愕然不已。

    只见那里已经从大树丛生变成了三个大坑!天啊!这是什么样的武功啊?

    一群乡下小子!宁紫韵心里冷笑,他们居然连火药也没见过,还是悲剧啊!武功高又有什么用?这让宁紫韵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当初见到这样的火炮的表情!

    不得不说,楚惊云的确是一个惊采绝艳之辈!

    宁紫韵甚至发觉,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总是想起他对自己的坏笑了!

    待人群的喧哗声逐渐停止下来时,宁紫韵说道:“下面我需要对你们重新登记名册,迟到缺席者免除其职位。”

    听了宁紫韵的话,在场所有人无不感到诧异!要知道,在这里迟到缺席的人数可谓不少!这样下来,留下的人数也少得可怜!他们之中,有震惊的,有愤怒的,但却没有人出来反对!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应为谁也不想被宁紫韵身后那些黑衣人打上那么一掌。

    很快,统计结果出来了:原本应该是五万的后备兵。却只有三万!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人数少不要紧,以后可以逐渐补回来。宁紫韵满意的又道:“在其位,必须谋其正!在队伍里,我需要的是绝对服从命令!是无条件的服从上级命令!一个队伍如果连最基本的纪律也没有,那这个队伍就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宁紫韵的声音经过内力的作用下传得远远的,威严而不可抗拒!

    “好了,被开除的人请迅速离开!一柱香之后如果在让我看见还流在这里的,格杀勿论!”

    宁紫韵深知慈帅难掌兵的道理,他并没有说空话,如果一柱香之后真的让他发现那些人还没离开的,他绝对会痛下杀手!

    不过那些人却没有让宁紫韵失望,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却忌惮于宁紫韵的手段,只好不得不离开了。

    待那些人走后,宁紫韵又命他们排好队伍,按照军队的编制而一一安排号码。

    “接下来,我会重新安排每一位军官!”

    “首先是三名万夫长的位置,原三名军官职位不变,另安排三人副队,协助执行命令。至于近卫军副统领之职,则免去原军官,另外安排!”

    “大人!”

    宁紫韵话音刚落,队伍中就有一人出列对其说道。

    “有事就说!”

    宁紫韵冷眼看着这名近卫军的原副统领。

    这名原副统领却是不仅不慢的傲声道:“我的职位是圣上亲封的,你没有资格免除!”

    宁紫韵笑了。

    “那你说说,现在这这些士兵之中,谁的权利最大?”

    见他不回话,宁紫韵却大声吼道:“是我宁紫韵!即使陛下亲临我也是这么说。我说免除你的职位,谁都不能组织!”

    “好!好!好!宁紫韵,你记住今天说过的话,明日我会请圣上亲自定夺!堂堂天朝的军队,怎么能够让你一介女流之辈来领导!”

    说完,那人转身就走。可是,数十名蒙面人却拦住他的去路。

    “宁紫韵!你这是什么意思?”

    无视他的愤怒,宁紫韵慢悠悠的道:“无故顶撞上级而视纪律于不顾者,当以重罪论之!所以,你现在还不能走!”

    “你——”

    那人刚要反驳,可是数十把利剑却巡袭而至。

    那人的武功不弱,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便被擒于剑下。

    “知道你犯了一个什么样的错误吗?”

    宁紫韵的话如冰冷死神的宣言传来,可是那人却仍然倔强不屈的扭头不去理会宁紫韵。只是,剑光一闪,他却发现自己的脖子处流出来鲜红的液体。

    好快!一剑封喉!

    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逐渐流失,那人在世间的最后记忆却是宁紫韵那依然冰冷话语:“因为你是陈杰的人!而这恰恰是我最讨厌的!”

    其实,如果单单是这个原因的话,宁紫韵最多将他变成废人。之所以要杀他,却是因为他的种种罪行——利用职务之便而贪污公款,数次奸杀平民妇女!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知道你们当中像他这样的人有不少,在这里我不追究。现在,你们有一个选择,现在出来承认的,我可以不为难你。但是,你们最好给我记住,要是让我发现的,眼前这人就是你们的榜样!”

    静!

    全场鸦雀无声!他们没想到这个纨绔子弟竟然这么强势!

    世界上并没有人是不怕死的。当然,也存在一些期盼着侥幸的人。

    队伍中出列承认的,竟然有十多人!

    不过,宁紫韵可不会认为队伍中的奸细已经被清除掉了。

    “好了,今天集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我会安排特种训练项目来训练你们。我先在这里说明一下,过程会很辛苦,如果接受不了的马上给我滚蛋!”

    至于训练的项目,宁紫韵也没有怎么费劲,因为这些都是楚惊云之前就已经想好了的!他尽量将前世当杀手时的那些训练一一用上。当然了,那些负责训练的军官就是从宁紫韵那五百名手下中选出了。而至于近卫军的副统领,宁紫韵则是选择了当初二皇子造反时候拼命抱住皇太后几人的项龙。

    而对于三名捕万夫长,宁紫韵则是打算再观察多些时日再说。

    “对于今晚的部署你们都知晓了吧?”

    宁紫韵负手而立。而在他身后,正是三个万夫长,以及副都统项龙。

    “回大人,属下已明白了!”

    宁紫韵道:“很好,那你们六人便负责留守东、西、北三面,项龙跟我一起行动!”

    一名万夫长不明所以的说道:“大人,为什么放着南面不去派人拦截呢?”

    “这个我自有分数!你们只需要执行我的命令就可以了。”

    “是!那么,属下告退!”

    宁紫韵看着他们的离去,欣然一笑。她是真的很佩服楚惊云。因为,自始至终,他亲手所训练的手下,都发挥出极大地作用!

    夜色降临的时候。

    “叔叔,我们是不是小心一点好,毕竟我们已经惊动了官府,我怕会有埋伏!”

    一名没有右臂的黑衣人担心的说道。

    “多斯,你就别说了,即使是十面埋伏,我也要闯进去!我们已经失去太多的机会了。”

    回话的是一名脸色憔悴的中年人!

    这两人正是当初在峨眉山被楚惊云赶走的多隆跟多斯两叔侄!此时他们已经已经来到了京城了!

    “多斯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多隆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可是他心中却也是在担心着。因为,急死楚惊云不再京城,却并不代表他们就天下无敌!

    多斯抚摸着自己的断臂,咬牙切齿地道:“可能是我太过紧张吧,总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楚惊云给我的断臂之仇,我一定要双倍奉还!”

    “大人,你忘了?还有我们呢!”

    身边的中心手下以下子挺身而出。

    “嗯,我知道!”

    多隆闻言,重重的点头道。又抬首环顾众人,见是自己最亲近的人都在自己身边,心里不由勇气大增!

    一行三十多人,这些都是伴随自己长大的至亲啊,自己身边有他们相伴,自己还需要担心什么呢?

    很快,一行人便来到一座偌大的院落前。

    “这个楚惊云的家底还真是丰厚呢!啧啧,楚王府!楚惊云的母亲,就住在这里吗?”

    多斯充满着仇恨淡淡的说道。

    “楚惊云杀我们兄弟!今天我们一定要将他的母亲彻底凌辱!”

    “好了,总之我们要小心行事!一会儿两人一组,我们的目的就是要生擒楚惊云的母亲——宁楚涵!其他人,分出世人把风,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马上通知大家!至于其他人,则跟我一起到楚王府里,留在院子外面以防万一!”

    众人接到命令对其点了点头,便悄悄的潜入院子中。

    又是一阵夜风吹过,显得凉风习习的。而此时,多隆等人却已经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了。偌大的院子里居然毫无一人!

    心思极度紧张的多斯忽然大喊道:“是圈套!大家快撤!”

    可惜,这似乎已经太迟了。他的话音刚落,就有好几个手下昏倒了。

    “是迷药!”

    多隆大惊,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会在不知不觉间中了对方的埋伏。他见状马上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玉瓶,道:“这是固元丹,大家快服下!”

    虽然是中了迷药,但他们还是虽惊不乱,有条不絮的服下丹药,并及时运功排毒。

    “啪!啪!啪!”

    一阵刺耳的掌声从某间房间内响起。

    闻声,众人无不警惕的望向声源,只见三个同是蒙面人走出房间,在他们远处停了下来。

    “中了迷药的滋味如何?”

    其中一名蒙面人出口问道,这人正是项龙,宁紫韵新提升的手下副都统。

    “你们是谁?”

    多斯并没有因为三人的出现而惊慌,而是十分淡定的回问道。他面对三灭,却偷偷的给侄子几人送去侍机而动的眼神。多斯会意,与其他手下默默的围在一起。

    而多隆暗运内力,准备随时突围。

    项龙忽然笑道:“我们奉大人之命特地在此等候众位大架!”

    “你们大人是谁?”

    多隆表面上虽是十分的镇静,但他内心却是非常的震惊:他们的行动竟然被人提前发现!是有内奸吗?

    “我们大人正在观察着各位的英姿呢!”

    项龙继续说道,他也说得没错,宁紫韵此时的确躲在院子远处的一棵大树上用楚惊云那特制的望远镜观察着院内的一举一动。

    就在两方面的人在僵持之际,一个闪光弹发出刺眼的亮光。

    亮光逝去,一片刀剑碰撞的声音刹时打破寂夜的宁静。

    宁紫韵在扔出闪光弹之后便受起望远镜向另一僻静的地方转移。

    却说,楚惊云跟宁楚涵两人进入了那一个朦朦胧胧的空间之中,外面的世界过了多久,他们并不知道。但是在这个空间之中,他们却在享受着难得温情!

    “我……我要开始用内力试试了哦!”

    说完,宁楚涵的素手便按住了楚惊云后背的心腧穴与肩井穴,缓缓地输入自己大内力。这是她第一次使用自己在跟楚惊云双修之后增加的这些内力!

    很醇厚,很强大的内力!也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跟楚惊云之间,那一种莫名其妙的联系!

    楚惊云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全身仿佛浸没在一片温暖的海水之中,那微微吹起的波浪一浪接一浪,一波未平而一波又起!那来自于外界的内力注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那就好象是一片汪洋大海撒下了点点春雨。

    变异的潜龙真诀开始自行加速,一个个小小的潜龙旋涡更是产生了强大的拉扯力,将宁楚涵的内力尽数吸取,最后在旋涡之中将之绞碎炼化!

    “这——这是怎么回事?”

    宁楚涵大吃一惊,她注入的内力竟然如石沉大海般杳无音信!可是,当她想要将自己的手掌收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玉掌就好象是跟二字的后背相依相连一般,竟然动弹不得!而且!她的内力却如被强烈抽取一般,源源不断地被吸进了楚惊云的体内!

    “云儿,这是怎么回事?”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