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160章 师娘临盆

    但见她将耳朵贴在了自己的母亲肚子之上,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娘,你说,这个孩子,到底是我的妹妹,还是我的侄女?人家好歹也死楚惊云的师姐呢!”

    “臭丫头,皮痒了吧?”

    被女儿调侃着,沈雪柔也干了了一阵不好意思。

    而心中各有想法的宁楚涵跟楚汐晴母女两人,却对视了一眼,她们皆是从对方的了脸蛋上看到了那一抹诱人的红晕!

    “娘,你说,孩子应该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依偎在自己母亲的身边,养育狼忽然伸出了一只小手抚摸上了自己母亲的肚子,感受着那一种充满着生命气息的胎动。

    “啊,宝宝他在踢我呢!”

    养育狼的手掌心只觉得自己母亲的肚子传来了一阵阵的蹿动,就好像是,一个顽皮的小孩子在跟自己玩耍一般,“娘,我想要一个妹妹!”

    “你……”

    沈雪柔瞪了女儿一眼,但是她的脸蛋却是红彤彤的:“我怎么知道到底是男还是女!”

    不过,在他们的这个时代,自然是男人比女人更有地位!

    每一个即将当母亲的妇人,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一个带把的男孩。

    不过,现在沈雪柔,却希望自己剩下的会是一个女儿!

    对,是女儿。

    她现在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够生下一个女儿!

    为什么?

    沈雪柔的一颗芳心,忽然揪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变得邪恶了。甚至,不顾那些伦理道德了!生一个女儿……那样的话……

    “娘,你在想什么?”

    身边的杨玉兰忽然摇了摇她的手臂,道:“娘亲你一定是在想那个坏男人了!你看,脸蛋都红了!”

    “乱讲!”

    沈雪柔啐了一口,但是心中的邪念却好像被人看穿一般,她觉得自己如坐针毯。

    “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忽然,宁紫韵的话让马车厢之中顿时静了下来。甚至连刚刚想要说话的杨玉兰,也不得不停了下来,张着可爱的小嘴儿,看着她。

    宁紫韵做了一个深呼吸,她的目光首先便落在了自己的女儿身上:“涵儿,你告诉娘亲,现在觉得幸福吗?”

    “我——”

    宁楚涵的目光却偷偷地瞥了瞥自己的女儿,却见楚汐晴此时也在偷偷看着她。着母女两人的眼神一相遇便变得能有一种怪异的气氛存在。

    而楚汐晴心中,对于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外婆,却总是不能够一下子接受!毕竟,宁紫韵看起来实在是太过年轻了!甚至跟自己的母亲一样大!都是那样的成熟俏丽!

    这样的一个美妇,居然会是自己的外婆?有可能吗?

    她实在是不敢相信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当她知道修炼武功达到了一个境界的时候,身体的衰老会变得缓慢,甚至达到了青春永驻的效果之时,她却不得不相信了。或许,当武学上达到了最高的境界之后,真的可能会长生不老的吧?

    “幸福。”

    宁楚涵的呼吸急促,倒是她还是对上了在车厢之中所有人的目光:“我觉得,现在这样真的很幸福!比起以前,守着活寡,不知道幸福了多少倍!我知道,自己这样做有违伦理道德,但是我却管不了。为什么,我没有伤害其他人,还要去在意他们的想法呢?”

    “嗯,你能够这样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对于你来说,并不坏。”

    宁紫韵有转而看着一脸红晕的孙女楚汐晴:“小晴儿你呢?难道你就不怕别人的闲言闲语?”

    “不怕!”

    楚汐晴挺了挺已经娇挺丰满的酥胸,沿着牙说道:“我不怕!娘亲说得的对,既然她也不在乎,为什么我得要害怕!我不要!”

    “或许,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玄妙的吧?”

    一只没有说话的二娘张静茹,忽然插嘴道:“其实我们现在,幸福与否,着根本就是毋庸置疑的。只是,我们偏偏要被现实却束缚着。”

    “我觉得,自己现在的生命,已经很完美了!”

    沈雪柔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了当母亲的慈祥笑容。

    只有杨玉兰,跟楚若熙这两个丫头似懂非懂。

    不过宁紫韵的话,却让这两个小丫头羞红了脸:“你们两个得注意一点了。楚惊云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用我说了吧!嘿嘿,小心他在半夜偷偷窜入你们的房间!”

    “他敢?”

    杨玉兰挥了挥小拳头,读者小嘴说道:“我一定将他狠狠揍飞!要要以后都不让他碰我娘亲一根头发!”

    她说得坚定而有力,但是谁都知道她脸上的红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在这个东胜神州的对面,被称之为西大陆的这一片领土之上,此时战争,刚刚结束了!

    这一个全大陆之间的统一战,还是在最后,那个拥有者惊才绝艳之辈的年轻人骑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几乎每一一个国家都选择无条件投降。

    三年!紧紧三年的时间,这个西大陆已经找不出第二个国家了!

    整一片大陆,他们称之为西方日不落帝国。

    而那个年轻人,这一场战争的始作俑者,最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这一个超级帝国的主人!

    此时,穿着一声呢高贵国王服侍的他,眼前正跪着密密麻麻的百来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王,失败了。这次派去的人,竟然全部都战死了!”

    “全部……都死了?”

    这个看上去高大粗犷的年轻人,忽然有点惊讶:“这怎么可能?凭借他们的实力,就算是东大陆的那些牢固的那个出马,也未必讨得了好处!他们十个人可是你们之中最强悍的组合了!”

    “难道真的是神无情?”

    年轻人忽然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你们说吧,具体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

    “启禀我王,的确,如王您所说,是神无情下的手!”

    “神无情……”

    这个年轻人忽然一阵愤怒地拍在桌子上,但见那一张木桌顿时变得四分五裂!

    “这个神无情,当年她一定是隐藏了神力!不然的话,就算她有着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做得到吧?”

    “这下难办了!”

    男人忽然发话:“现在,暂时停止一切对东侵略活动。静观其变吧!”

    “难道我们就这样放着他们不管不理?”

    “当然不会。”

    男人的双眼充满着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总有那么一天,我要东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上,都插上我们日不落的国旗!”

    “哈哈!好!王,我们愿意永远追随您!”

    “我王,我们愿意永远追随你!”

    柔柔的凉风在不断地吹拂着。

    此时站在海边,眺望着对面那一望无际的水平面的神无情,忽然闪过了一丝期待的表情:“真是希望可以快一点见到楚惊云跟西大陆的那个的对决!楚惊云,让我看看,你的能力到底能够去到什么地方吧!我还真的很希望知道,你的背后,到底在隐藏着什么样可怕的力量!”

    不知不觉,神无情她自己也没有首先意识到,自己的心,正在被一种,朦朦胧胧的异样感侵袭。或许有一天,当她真正面对的时候,就会发觉,自己原来,已经彻底地改变了!

    这一切,都只因为,那一个男人!

    神无情轻轻地摇了摇头,想到楚惊云的风流成性,他她就觉得不可思议。难道,对于男人来说,女人真的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

    这一点,神无情她可能永远都不可能知道。因为她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造物主,他是如此的伟大,创造出了女人!

    女人味,女人美,女人的身体这样美!

    “我……算是一个美人么?”

    神无情忽然觉得十分好奇,自己一直以来所追求的只是天道。她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破碎空虚!

    “这里……”

    她的手掌,竟然覆盖在自己的胸前!那胀鼓鼓的酥胸被她的小手握住,就好像是原本在轻轻起伏着的肉球,被挤压了起来一般!

    “喔……这种感觉……好奇怪!”

    她觉得自己的胸部传来了一阵阵异样感,但是却并不强烈。“为什么,男人会喜欢这样的感觉呢?”

    对,为什么,男人喜欢女人的胸部呢!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早在人类起源之初,男人们就对女子的胸部给予了更多的敬重和崇拜,特别是在母系社会里更是。

    最初,男人对女人胸部的喜爱是纯洁的,是对美的追求。然而现在,却有越来越多的男人表现出了对女性乳峰的不尊重和不道德,都是带着一种暧昧的情调来喜欢女性胸部,但是,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和意图,男人喜欢看、喜欢摸女性胸部是不争的事实。

    或许,可以归纳为四点。

    一个是缺少论。一般来说,自己没有的东西,便会喜欢,男人与女人,其中最大的区别之一便是女性乳房的突出。男人的乳房是退化的,和没有差不多,按照物以稀为贵的原则,男人应当喜欢。

    另外的一个,便是二是性感论。除却生理需求以外,女人能够吸引男人的地方最明显的便是胸部,女人的胸部可以使自己看来更像个女人,更有味道,更性感。

    三是隐蔽论。每人喜欢探人隐私,越是遮挡着的东西,越具有强烈的好奇心,而胸部却是女人重点保护和隐藏的对象,越是隐藏,男人越有一种无形的好奇心作怪,所以越渴望看到。

    四是快感论。胸部是女人的快感区,岂不知那更是男人的快感区,男人触摸到以后,会生出一种无名的快感。

    又或者说,男人,总喜欢自己第一眼看到的东西。

    人出生之初,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白花花的酥胸,手第一次摸到的也是充满着弹性的胸部,第一口喝到的是那里流出来的甜汁!

    一般来讲,启蒙时期最喜欢的东西在脑子中留存是最久的,从生理上来讲,最先接受并喜欢的东西,可能一个人终生都会喜欢,也就是说,人从小喜欢和依赖女人的胸部,从而造成终生喜欢胸部,男人是,女人也是。

    最初喜欢的便会终生喜欢,这并不难理解!

    楚惊云便是这样!

    他的双手握住蹂躏着身下这个有点放浪的美妇的酥胸,心中是一阵阵的满足感!

    但是,在这一刻他却感到了越来越诧异!为什么,他会觉得,苗翠娘身上的内力,跟自己的是如此地相似!甚至,有一种异性相吸的力量存在!

    楚惊云有点粗鲁地亲吻她的秀发、额头、耳珠,最后捧住了美艳人妻那嫣红娇艳的粉脸,往着她的脸上不停地吹着热气。

    夏芸曦的双眼时开时闭,弯弯的睫毛轻轻抖动,玉靥之上的红潮一波接一波地涌现。当楚惊云的舌头顶在她的牙关之时,她银牙轻启,丁香小舌主动伸了出来,纠缠着楚惊云的舌头,带领着它在自己的檀口之中不停地滑动。

    “有人来了!”

    忽然,楚惊云的动作停了下来!

    而原本已经准备好被楚惊云在此进入的苗翠娘,心中却变得十分矛盾。如果可以顺利吸收了楚惊云的功力,那么她绝对会突飞猛进!但是,她又不想要这样!

    毕竟,她可是一个有丈夫女儿的人有夫之妇!

    “我们先躲起来!”

    楚惊云附身在苗翠娘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热气,却忽然抱住了她,身影一窜便已经月初了这个房间之中。

    外面,天色已经逐渐暗淡了下来。整一个小镇,都充满着噩耗的哀鸣!

    无声无色地抱住了苗翠娘跳上了一颗茂盛的大树之上,楚惊云警惕地看着周围。而被他抱住的这个少妇人妻,她的手掌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按在了他的心脏位置!

    如果,苗翠娘在这一刻,忽然发力,对准了纯净云的心脏位置,就算他侥幸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