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138章 俏媚二娘

    依依不舍地离开怀中母亲的嘴唇,楚惊云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她,柔声道:“娘亲你真的同意了?这样的话,你心里会不会很难受?”

    不得不说,楚惊云这家伙的演技绝对没得说,即使他心里已经乐翻天,却依然表现得那样柔情,宁楚涵听了顿时伸出了一双玉掌,温柔地抚摩着儿子的脸颊,道:“只要你能够真心诚意地对待我,我都由得你了。”

    说着,便主动地以为在楚惊云的怀中。

    楚惊云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抱着怀中的娘亲,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有多么邪恶。可是,他却不在乎!邪恶又如何?只要自己活得潇洒,哪管身后洪水滔天!

    宁楚涵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她的双手抓着了儿子的手臂颤抖着。

    楚惊云心里想道:“娘亲真是多么纯情真挚的女人啊!自己真的很邪恶呢!”

    他双臂大张,用力将这一个美妇抱在怀中,久久不语!

    宁楚涵自然明白儿子动作之间的深情,她也张开手臂紧紧搂住他的虎腰,埋首在他的胸膛之上。她的娇躯微微颤抖着,似乎十分享受这一种被呵护的感觉。

    可宁楚涵她的鼻翼微微扇动,水灵灵的双眼此时正注视着楚惊云:“不过你一定要老实跟我说,你什么时候轻薄了你二娘的!”

    楚惊云此时可谓头大不已,原来女人多了也是一种苦啊!他拉起了宁楚涵的玉手,细声道:“什么轻薄啊,你看我像是这一种人吗?”

    听完楚惊云的话,宁楚涵却捶打了楚惊云一拳:“你不是这种人!”

    她略微停顿了一下,道:“那你对我的话怎么想?其实,张静茹她这些年来过得也是苦。”

    楚惊云摇了摇头,道:“这事等问过她再说,现在我也不知道。唉!”

    说完,他还无奈的叹了叹气。

    宁楚涵没有说话,她一直低着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似的。良久,她忽然抬起头来,道:“不如、不如你就来一个霸王硬上弓吧?”

    “啊?”

    楚惊云愣了一下,不确定地问道:“你说什么?”

    看到儿子一脸惊愕的表情,宁楚涵忽然“扑哧”一声娇笑道:“你看你!是不是不愿意了?人家长得可是如花似玉呢!难保某些大色狼不会动心哦!不过,你可别真的对她用强的。”

    说完,她还露出一个促狭的微笑。

    楚惊云一把将母亲拉到自己的怀中,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之上,他双手环住了她的柳腰,笑道:“我现在对你动心了,怎么办?”

    宁楚涵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她娇羞的碎了一口道:“没正经!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哦!你老实告诉我,有没有对她动心?不准说谎,不然以后就别想再碰我一下!”

    楚惊云笑道:“说不动心那连我自己也不相信。可是,要是她不愿意呢?娘你说二娘会不会拿刀砍我了呢?”

    宁楚涵伏在他的怀里摇了摇头,嗔道:“按照你这个混蛋的孤星,那时侯恐怕都已经生米都已经煮成了熟饭了,她一个女儿家还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便宜你这头吃不饱的色狼!”

    楚惊云一手伸起,用力地拍打在宁楚涵的玉臀之上,道:“竟然敢编排你家夫君!罪无可赦!我要将你就地处决以振夫纲!”

    说完,他的一双魔爪开始了在怀中美妇的身上揉捏爱抚着。

    宁楚涵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正色道:“别闹了,你现在还不快点准备一下!”

    楚惊云低头亲了她的小嘴儿一下,道:“那娘你呢?你是不是应该先跟她好好谈一谈?”

    宁楚涵双手推拒着儿子的胸膛,撇着樱唇,道:“我知道!”

    只是,即使她愿意,心中却还是酸溜溜的。

    楚惊云忽然紧紧的抱着她,深情的说道:“谢谢你!”

    宁楚涵的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她凝视着儿子的双眸,最后踮起脚尖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道:“你就是这么一个混蛋!我现在真是后悔以前没有好好管教你了!”

    楚惊云双手捧住她的俏脸,深深的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嘴,过拉好一会儿,他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的嘴唇,附在了她的耳边说道:“好娘亲!今天晚上将身子好好洗干净,咱们母子来玩一龙二凤的游戏!”

    “想得美!”

    宁楚涵红着脸轻轻推开了楚惊云,道:“你先等一下,我去跟妹妹好好说一说。以前我们几乎没有怎么交流,现在总算是可以静下心来了。哎,也不知道这是福是祸!你在外面等着哦!”

    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宁楚涵便转身走向了远处从马车里出来的张静茹。

    她拉着张静茹走进了院落之中。剩下沈雪柔一脸沉重地向着楚惊云走过来。

    “怎么了?”

    楚惊云轻轻地拥着师娘的肩膀,另一只手则是习惯性地抚摸着她的肚子,感受着里面自己的孩子的生命。

    沈雪柔将自己的身体轻轻地靠在了他的胸膛之上,闭上了双眼惬意地享受着男人的爱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发觉自己已经喜欢上这一种温馨的感觉了!

    “你……是不是真的什么束缚都不会在乎的?”

    沈雪柔忽然问道。

    “啊?”

    楚惊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不知道师娘想要说什么呢。

    “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一头十足十的螓禽兽!”

    沈雪柔并没有刻意说什么的,但是楚惊云已经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了!

    “但是,我却已经不想要阻止你了。我就觉得很累,很累,只要有一个肩膀让我依靠,就足够了!”

    沈雪柔依偎在他的身边,虽然心中对于他宁楚涵的关系还十分敏感,但是她却不想再说什么了。

    或者,真如他所说的那样,只要自己活得好,管别人那么多干什么呢!

    “惊云。”

    沈雪柔忽然抓住楚惊云的手臂,“过几天,我也去,看看兰兰她。”

    说出这话的时候,沈雪柔对的脸上忽然飞过了一抹动人的红晕!

    “师娘,你是说,你女儿——”

    楚惊云心中一突。

    自己竟然会主动为了情人而推荐自己的女儿!但是沈雪柔却觉得,到来自己这一步,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她感觉到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幸福!

    反正楚惊云的女人之中也有不少母女了!不如将自己的女儿也——云淡风轻。

    或许,人的思想,总会受到外来因素的影响吧!说会想到,自己原本是天圣门的门主夫人,现在却成了自己弟子的女人了呢!甚至还准备将自己的女儿也拉下水!

    母女的禁忌让她感到了压力,但是也感到了刺激!

    好久好久,知道宁楚涵从院落之中走出来,沈雪柔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情人的怀抱!

    “你进去吧!”

    宁楚涵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惊喜或者失望的表情,看得楚惊云一头雾水。但他还是依言走了进去。

    在那一个凉亭之上,此时张静如的双眼微微红肿,看起来似乎是哭过了。“你——”

    她看着楚惊云,小嘴微张,欲言又至,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最后她转过身去,背对着楚惊云,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娇躯微微抖动,樱桃小嘴喃喃道:“老天,教教我应该怎样做……”

    楚惊云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心中却在思索着。

    今天晚上下的一场大雨洗涤了空气之中的杂质,周围的气息是那样的亲信,那样的让人舒服。空气之中飘荡着芳香的花儿味,其中夹杂着一丝丝泥土的气息,让人闻后心旷神怡。

    此时在楚惊云的眼前,是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女人。哦,准确来说,是一个绝美的柔弱少妇。一张娇靥之上是那样的美,如花似玉,但是却梨花带雨!

    她的身材更是婀娜,成熟美人的双峰可谓是雄伟壮观,高耸挺,翘挺浑圆,一手不可握!

    “刚刚,娘亲她跟你说了什么?”

    楚惊云忽然走向了她。他一阵让人心猿意马的香味扑鼻而来!那是一种成熟女子所特有的香,其中蕴含着独特的韵味。

    楚惊云可不敢乱动,他侧身站着再次仔细观察着美人的脸蛋,在看她的胸部处,那里以一种极其规律的频率起伏着。

    “什么都没说。”

    张静茹脸上的红晕更加胜了。

    “真的什么都没说?”

    楚惊云忽然颤抖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她,从这个美妇的身后,楚惊云的目光便被她胸前的风光所吸引住了,两座高耸的雪峰被裹在了粉色的肚兜之内,撑起的帐篷是那样的坚挺!她的肌肤很滑,犹如蹭在丝绸之上,找不到一丝瑕疵,仿佛是用汉白玉雕刻而成的维纳斯卧像,恬静,柔美。

    “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吗?”

    惊讶的是,对于楚惊云忽如其来的侵犯,张静茹竟然没有反抗!而是任由他搂抱着自己!

    “我知道!很早以前就知道呢!”

    楚惊云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颤抖着的双手再次动了起来。这一次,却是将她胸前那唯一一件的遮羞之物推开,触摸在那雪白如玉的肌肤之上,只觉手中仿佛摸在一块万年温玉一般,当真是:软温新剥鸡头肉,滑腻初凝塞上酥!

    妙,简直妙不可言!只见双峰傲然挺立于楚惊云的手掌之中,雪白丰挺,雪峰之上的两点敏感的花蕾微微颤抖,竟然还依然保持着娇艳的粉红之色!其规模之大,楚惊云一手却不可全握!

    张静茹紧紧地抿着下唇,那宛如天上新月的蛾眉微微颦蹙,一双眼帘拉上,水灵灵的大眼睛慢慢睁开,扭头白了楚惊云一眼,但是最后却将头扭过去。

    “不准你这样!”

    张静茹此时是欲拒还迎。她想到了刚刚宁楚涵对自己所过的话: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或许,自己真的不应该理会太多世俗的束缚的!

    只是,此时她却是满心羞意。自己好大也是楚惊云二娘!

    她先是双臂撑在楚惊云的身上拉开自己的身体。当她的双眼首先落在自己的胸前,却发现自己坦胸露乳,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娇呼,双手本能地护在雪峰之上。

    “你——”

    她双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樱桃小嘴喃喃道:“你……你……”

    可是,她始终都是“你”、“你”的,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楚惊云忽然柔声的问道:“好吗?”

    “我……你……”

    她还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什么原因,她那丰盈的娇躯微微颤抖着,眼角只也泛起了点点泪花。

    “二娘你先别哭,我放手就是了!”

    楚惊云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却没有动的意思,他的一双狼眼死死地盯着怀中美人胸前裸露的风光,似露非露,约隐约现,实在是勾人心魄,让人心神迷醉,很不得一头扎进那深深的沟壑之中。

    “啊!”

    张静茹发现了儿子竟然这么色迷迷的盯着她的乳峰看,她心中既羞涩,却又欢喜。毕竟,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对自己痴迷呢!

    只是,如果自己选择了堕落这一条路的话,那么以后怎么办?楚惊云的女人,可是太多了!虽然她并不是一个妒妇,但是如果跟那么多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的话,她总是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尤其是知道他以后还会有其他女人之后。

    “我这样,对不起你父亲啊!”

    张静茹忽然掩脸而泣。高挑的身姿也蹲了下来。

    “呜……呜……”

    楚惊云看到她梨花带雨的娇容此时正流着伤心的泪水,他双手搭在张静茹的香肩之上,柔声道:“怎么哭了呢?来,笑一个!”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