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106章 妖娆女奴

    “娘,你在这里呆一下。”

    楚惊云弯腰将横抱着的娘亲放了下来,手中握住长剑马上冲天而起!“婆娘来吧!让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女奴应有的态度!”

    “休逞口舌之能!”

    对于楚惊云这口没遮拦的话,以宁紫韵现在的心境虽然不至于怒火中烧,但还是不可抑制地愤怒起来!

    这就是,所谓的心劫!

    原本,以她现在的境界,根本就不会被外人的语言所挑逗的!但是现在,这样的一个心境清明的美妇,却留下了一道缺口!

    因为——楚惊云!

    高手过招,其实也就是几招之内便可以分胜负的了!

    当然,所谓的一招,也并不是单纯的武器碰撞一下!

    或者,又是后,小小的差错便会让失神的一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可以这样说,如果要比起经验的话,无意识宁紫韵要丰富得多!毕竟,当年宁紫韵出来行走江湖的的时候,楚惊云还没有出生呢!

    但是,说到实力之上,现在处经云跟她可谓不相伯仲!

    原本瑶鼻宁紫韵差一点的楚惊云,在修炼了《灭天诀》的地字诀之后市里边突飞猛进!现在更是已经可以以堪称第一高手的宁紫韵斗得势均力敌,像是凸显出他的可怕实力!

    “锵!”

    两人手中的武器碰撞在一起,溅出了朵朵星火!

    “看剑!”

    宁紫韵手中长剑飞出,直射向楚惊云打开的中门!

    面对着迎面而来的长剑,楚惊云却是依样画葫芦,用力将手中的剑掷出!

    “砰”的一声,两把武器在空中相互碰撞着,最后轰然落地!

    “叱!”

    宁紫韵娇哼一声,五指并拢,玉掌向着楚惊云打来!在她那庞大内力的支持之下,这一掌之威竟然一下子幻化成了无数的影子!

    这便是《灭天诀》的幻字诀!

    可是,楚惊云也不差!

    但见原本站在宁紫韵攻击中心的他,身影一闪,就像是凭空移动到了另一个地方一般!

    同样是幻字诀,但是楚惊云这可是更胜一筹的隔空挪移!

    只是,宁紫韵却好像早已经预料到了他的这一着!原本击向了前方的手掌忽然一变!凌厉的掌劲透体而出!

    正当这两人在战斗的时候,傲来国的皇宫之中此时却是一片热闹!不过,聚集在这里的官员却无一不是脸上挂着深深的忧虑!

    因为,天朝的军队的攻击越来越强烈了!即使是女将李凤在苦苦支撑着也难以支持多久!那一个城池的沦陷,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到时候,天朝大军便会深入傲来国的腹地!没有强大的兵力去阻挡他们定必会像毒龙猛兽一般在傲来国的的土地之上横行的!

    想起了天朝军队那屠城的恶行,这些人便忍不住怒火中烧!不过,他们也不想想,到底是谁首先发动这一场战争的!

    “启禀女皇陛下!”

    一名报信的士兵恭敬地跪倒在大殿之上,将一封密函传到了高高在上的这一个美妇的手中!穿着一身金黄色疯跑的李诗,脸上却没有半点笑意!

    她恨自己,为什么要去招惹楚惊云呢!为什么要去挑衅天朝呢!

    现在好了!天朝的军队已经杀过来了!而自己呢?一场场的战斗,竟然都以失败结束!

    这其中除了天朝的诡计百出之外,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自己输在一个“理”字至上!即使,他们这一方能够用“屠城”这一惨剧来激起士兵的愤怒,但是这样却是难以持久!

    一旦他们知道这一场战争的真相之后便会兵败如山倒!

    不过,当李诗这一个女皇接到了宫女递过来的密函之后,脸上却忽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好!好!”

    她竟然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从她那原本冰冰冷冷的表情变到了现在的这一个眉开眼笑的样子,显然那一封密函的内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呢!

    “传我命令!马上抽调京城禁卫军加入战斗!我要将天朝的军队,困死在傲来国的土地之上”李诗一脸神气,但是这却让她那一身成熟的少妇风韵更加诱人!

    “陛下!万万不可啊!”

    在场的这一些,都是她的心腹,说一说起胡来也没有太过于拘礼:“现在还有李安那一只老狐狸在虎视眈眈呢!我们这样一来,很有可能让他乘虚而入的!”

    “李安?”

    说到了自己的这一个妹夫,女皇陛下脸上却尽是一些冰冷的杀意:“你们自己看吧!”

    说着便将那一封密函扔了下去!

    其中一个大臣马上捡了起来,周围的人也是凑了过来!

    “这……怎、怎么可能!”

    看了密函,这些大臣结实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李安他、他死了?请问这一个消息真的可信吗?”

    “那是!”

    女皇李诗成竹在胸地说道:“这可是我安排在镇南将军府的眼线传来的!他们每一个人都不相互认识,但是却传来了唯一的消息!”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有几个老古董已经有点泪流满脸了!一直以来,他们都忌惮着李安的实力!但是,现在如果他死了的话,他的力量自然便会不攻自破!

    “只是,将李安杀死的,又是什么人呢?”

    对于这一切,他们却无从得知!至于连是不是真的死了,这可就要问他的妻子还有女儿了!甚至连楚惊云也不知道!毕竟他离开的时候只是点了李安的穴道而已!

    而楚惊云呢?

    此时他背手站在了一处较高的山头至上,目光看着踪迹远处的那一个白衣仙子!宁紫韵双眼圆睁,瞪着楚惊云不放:“真想不到,你居然会在这么短时间之内进步那么大!”

    “你惊讶的地方还有很多呢!”

    楚惊云轻轻一笑,但是身影去忽然幻化成了九个虚影!“我说过了,今天我定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女奴应有的态度!”

    “狂妄!”

    宁紫韵轻扭柳腰,修车银行的玉腿一跨而出,使的胸前隆起的雪峰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楚惊云一个人马步冲靠,在紧接这样的一个美妇之时却忽然来了一个“独步顶膝”目标竟然是美妇双峰之间!

    “下流!”

    宁紫韵高挑的身影一闪,看看躲过了楚惊云的一击!

    只是,楚惊云的另一只手掌却已经击到了她的胸前了!情急之下,宁紫韵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玉掌马上对了过去!

    “噗!”

    两人手掌相对的那一刹那,居然不约而同地浑身剧烈颤抖了起来!原本在比拼招式的他们改为了比拼内力!

    只可惜,面对着楚惊云夫人变异潜龙诀,宁紫韵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内力竟然被对方一点一点地吞噬掉!

    “你输了!”

    楚惊云忽然在这斗得旗鼓相当之时说了这么一句!

    而恰恰就是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宁紫韵的灵台失守!

    心劫的可怕便在于此!

    宁紫韵想要更进一层楼,就一定要突破自己的心劫!可惜的是,她的心劫,竟然出现在楚惊云的身上!

    这就注定了楚惊云在她的心中并不只是单纯的一个男人了!

    只是于什么,宁紫韵她自己也不说准!

    不过就是她这稍稍失神的一瞬间,楚惊云马上发动了前所未有的攻击!汹涌而至的正反两种内力漩涡开始了更加剧烈吸收宁紫韵身上的内力!

    原本,两人这样都下去的话,鹿死谁手还真的不好说!

    但是偏偏宁紫韵却是败在了自己的心劫之上!

    楚惊云便是她的心劫!

    是的!她输了!就是因为刚刚一闪而逝的一个念头!所以她输了!

    “砰、砰、砰、砰……”

    两人手掌相对,那些溢出来的内力竟然形成了威力强大的爆炸!

    灰尘滚滚,只讲他们两个人都包围在其中!

    此时,自始至终都在观望着两人之间战斗的她宁楚涵却是吓了一跳!她原本就是心理矛盾了,现在更是一阵担忧!

    在楚惊云跟宁紫韵连个人之间,宁楚涵怎么也不愿意见到他们分出一个胜负来!因为,如果楚惊云输了,那么按照宁紫韵的性格,虽然不会杀了他,但是却也不会让他好过的!这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所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如果是楚惊云赢了的话,那么事情就更加糟糕了!

    按照楚惊云的话,那边是,如果宁紫韵输了的话,可就要当他的女奴了!

    天!

    女奴啊!

    在这样的的一个背景之中,女奴的责任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全身心地侍候主人!

    可是,楚惊云跟宁紫韵之间……

    想到了他们两人的关系,宁楚涵心中便不由得更加忧心了起来!

    阵阵清风吹过,见这写灰尘吹散!

    尘埃落定!

    宁楚涵的双眼顿时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

    但见远处,楚惊云依然是浑身无伤地站着,而他对面的宁紫韵,她的嘴角边上已经伸出了一丝鲜血了!

    “你真的输了!”

    楚惊云此时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在炫耀似的,目光落在了眼前的这一个脸色空白的美妇人的身上!

    跟宁楚涵有着七八分相似的月容有点儿苍白,同样是高挑曼妙的身材,却是充满着一种致命的诱惑!白衣飘飘,仙玦轻扬!完美的曲线几乎跃然于眼底!

    “……”

    宁紫韵双眼瞪着楚惊云,内里充满着不甘!“卑鄙!”

    如果不是当时楚惊云的那一句话让她分神,宁紫韵还真的不会败得那么狼狈!

    “我……”

    宁紫韵刚想要反驳什么,可是在这一刻她却发现,语言是那样的苍白!难道真的要当着一个人的女奴?

    自己可是她母亲的……

    一想到了两人之间的身份,宁紫韵心中便是羞怒交加!不过,她却生不起反抗之心!一来,自己的心劫在于楚惊云的身上,想要有所突破,那么只能够从他身上下手了!

    而另一方面,如果自己拒绝了,那么这一个心劫便永远都没有机会破解了!那样的话,自己编绘停留在这一个层次,甚至还有可能功力大减!

    达到像他们这一种境界的人,都十分注重心惊!一旦缠身了心魔,那么很有可能会从此走火入魔!

    “不行!不能这样做!”

    宁紫韵没有开口,而宁楚涵却已经走了上来了!“云儿!听母亲的话,不要这样!”

    楚惊云苦笑着摇头道:“娘,这不是我想不想要的问题!而是,哎,像她这样的人,要是一旦由此事产生了心魔,那后果可是十分严重的!”

    “这……”

    宁楚涵虽然不懂武功,但是,对于这一种事情也不是不懂。

    只是!

    宁紫韵怎么可以成为自己儿子的女奴呢!

    那样的话,那自己以后应该叫她什么?她又叫自己什么?

    夫人?还是……

    一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宁楚涵心中便赶到了十分无力!可是她却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才能阻止这两人之间的争斗了!

    更何况,这一场战斗已经结束了!

    “哎,算了!”

    楚惊云耸肩道:“刚刚,当我是开玩笑的吧!”

    “不!”

    宁紫韵咬牙切齿地说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怎么会反悔!更何况,你也知道这一种情况对于我们这一种层次的人来说是多么的严重!”

    “那你是答应当我的女奴了?”

    楚惊云十分惊讶的问道,目光却马上变得淫秽邪恶起来,甚至还集中在宁紫韵的高挺酥胸之上!

    “楚惊云!”

    宁紫韵对于处境云灼热一种充满着占有欲与侵略性的目光十分反感,但是脸上却不可抑制的泛起了丝丝红晕!“我告诉你!我只是答应当你的女奴,如果你非得想要轻薄我——”

    “啪”一声巴掌声响了起来,宁紫韵的话刚数到了一般,便觉脸上一痛!

    楚惊云竟然毫无预兆的给了她一巴掌!

    “我告诉你!当女奴就应该有女奴的样子!难道你以为我是请你来当保镖的?”

    楚惊云的样子变得有点儿狰狞起来:“不想要这样的话,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