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100章 母女诱惑

    反观楚惊云却是脸若无事的站在身边,笑嘻嘻地看着他!

    看到这两人的反应,李安还猜不出这两人刚才发生过什么事情的话,他就真的要找一块豆腐去撞死算了!

    更何况,自己的妻子的嘴唇直上还残留着男人的牙齿印!

    愤怒!无尽的愤怒!

    李安虽然脸上笑容可掬,但他却是笑里藏刀!要不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个计划,他早已经不惜一切代价将楚惊云碎尸万段了!何须忍受戴绿帽的罪呢!

    楚惊云!日后你栽在我的手中,我一定要狠狠地凌辱你的女人!李安心中对于楚惊云的仇恨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只是,为了大事!他忍了!

    只可惜,他却不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做得最错的事,正如楚惊云所说,是惹到了他!可惜的是,当他临死之前,才总算是明白过来!

    “有事么?”

    楚惊云脸上根本就看不出像是想要偷人家妻子被发现的尴尬,反而是一脸地笑意:“我说,我跟娘亲在说些悄悄话呢!”

    楚惊云这一个满心邪恶思想的禽兽竟然一下子称呼人你家当“娘”了!

    只是,对于丈夫的心思,李芸却根本就不知道!她现在还在害怕被丈夫知道呢!

    但是,她却不会知道,她的丈夫却已经十分清楚了!

    “对、对啊!”

    李芸的声音有点儿颤抖,仿佛此地无银三百两般解释道:“我刚刚询问天儿这三个月以来他所遇到的事情呢!你……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你恐怕就会给我戴绿帽了!李安心中在咆哮着!不过他却强忍着这一种羞辱感,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没,只是有些事情想要找天儿再说说而已!”

    “啊,是这样啊!”

    李芸的呼吸很急促,她生怕丈夫发现自己的不妥!“我……我还有事情要跟天儿说呢!”

    “还有?”

    李安的眉头皱了来,要是让楚惊云跟自己的妻子再共处,那还得了!

    此时,房间的远处。一个跟楚惊云长得有着几分相似的青年正鬼鬼祟祟地向着这一个房间靠近!“不知道娘亲是不是在里面?”

    李天心中想道,但是越靠近自己母亲的房间,他却小心翼翼!

    忽然,李天双眼放光!

    “妹妹!”

    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妹妹正往着自己母亲的房间走去!

    李天很想要出声叫住自己的妹妹,可是又害怕别人发现,最后只得忍住了!

    而房间之中,李安看着自己那一脸红晕的妻子,再看看她身边这一个自己恨不得将之碎尸万段的楚惊云,沉声道:“你们母子还是改天再说吧!我的事情很重要!”

    李安在房间里踱着步,此时他刚还转过身来,却见是自己的女儿!

    “玲玲你来这里干什么!”

    李安的语气有点儿生气,自己的妻子认错人,女儿该不会又是认错人吧!

    果然!但见李玲那娇俏的脸上忽然绽放出了绚丽的笑容:“人家好久没有见到哥哥了!当然要过来啦!倒是你啊,爹爹你干嘛板着脸!”

    “你这丫头!”

    李安刚从楚惊云身上受了气,马上想要对女儿斥责之时,面对着房门口德他忽然浑身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放射出骇人的光芒!

    从他的这一个角度,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向自己挥手!

    是自己的儿子!真正的儿子!而不是楚惊云!

    天!儿子失踪了快三个月了,竟然一下子冒出来!

    李安心里大惊!要是自己的计划被儿子发现了的话,那么一切努力都将付诸东流了!他的脑筋急转,忽然说道:“既然你们母子有话要说的话,那么我先离开了!”

    说着也不看房间之中这三个人的反应便自顾自地走出房间,竟然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不过,楚惊云的那一双眼睛却也忽然寒光一闪!因为,刚才透过门缝,他竟然发现了外面有一个跟自己很相似的青年!

    那一个难道就是李安的儿子?

    呵呵,事情有趣了!

    “哥哥,你在笑什么啊!”

    小萝莉李玲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回事,她只看到自己消失了三个月的哥哥忽然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

    “我在笑啊,终于可以又见到你了!”

    楚惊云此时跟着一对母女共处一室,心中的邪念更加疯狂的滋长着!“来,让哥哥抱一个!”

    说着,竟然当着李芸这一个美妇的面前,一个箭步走到了小萝莉的眼前,张开了双臂将她抱了起来!

    “啊!”

    李玲被楚惊云这一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楚惊云抱在了怀中了!

    为了保持着身体平衡,她不得不用自己的手臂抱住楚惊云的脖子!娇小的身体虽然还没有发育完全,但是却充满着一种禁忌的快感!

    楚惊云抱着这一个小萝莉,目光却落在了身边惊慌失措的李芸身上!这一个成熟性感的美艳人妻,此时看着女儿背着一个冒认自己儿子的男人抱着,她心中变得十分焦急!

    可是,她总不能告诉女儿,这一个“哥哥”是个冒牌货吧?

    “娘,你怎么了啊?”

    李玲此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母亲心中的想法,她双臂抱住楚惊云的脖子,心中却在暗暗奇怪,以前哥哥都没有这样亲密拥抱她的,为什么这一次回来会变得这么不一样了呢!

    甚至连样子,还有身高气质都好像跟自己记忆之中的那一个哥哥大相径庭!

    只是,她一个十多岁的小萝莉,心思根本就不会像成人那样复杂!她睁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身边的母亲。

    而李芸可是芳心急颤!

    “没,没什么!”

    对于女儿的问话,她连连摇了摇头,只是,她的脸上原本便已经一片艳红,此时更是红扑扑的!

    “可是娘亲你的脸好红哦!嘻嘻,就像猴子的屁股一样!”

    这一个小萝莉当真是单纯可爱!

    “咕噜……”

    楚惊云抱着怀中不断扭动的李玲,他的目光却全部凝聚在身边的这一个美艳少妇身上!他的目光丝毫没有掩饰内里的那一种熊熊的烈火!

    “娘亲是病了呢!”

    楚惊云忽然将怀中抱着的这一个小萝莉放了下来,在她那十分诧异的目光之下,竟然一下子将手足无措的李芸拉到了他的怀中!

    却说,李安关上房门之后,眼见四下无人,马上走到了儿子藏身的那一花丛之中!

    “爹!”

    李天见到自己的父亲,一下子拉住他的手,急忙道:“爹!你听我说!我才是你的天儿啊!那个是假的!假的!你快去阻止他啊!不要让娘亲接触他啊!”

    李安心中顿时咯噔一响!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安此时完全没有见到失踪了几个月的儿子的那一种高兴,反而是一脸阴沉!

    “我就是今天才回来的!听到竟然有人冒充我,我便偷偷摸摸从后花园的那一个洞口钻进来了!”

    李天没有察觉到自己父亲眼中的那一种异样,急忙道:“爹!我是真的!我真的就是天儿!现在在娘亲房间里的那一个人是假的!”

    只是,练鹊忽然阻止了儿子的话,道:“你进来的时候有被人发现?”

    “没、没有!我怕那个假冒我的人有什么阴谋!”

    “那就好!那就好!”

    李安拉住了自己的儿子的手,连忙道:“快!跟我来!”

    “可是……”

    李天看着自己母亲的房间,刚想要说话,可是却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脸上尽是怒气:“现在什么都不要说!跟我来就是!”

    “吱呀”一声,李安拉着自己的儿子进入到了书房之中,关上房门之后便舒了一口气!

    “爹?”

    李天不知道自己父亲这样的反应是所为何事。

    “不要怪爹!”

    李安转过身去,背对着自己的儿子。

    “啊?爹你在说什么啊!”

    李天忽然十分疑惑的问道!

    但是,他的父亲却没有回答!

    因为,李天已经知道了!

    但见李安转过身来的那一刻,寒光一闪!

    一柄锋利的匕首直直地刺进了自己儿子的心口之上!

    “爹……”

    李天浑身一抖,但是却感觉不到任何痛楚!因为,自己的心脏已经开始麻痹了!他双手抓住了父亲的手腕,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为……为什么……”

    “为了爹的大业!”

    李安的表情也有点儿痛楚,但是他却紧咬着牙齿,用力地拧动匕首!

    “啊!”

    李天终于还是发出了一声绝望地呻吟!他的胸口之上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了!

    “不要怪我!真的不要怪我!爹也不想这样的!原本,我是打算牺牲你妹妹的!可是……你居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李安一点说着一边慢慢地在儿子那已经奄奄一息的尸体身边蹲了下来,颤抖着双手,握住了匕首将儿子的胸膛剖开!

    血淋淋的心脏被他抓在手中!

    “哈哈!哈哈!楚惊云!你尽然让我亲手杀了我的儿子!”

    李安脸上的表却能够说不出的狰狞!但是他的双眼却是泪如雨下!

    所谓虎毒不吃儿!但是,他却居然亲手将自己的儿子杀了!

    到底为了什么?

    “楚惊云!”

    李安的身体在剧烈颤抖着!但是他却拿着儿子的心脏,走向了书房的一个书柜面前,小心翼翼地移动着一本书!

    “咦……砰……”

    那一个书柜竟然慢慢地打开了!但见下面竟然是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

    顺着通道往下面走,最里面的是一件偌大的密室!地上堆满了金银珠宝!

    李安走到了一张祭台之前,但见上面放着一个小玉瓶!

    “楚惊云!十九岁就成为了天朝的异姓王,几乎掌握了大部分的兵马!不简单啊!哈哈!但是,我要你以后成为我的奴隶!”

    李安狞笑地见身边的火炉点燃,将儿子的心脏放了进去!

    一大堆的药材也被投进!

    最后,李安将那一个玉瓶打开!

    但见里面,竟然是一只只有蚊子大小的昆虫!

    “血蛊!这就是血蛊!哈哈!用我儿子的命唤来的血蛊!”

    李安一边熟练地操作,但是却一边地流着泪:“儿子啊儿子!不要怪爹狠心!但是,机会只有一次!真的,爹要是成功了,一定追封你为皇的!”

    疯了!这一个李安真的是疯了!

    他竟然为了那一个阴谋,不单单是送出了自己的妻子,而且还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

    “砰!”

    书柜再一次关上,但是李安的脸上却再也抑制不住地露出了狂热地神情!他拿着一个小瓶子,看着地上儿子的尸体,尽然又一次哭了起来!

    只是,下一刻!他却找来了化尸粉洒在了自己的儿子的身上!

    “吱吱……”

    一阵恶臭马上从李天的尸体之上冒出!

    “哈哈!”

    但是。李安却好像完全闻不到似的,竟然抬头大笑着!

    “将军!将军!”

    门外,这个时候却想起了一个忠心侍卫的敲门声!

    李安看着地上只剩下的一对黑迹,心中说不出的悲凉!但是对于楚惊云的痕却是一下子剧增了!

    “进来!”

    “嗯?”

    那一个中心的侍卫一进来便闻到了一阵无比刺鼻的恶臭!只是,他却只是皱了皱鼻子,但丝毫没有退出,而是半跪在李安的身前:“属下方才听到房间里有异响,所以——”

    “得了!”

    李安挥手阻止他,将手中的那一个瓶子递到了他的面前,严肃地叮嘱道:“你给我偷偷将这瓶子里面的东西加入到夫人的饭菜之中!”

    “是!”

    这一个十分忠心的护卫并没有说什么,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却不会问出来!

    这一个李安,究竟在进行着什么样的阴谋?竟然可以让他连自己的儿子也舍得杀死!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

    在这一座城池之中,已经在没有一个完整的建筑物了!

    到处都是火光,一对对毫无生气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了大街之上!而在这一座犹如死城的城池之中,此时一对对穿着天朝军服的士兵正有序的退出!

    熊熊地烈火,在这些士兵完全撤离之后剧烈地绕烧起来!

    “列队!”

    那一个将领神色严肃地对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