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香帅 作品

第067章 母女吹箫

    “可以么?”

    香兰夫人抬起头来对上了情郎的那双眼眸,而身边同样搂抱着这个男人的还有自己的女儿!这一种充满着禁忌刺激的快感让她那张脸蛋红彤彤的!

    “可是……我想要你!”

    楚惊云邪笑道。

    闻言香兰夫人先是有点做贼心虚地瞥了自己的女儿一眼,将她也望向自己,身为母亲的她不仅羞得满脸艳霞!“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还想要怎么样嘛!”

    她撒娇般扭动着那丰腴成熟的娇躯。

    “你说呢?”

    楚惊云看着香兰夫人,感受着这么惹火尤物的身姿贴在自己的身上美妙触感,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

    香兰夫人一身白色长裙将她的身材紧紧的包裹着,胸前却因为她双手故意拉紧的缘故变得鼓鼓的,让本来就坚挺的玉乳更加的高耸,但是又因为跟楚惊云的身体若即若离地,傲挺的酥乳时不时地被挤压得扁扁的!

    当他们的眼神在空中相互碰撞之时,两人的心跳都没来由的加速跳动,香兰夫人更是不堪。她跟情郎对视了一眼便被他眼中的欲火羞得满脸飞霞,那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之中春波荡漾,妩媚诱人!

    楚惊云伸手将香兰夫人那玉致的下巴挑起,问道:“说吧,你想要在那里?”

    他轻佻的话语让香兰夫人更是羞愧!女儿可就在身边呢!

    只是,虽然楚惊云的话说得糊糊涂涂的,但香兰夫人还是听出他话中之意,她竟然用一种十分挑衅的目光回视他,不认输的反问道:“我要在这里,你敢吗?”

    女儿就在身边,这种禁忌的感觉让她一下子不受控制起来!

    楚惊云也笑了,而且笑得比香兰夫人更为灿烂。他双手捧着香兰夫人那发红的脸蛋,对上她的朱唇就是狠狠的吻了下去,丝毫不给她反抗的机会,一条大舌头毫无预兆的突破牙关,深入檀口之中便开始了贪婪的索取!

    香兰夫人那乌黑的长发随着风儿调皮的蹭着楚惊云的脸上,那绯红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的娇靥给是深深的吸引住楚惊云的眼球。而她身上那一股淡淡的牡丹花香更是刺激着楚惊云的嗅觉神经!

    楚惊云的双手不只何时已经改为抓住香兰夫人的香肩,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他还是感觉到内里那纤柔如缎,滑腻如丝的肌肤。

    身边的林灵儿可是吓了一跳!连忙放开了自己搂抱着的母亲的情郎,但是双腿却定在原地不敢乱动,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像一个小姑娘般伏在男人的怀中任由他搂抱亲吻!

    当他们两人彼此分开的时候,一条银色的丝线连在他们的嘴角边上,那模样看上去十分的YIN糜,却又是那么勾人心魄。

    “你真的已经准备好了?”

    楚惊云对上她那有点迷离的双眸,想要从中得到一些信息。她的眼睛很美,犹如黑夜之中那点点繁星,明亮而清澈,十分的迷人。

    楚惊云笑着将一只手掌放在她的胸前。香兰夫人看着情郎的魔爪向着自己的一双玉峰伸来竟然无动于衷,任由他的手掌压在自己的心房之上!

    而楚惊云眼中虽然充满着强烈情欲,但他还是冷静的没有多余的动作,他的手安静的压在香兰夫人的左乳之上,即使是隔着一件衣服以及一个肚兜,可那乳峰的弹性却是十分清晰的传到自己的手上。

    “那你是怎么想的?我想要知道。”

    香兰夫人羞涩的瞥了女儿一眼,然后又望着情郎,最后竟然颤抖着身体把自己的双手覆盖在他按在自己胸前的手背上,道:“还不都是你这个坏蛋害的!总是这样欺负人家!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人家对你的印象还是不错的,风度翩翩,长得还算俊俏。”

    楚惊云紧了紧五只手指,在香兰夫人的左乳上抓了一把,抗议地说:“难道我的长相只是勉强合格吗?”

    香兰夫人白了他一眼,娇嗔道:“不然你还想要怎么样?第一次见面就用那种色色的眼神看着人家!哼!后来更是过分!”

    楚惊云“嘻嘻”的笑着,道:“那你还想不想重温一下那种刺激快感?”

    说着,他竟然对着香兰夫人的女儿眨了眨眼睛!

    香兰夫人眼中虽然是娇羞无比,可她还是仰起玉致的下巴,挑衅道:“你敢在这里吗?”

    “有何不敢!”

    楚惊云说着收回了压在玉峰上面的大手,走到林远躺在的大床边上拉起他就用力一撤,林远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木偶一样被楚惊云提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

    楚惊云在林远身上点了几处大穴让他动弹不得后便随手将他扔进了屏风之后,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随后,楚惊云往床上一躺,歪着头对一旁不知所措的香兰夫人问道:“你的衣服要我脱还是你自己来?”

    香兰夫人被楚惊云的话吓了一跳,自己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没想到他还真的敢在这里。可是,既然自己决定以后跟他了,那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她慢慢的走到床边,一双小手紧紧的捏着裙摆,十足一副害羞的小女生的样子。不过却是十分的可爱,让楚惊云看了不由食指大动,迫切的想要一亲芳泽!

    “害怕了?”

    闻言,香兰夫人那低垂的头猛然的抬起,好胜的说道:“谁说啊!”

    可当他们四目交接之时,她的双眸中却是充满着害羞与扭捏,还有一点点的紧张不安!

    香兰夫人别过头去,慢慢的伸出小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修发,又把盘在脑后的发结解开,让那乌黑柔顺的秀发如瀑布般飞泻而下, 自然散落的秀发更加衬托出她身上的成熟高雅。

    她看了看躺在床上盯着自己猛瞧的楚惊云,有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最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轻轻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一双小手真的摸上了腰间丝带的打结处。

    可她的动作也在这时缓慢了下来,她一手拉着丝带的一端缓缓向后拉,原本轻轻一用力的事情却被她浪费了不少时间!女儿就在身边让她实在放不开来!只是,除了那一种沉重的压力之外,母女禁忌的快感更是让她娇躯颤抖!

    深呼了一口气,香兰夫人一把撤掉腰间的丝带。随着她的动作,那身素白色长裙顿时松垮了起来,并从那衣缝之处露出内里那美好的春光!

    白色的!楚惊云的眼神是何其尖锐,一眼就看出了香兰夫人是穿着一套纯白色的内衣裤当楚惊云回过神来之时,香兰夫人已经把套裙脱了下来了,一双藕臂正一上一下的护在自己的三点神秘处。

    美!只穿内衣裤的她犹如仙子般艳丽,对于楚惊云这种非处男来说具有极其强大的杀伤力!

    香兰夫人停留了一下便伸手去解身上的肚兜。可楚惊云却在这时从床上一跳而起,跃到香兰夫人身前将她一抱住,那速度之快实在让香兰夫人无法反应过来。

    楚惊云按住她的玉手,道:“别,这两件是我的权利。来,帮我脱!”

    “嗯。”

    香兰夫人微弱蚊虫的应了一声,一双雪白的小手便转移到楚惊云的身上。可能是有了刚才的经验,又或者是有楚惊云在一旁相助,香兰夫人很快就将楚惊云身上的衣服脱得一件不剩!当然了,他的内裤可是楚惊云抓住她的手来脱的。

    楚惊云弯腰将她横抱了起来,走向床塌,将她放下后,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

    香兰夫人跟楚惊云对视一眼,又快速的别过头去,道:“反正身子已经被夺去了,我的名节也败在你手上了。只要你不嫌弃我就好!”

    “傻瓜!”

    楚惊云伸出双手在那双饱满怒凸的玉乳上抓了一把,并握住两座圣峰揉捏着,随即一手伸到香兰夫人身后去解那束缚着两座玉峰的肚兜,另一只手则是挥军寻下,一把撤住那白色的亵裤。双管齐下,肚兜亵裤丢一旁!

    好一具粉雕玉砌的绝色美妇人,好一个艳丽成熟的丰韵佳人!

    精致的五官上挂着羞涩的红霞,那红霞一直蔓延粉颈之上。纤瘦的香肩包裹着突起的美人锁骨,一双粉嫩的玉臂抱于胸前,使两座玉峰更为突出,尤其是山风上那两点敏感的花蕾儿,含苞欲放,一晃一晃的,煞是诱人!

    而在高山之下,纤细的柳腰随着曼妙的曲线连接着两条如白玉一般的长腿,双腿之间那神秘之地仙泉微涌,滋润着仙境大门外面的萋萋芳草!

    楚惊云盯着香兰夫人的眼睛,一直凝视她眼眸的最深处,仿佛想要通过彼此的眼神来传递那份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感情。

    气氛突然像凝固了一样,两人感觉已经过了非常久的时间,他们的呼吸都已经在彼此的眼神下变得越来越急促!

    一声闷吼,楚惊云激动地伏下身体!

    疯了!此时林灵儿脑海之中只想到这么一个词!自己的母亲竟然跟男人在面前这样放浪!

    天啊!他那里……好吓人啊!

    林灵儿马上惊慌失措的转过身去,可是耳边却传来了母亲的阵阵娇喘声!

    楚惊云忍不住伸出右手抱着香兰夫人那迷人性感的小腿,另一只手则是攀上了秀美高耸的双峰,那滑腻而富有弹性的感觉让他有点爱不释手。

    他转而双手大张,紧紧的抱住,香兰夫人那成熟诱人的胴体两具被欲火缠身的身体紧紧相贴,肌肤与肌肤之间亲密无间,毫无半点缝隙。

    那双怒挺的玉峰被楚惊云的胸膛彻底的挤压着,峰上两点则随着香兰夫人身体的扭动而不时摩擦出阵阵充满快感的电流!

    无法抗拒亢奋的情欲让这一对男女沉入了彼此的深情之中。他们尽情的吸吮着彼此的舌头,美人的香津被男人贪婪的吸食,而女人则激情地搂拥着他的脖子张开樱桃小嘴送上热烈的长吻!

    风华绝代、天生丽质的美丽娇娘仰躺在大床上,乌黑亮丽的秀发披散杂雪白细嫩的粉颈以及香肩之上,春情荡漾的浓情凤眼时而闭上,时而张开,艳丽性感的樱唇上留下男人侵占过的痕迹!

    楚惊云的舌头开始了攻城掠地,从美人的娇靥一路往耳朵、粉颈、朱唇吻去,点点热吻,火热的舌龙又舔又画,牙齿不时咬上一口。

    他的舌头如飞龙在天般舞弄着,似乎想要彻底激发出身性感成熟的美妇人那蕴藏在心底的那种火热缠身的欲望。

    楚惊云含着一颗粉嫩的花蕾,却捏住对面山峰上的另一朵红梅,活像个喜欢玩弄自己心爱玩具的天真小孩子般调皮任性。

    看着美人的粉脸满暗含浓浓春意,性感的小嘴微微上翘,贝齿不时紧咬下唇,吐气如兰,媚眼如丝。闻着一阵阵的幽香,又飘散夹杂着成熟少妇清淡的体味,令人陶然欲醉,魂牵梦绕。

    看着展现在眼前的圆滑雪白的丰臀,楚惊云迫不及待的握起自己征战沙场的火热长枪,跃上骏马,在敌人的叫喊声中挥枪向目标刺去!

    楚惊云的亲吻如狂风暴雨般落下,吻向身下爱人的樱唇、俏脸、粉颈,同时握住她丰腴坚挺的玉峰,触手处挺拔柔嫩,充满淡淡的乳香。而她由于女人本能的抗拒扭动所产生的摩擦,更是为两人带来无比美妙的刺激与快感。

    “雪宝贝,我要你接纳我的爱!”

    说着,炽热的巨龙便透体而入,进入了那美妙的人间仙境!

    香兰夫人秀眉紧颦,咬紧樱唇,忍受着钻心的疼痛,爱人的利器深深地刺入,使她忍不住仰起头。强烈的压迫感,一直涌上喉头,突然感到阵阵目眩。

    “嗯……啊……”

    只听一声满足而无比幸福地娇呼,硕大无比的火龙终于深深地进入了那紧窄而温热的世界之中!

    被爱人彻底占领的疼痛迫得香兰夫人一阵阵呻吟,珠泪喷涌而出!

    楚惊云感受着爱人身体里的温暖,一股作气,巨龙深深地刺进了她的身体深处,的两片湿润的花瓣也随着巨龙地前进而向内并拢,向中间凹进。

    “宝贝,我的爱,你感受到了吗?”

    楚惊云并没有立刻运动,而是深深的吻住爱人的唇片。

    “惊云,我的爱人!”

    感受到身体那里面硬物的跳动,香兰夫人完全的让自己融入在幸福之中!

    楚惊云深深地问了她一口便开始缓缓地抽干起来!

    肉体与肉体之间的撞击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快,陷入情欲之中香兰夫人已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她的臀部随着楚惊云的进出而有节奏上下挺动,圣道紧紧的包裹着楚惊云入侵她身体的巨龙。

    “啊……啊……”

    香兰夫人轻吟道:“轻一点……不行了……”

    楚惊云吻上她的朱唇,伸出舌头扳开了她紧闭着的贝齿,直深入她的小嘴之内,吸啜着她的小香舌,品尝着檀口之内的香津玉液。

    楚惊云的抽送越来越剧烈,强有力的撞击让香兰夫人的臀部也而抖动变形,就像是大海之中的浪花一般!

    “嗯……小混蛋……嗯……你干的好用力……啊……”

    香兰夫人紧紧搂着楚惊云的虎腰,小嘴里不断发出阵阵呻吟声。楚惊云的每次侵入都使她感觉到浑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烧似的,而楚惊云的退出又使她全身四肢像在一节一节的融化。

    楚惊云让巨龙退出,又再次挺了进去,就像这样几次来回运动之后,体内蕴酿着的庞大热能,随着他速度的频密,猛然的爆发出来。

    而香兰夫人则陷溺于狂潮涌出的迷乱中……

    情到浓时,楚惊云的动作猛然加快,强大的冲击力让身下的香兰夫人只能发出一声声高亢的娇吟。

    当两人沉浸在彼此的情欲之时,屏风后面的林远正在艰难的睁开眼睛。当他适应了突然刺激眼球的灯光之时,那一阵阵的忘我的呻吟声却是如天雷降下,轰击他的全身心!

    因为身体逐渐虚弱的缘故,自己在好几年前已经失去了作为男人的能力了!现在让他听到了只有他才有资格享受的仙音竟然就在自己不远处弹奏着,这叫他如何能够平复心底的怒气!

    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如何的挣扎,他悲哀的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甚至连一丝叫喊声也不能发出!他茫然的睁着双眼,可看到的也只是屋顶上那陈旧的横梁以及挡着他视线的屏风!

    即使如此,林远他依然能够想象得出压在自己妻子身上的男人是谁!可是,他又能做得了什么?也只能悲哀无力的躺在那里忍受着自己妻子处于情欲颠峰之时那绝妙的娇吟!

    这声音连他自己也未曾听到过,如今竟然被自己的敌人在自己的大床上尽情享受着自己那美丽绝伦的妻子!

    在香兰夫人从颠峰状态回复之后,楚惊云那依然坚硬如钢的分身依然停留在港口之内。他让香兰夫人正面对着自己,张开双腿跨做在自己的腰间,而他则是抄起那双长腿来了个猿猴上树式!

    楚惊云走下床,一边向着那屏风走去,一边冲击着美人仙境。每走一步,他的力量就加大一分。那不断传来的快感让香兰夫人的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忘了屏风后面正是自己的丈夫!

    “喜欢这样吗?”

    香兰夫人无暇回答,只能发出一声声的仙乐来传达自己的感觉。

    “嗯——”

    楚惊云一边耸动一边道:“记住了哦,你是我的女人!”

    他仿佛在宣告着自己的占有权似的,还挑衅的看着躲在远处一动不敢动的林灵儿!

    “他真是混蛋!”

    林灵儿此时已经羞得无地自容了!此时她恨不得挖一个洞钻进去!看着母亲跟男那样的激烈战斗,她从来没有被开发过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灼热了!心底深处更是有一股十分痕痒的感觉冲天而起!

    而此时香兰夫人承受着情郎的攻击,小嘴张开,在楚惊云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嘴内同时发出一声高亢的闷哼!

    阵阵元阴之力倾泻而出,却被楚惊云的体内的双修法诀《潜龙诀》马上主动运转起来,将这些纯阴之力一一吸收,同化为他体内力的一部分,接着又往香兰夫人的身体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