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八百三十三章 除魔(三)

    谢浪在这死亡空间当中晃悠了好久,最开始他还非常的小心翼翼,但是随后就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什么东西都没有。

    没有阎王小鬼,也没有死去的灵魂,什么东西都没有。

    整个空间当中,存在的只有无尽的死亡气息,这个空间无边无际,却什么东西多没有。

    也许任何东西进入这里,都只有变成死亡气息的一部分,除了谢浪这个已经掌控了死亡气息的人除外。

    在这个空间当中晃悠了也不知道多久,谢浪已经彻底绝望了,这个空间当中好像什么都没有。

    只是,谢浪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脚下,顿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死亡空间的“土地”。

    之所以他的注意力放在了这些“土地”上面,因为这些所谓的泥土,实际上就是谢浪手中的那些降头。

    此时他终于明白了,为何那些降头竟然带着一种死亡气息,为何竟然能够打开这死亡空间。

    只是因为,那些降头就是来自这死亡空间。

    不过,这些“土地”都是没有生命的,不知道是彻底的死亡,还是休眠。

    但谢浪终于知道那些降头的确和这个死亡空间有着某些联系,也许,那些降头很可能就是死亡空间当中出去执行死亡的“死神”,它们将生命变成死亡,然后代入在死亡的空间当中。

    只是这不过是谢浪的猜测罢了,他本以为这死亡空间就跟森罗地狱一样,但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情况。

    带着失望和遗憾,谢浪出了死亡空间。

    在出来的刹那,谢浪忽然间领悟到了一种非常重要的东西,这个发现让他惊喜不已,顷刻之间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不需要一定要比应尤和土牧更强,他只要立于不败之地就足够了。

    不败即是胜利。

    这是谢浪在死亡空间忽然之间领悟到的东西。

    生死两种气息,实际上就代表了从生到死,从死到生的过程。

    谢浪如今身体当中已经掌控了这两道气息,完全就可以只有操控生死的转化,比凤凰涅槃还要稳妥。

    凤凰涅槃虽然也是生死转化的过程,但是却要消耗一定的力量,而谢浪这种生死转化,却只是将两种气息转化而已。

    无论对方用任何力量袭来,最终也只是带来死亡,但是谢浪完全可以将对方的力量纳入身体当中,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可以承受住死亡气息的冲击,他不需要去抵御,生之气息自动就会平衡掉对方的死亡气息,然后将多余的死亡气息发散到身体外面。

    “原来竟然是这样!”谢浪心头狂喜不已,明白了生死转化的秘密之后,谢浪也终于明白了那降头形成的黑色长毛的用途了,这些降头不仅是攻击的武器,也是防御的工具,其余的黑色降头,完全可以凝聚成一个盔甲似的,将他全身都包裹起来,任何力量攻击在这上面,都会自然而然地转化为死亡气息,被谢浪的身体所吸纳,或者通过他的黑色长矛释放出去。

    任何一种攻击的力量,都将不可能对他的身体造成死亡的伤害,因为他的身体原本就已经介于死亡和生存之间了。

    这正是目前谢浪这个身体的奇妙的之处,只是先前他一直都未发觉这一点。

    先前他一直都在想如何将这两种气息转化为攻击的武器或者手段,却没有意识到这两道气息本来就是一种非常特别甚至有些诡异的武器。

    接下来,谢浪只需要等到那些降头分裂到足够将他整个身体覆盖就行了。

    说起来也是古怪,几天之后,当这些降头完全刚刚覆盖了谢浪的全部身体之后,竟然就停止了生长和分裂。也许这就是这些降头的奇异之处,尽管谢浪已经知道这些降头就是来自死亡空间,但是对于降头本身依旧了解得不够。

    有生就有死,也许这些降头,其实就是所谓的死神,用死亡的方式来促进这个世界的循环。

    无论如何,对于谢浪来说,最大的收获在于他已经找到了真正的杀手锏,他再也不用跟土牧、应尤和主神等人去拼力量大小,去拼分身的多少,他终于走出了属于他自己的一条路。

    如今的谢浪,虽然不说是天下无敌了,但是无论是土牧还是应尤或者是主神,都不可能将他杀死,绝对不可能的。

    有了这等屏障之后,谢浪信心大增,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于是,谢浪也不再闭关了,出来找到了诸葛明和北冥商今后的事情。

    到了现在的这当口,对于谢浪来说,已经没有必要再担心土牧或者应尤,更没有必要栖身撒旦的屋檐之下了,反正当初跟撒旦的合作也死权宜之计,如今既然已经有了自保能力,谢浪便完全不用担心了。

    诸葛明见到谢浪的时候,还未看出谢浪的变化,说道:“谢浪,你究竟得了什么通天手段,如今竟然敢跟撒旦等人叫板了?”

    谢浪还未回答,北冥却看出了一点眉目,说道:“咦,谢浪你的身体有些古怪呢?好像是……难道你去了那个死亡空间不成?”

    谢浪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你千万不要好奇进入,那地方什么都没有,除了吞噬一切的死亡气息。”

    “鬼才愿意去那地方,也只有你这家伙才会去。”北冥说道,“如今你的力量的确是再次提升了,但是要说对付撒旦和应尤,似乎还差了一点呢,你当真有十足的信心了?”

    谢浪笑道:“我的力量虽然比他们还不足,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杀死我,也就是说,我一个人完全可以拖住他们四个家伙的一个。然后,你们用麒麟神兽从旁协助,甚至可以杀死掉他们!”

    诸葛明见谢浪说得如此有信心,也就疑虑尽去,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计划一下了,寄人篱下当然不是长久的事情,何况我们现在的情况是连逛街都得提心吊胆。好吧,如今既然谢浪已经找到了应付他们的力量和手段,那也是时候轮到我们出手了。”

    商议之后,众人做出了决定,第一个目标就是撒旦。

    原因很简单,如今撒旦才是最容易对付的,而且现在九方楼和天机城又等于是卧底其中,想要接近撒旦也非常容易,虽然对付撒旦这种家伙不可能靠偷袭,但是好歹总能够找打这家伙,不想应尤和土牧,如今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此举虽然有过河拆桥之嫌,但是无论如何,撒旦这厮也是他们要对付的之一,否则等这厮得势之后,恐怕立即就会对谢浪等人动手,那时候岂非也太被动了。

    先下手为强。

    这个道理是不会错的。

    有了决定之后,接下来就是制定相关的计划了。

    如今谢浪已经有了拖住撒旦的实力,但是要杀死,却还要天机城和九方楼从旁协助了。

    也亏得如今黑暗议会已经元气大伤,不可能为撒旦提供多少帮助,这么一来,九方楼和天机城几乎是可以全力攻击撒旦,想想看,天机城和九方楼如今的神工数量还有谢浪的一百多个傀儡,再配合天机城和九方楼的强大防御。

    没有任何理由杀不死一个撒旦,除非土牧和应尤这些家伙又出来捣乱。

    计划制定之后,谢浪等人就等待出手的机会。

    终于,几天之后,撒旦再次召见了谢浪和北冥。

    谢浪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出手的机会,他决定把握住这个机会,所以留下了诸葛明操持九方楼。

    见到谢浪之后,撒旦说道:“谢浪,如今教廷上一次被我们重创之后,已经不敢再生事了,而主神也被你击伤,说起来这都是很好的事情。只是,主神这厮迟早都会再次对我们发动攻击的,你们可有什么应付的办法没有?”

    谢浪笑道:“应付的办法也不是没有,不过就是要委屈一下撒旦大神你了。”

    撒旦听见谢浪这话有些不对劲,喝道:“谢浪,你在说什么!”

    谢浪此时已经横下了心,说道:“我在说办法啊,要对付主神其实也很简单,只要将你的力量贡献出来,我就可以代替你去杀掉主神了,这样岂不是省事很多么?”

    “哈哈!”

    撒旦一阵狂笑,“谢浪,你是吃了豹子胆吧,竟然敢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了。”

    黑暗议长和梅西也是纳闷,心道这个九方楼的谢浪真是疯了,居然敢有这样的想法。不过这样也好,等着家伙挂掉了,他们两人也觉得就省事了。

    谢浪淡淡地说道:“不仅是打你的主意,而且我还要这么做。”

    说着,谢浪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支黑色的长矛,而身上也覆盖着一层黑色的盔甲,不过这些黑色的盔甲和长矛当中,却又夹杂着一些金色的纹理,看起来异常的威武不凡。

    亮出了武器之后,谢浪倒是干脆,立即冲杀过去。

    北冥抽身后退,前往天机城主持大局,不过抽身之前还向撒旦发出了一道攻击。

    梅西和黑暗议长两人连忙躲远,他们知道这种级别的战斗根本就插不上手的。

    “轰!”

    谢浪和撒旦硬拼了一记,撒旦的本体真不愧是本体,拥有的力量强横无匹,只是正如谢浪先前所预料的那样,当这些力量透过黑色的盔甲传入他的身体之后,立即变被生之气息给阻断了,然后又转化为死亡气息通过黑色的长矛给释放出去了。

    全力一击竟然没有受伤,谢浪心神大定,知道自己的想法没错,这两道气息当真是不二法宝,连忙将长矛一挑,再次攻了过去。

    撒旦心头大惊,他明明感觉到谢浪的实力不如自己,而且还不是差一点半点,但是偏偏两人交锋的时候竟然是旗鼓相当,他竟然连半点的上风都占不到。

    “轰隆!”

    两人交手的地方已经垮塌,黑暗议长和梅西两人抱头鼠窜。

    谢浪和撒旦两人来到了上空,撒旦向谢浪说道:“你这谢浪,竟然如此不识好歹,先前你被土牧追得如同丧家之犬,如果不是本尊让你栖身在这里,你哪里还有今日。也罢,看在你如今修行不差的份上,本尊饶你先前的不敬之罪,只要我们两人联手,干掉土牧等家伙还不是轻松的事情!”

    谢浪笑道:“你说得没错,但是与其我们两人合作的话,我宁愿选择直接吸收你的力量,这样一来,我的胜算不就更大吗?干嘛非要和你合作呢。”

    撒旦怒吼道:“你太小看本尊的实力了,今日就让本尊将你轰杀成渣!”

    说罢,这撒旦怒吼一声,身体暴涨了数十倍,显得异常的狰狞恐怖,却澎湃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气息。

    很显然,撒旦这厮终于出了真本事了,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谢浪不慌不忙,在半空中跟其对峙,然后窥准了机会,手中的长矛和人如同闪电一般激射过去。

    “找死!”撒旦怒吼一声,巨大的手掌向谢浪拍了过来,如果拍苍蝇一般。

    在撒旦的力量面前,也许谢浪的确只是一只苍蝇,但绝对是一只拍不死的苍蝇。

    因为无论撒旦用多少力量拍打谢浪,都会被他的身体给吸纳并且通过黑色长矛释放出来,俨然是用撒旦的力量来攻击撒旦一样。

    最初的一两下谢浪还没有找到感觉,但是很快他就完全适应了,这两种气息在身体当中流转,当真是无往而不利,完全能够让谢浪立于不败之地。

    虽然谢浪的攻击对于撒旦根本无法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伤,但是却将撒旦给死死缠住了。

    让撒旦更恼火的是,每一次用的力量越大,谢浪反击的力量也就越强,这让他完全有些迷糊了。

    “这是什么古怪力量啊?”撒旦心头骇然,一时间竟然没有了击杀谢浪的信心。

    而此时,天机城和九方楼的麒麟神兽也从两方包抄过来。

    黑暗议会的人虽然想插手,但是他们都见过天机城和九方楼麒麟神兽的厉害,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阻挠。

    撒旦此时也感觉到形势不妙,知道谢浪这小子没安好心,似乎有什么阴谋要搞,但是被谢浪一个小辈给这么拖着,也让他恼羞成怒,决定一定要给这小子一个教训才行。

    “吼!”

    撒旦怒吼连连,朝着谢浪来了一阵迅猛地连番攻击,强大的力量冲击,将天空中的云都跟全部震散了。

    谢浪也知道对方是发毛了,但此时他却心如止水,见招拆招,全然没有因为对方的力量强横而生出退意,反而倒是有点越战越勇的架势。

    当真是那句“他强任他强,清风抚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撒旦的轮番攻击气势如山,天地变色,此时他才终于体会到了这四个家伙是如何的强大了。

    如果换做以前,面对撒旦的全力狂攻,他早就被轰杀成肉酱了,但如今的谢浪,就如同狂浪中的小舟,任凭波涛起伏,却始终随波逐流,安然无恙。

    而诸葛明和北冥两人已经操控着天机城、九方楼形成了合围之势。

    撒旦顿时觉得有些危险了,当初这麒麟神兽可是连主神都吃了一点小亏的,对于其厉害之处,撒旦自然是非常清楚的,此时看到天机城和九方楼围过来,他几乎立即就想抽身走人。

    谢浪也看出了撒旦有逃走的苗头,却哪里会让他这么轻易逃脱,忽然间掏出了那颗和死亡空间连接的原神器,猛地将其中的死亡气息给抽取出来,然后传入了手中的黑色长矛当中。

    顷刻间,那黑色的长矛腾起了火焰一般的死亡气息,连同他身上的盔甲也是如此。

    刹那间,谢浪身体四周都俨然是死亡气息形成的涡旋,看得人胆战心惊。

    就连北冥也皱了皱眉头,隐约为谢浪有些担心,这些死亡气息实在太庞大了,任何东西接触到都会被吞噬掉,谢浪释放出如此多的死亡气息,他能够操控住吗?

    “这小子疯了!”

    撒旦首次感到了惊恐,他没想到谢浪这小子竟然还能够操控死亡气息,这种死亡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