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八百二十二章 顺应(一)

    本来只是一个毫无干系的话,至少冉兮兮听来就觉得如此,她还有些埋怨谢浪怎么会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呢,却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竟然让苏苜有些手足无措。

    冉兮兮一下子就发现了异常,立即从苏苜手中夺过了那本书,慌得苏苜跳起来想要抢回去。

    其实,谢浪也不知道这书究竟是什么内容,只是一直都见苏苜将它抱得很紧,这才问了这么一句,哪里想到苏苜的反应竟然是如此的强烈。

    冉兮兮的身手可比苏苜灵活许多,所以苏苜自然是没有办法从冉兮兮手中抢回去。

    很快,这书就被冉兮兮给打开了。

    冉兮兮翻看了几页,发出了一声“咦~”地好奇声,然后接连快速地翻看了几页,说道:“好啊,苜苜,这可就是你所说的忘记了,开始了新生活?”

    见秘密被发现,苏苜脸上不禁一红,说道:“让你不要看,你偏要看。这一看,却又要胡思乱想。”

    “什么胡思乱想,让我看看吧。”谢浪说道。

    “不要——”苏苜打算阻止,但是却哪里阻止得了,一下子就落入了谢浪的手中。

    谢浪看了看,很快就惊住了,因为这是一本漫画书,而且漫画的内容赫然就是谢浪和苏苜的故事,虽然谢浪看不懂里面的日文,但是看图画却还是明白,这本漫画书竟然就是谢浪和神匠的故事。

    苏苜的心头,果然还是没能够彻底放弃这段感情,从这些画面当中,谢浪完全可以感觉到这一点。

    很快,谢浪就将这一本漫画给翻完了,这显然是一个连载的漫画。

    谢浪说道:“苏苜,想不到你的漫画技术水平的确是很好了。更没有想到,你还记得——”

    “我不记得了。”苏苜说道,却不敢正视谢浪和冉兮兮,不想让他们觉得自己口是心非。

    冉兮兮笑了笑,说道:“苜苜,你可真够坏的啊,你这漫画当中竟然将我写成了一个坏女人,抢夺你的男友,我真是……呵呵,我不说你了,反正也是我欠你的。”

    苏苜说道:“你们两人……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了。不过,你们两人能够在一起,我也真的替你们感到高兴,尤其是谢浪,我们——还是朋友的,不要太陌生了。”

    冉兮兮握着苏苜的手,说道:“别说这些了。这一次来,只是希望你帮助表姐一下,如今这谢浪,我实在已经是管不住他了。当初表姐真是后悔,你要是没有离开的话,或者还能够帮我管住他,也就不会让他铸成今天的‘大错’了!”

    苏苜皱了皱眉头,说道:“谢浪他干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说着,苏苜已经对谢浪横眉相向了。

    谢浪只好不吭声,毕竟这件事情上面他的确是越轨了。

    冉兮兮没有追究他,已经算是很给他面子了。

    冉兮兮点头说说道:“不禁是对不起我,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你大概还不知道,他现在跟以前古代的人一样,当真是三妻四妾了。”

    苏苜愕然道:“不会吧。”

    “什么不会?”冉兮兮反问道。

    苏苜说道:“我只是觉得,表姐你这么厉害的人物,竟然也管不住他?你怕是说笑吧。”

    冉兮兮冷哼了一声,说道:“我才不会说笑呢。这个该死的谢浪,当真是干了这么多的坏事情。不信,你问问他好了。”

    苏苜再次将目光投向谢浪,问道:“谢浪……你真的?”

    在苏苜的记忆当中,谢浪似乎并不是这样的人,但即便如此,谢浪未免也变化太大了吧。

    但是这一次,苏苜看到谢浪,却还是觉得他还是以前的谢浪,没什么太大变化。

    谢浪被苏苜这么盯着,不好意思撒谎,只有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苏苜惊道:“不会吧!谢浪,你竟然会是这样的人?你真的干了那样的事情。”

    冉兮兮风凉地说道:“可不是吗,他还真的就干了。而且还是三番两次,无数次。你是否觉得奇怪,表姐为什么居然接受了?”

    苏苜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以表姐你的性格,我实在很难想象你会接受这样的人。”

    冉兮兮说道:“那你坐在我旁边,我就给你好好说说,这些日子里面,你可错过了太多的事情。”

    此时落日已经下山,苏苜本想回城去,但是看到冉兮兮这么好的兴致,也就陪她坐到了草地上面。

    做下去之后,冉兮兮第一句话就是:“苜苜,你来摸摸表姐的皮肤,你有什么感觉?”

    苏苜不禁愕然,心想这表姐变化也太快了吧,这思维跳跃度实在是太大,先前还说谢浪出轨的事情,这会儿居然又扯到了皮肤上面。不过看冉兮兮这么有兴致,她就配合地摸了一下。

    触手之后,苏苜就感觉到了异常,惊呼道:“呀,表姐你的这皮肤,怎么感觉跟婴儿似的,多有弹性、多光滑……你究竟用的是什么护肤品啊,竟然有这么好的效果,难怪今天看到你的时候,我都觉得你比我还显得年轻了呢。”

    “哼,那你这丫头先前怎么不恭维我两句。”冉兮兮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就不准备告诉你用的是什么护肤品了。等你哪天哄得我开心了,我再告诉你。”

    “不嘛,赶紧告诉我,快点。”苏苜说到,女生对于这些美容养颜的东西总是显得兴趣十足,苏苜自然也不会例外,虽然她平常不怎么化妆,但是却很注重保养的。

    冉兮兮将苏苜的胃口吊了好一阵,才道:“其实呢,表姐什么护肤品都没有用。”

    “哼,你又骗我。”苏苜催促道,“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可就生气走了哦。”

    冉兮兮连忙说道:“好嘛,告诉你就告诉你。其实呢,我的确是什么护肤品都没有用,全部的秘诀其实就在谢浪这死小子身上。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居然忍受了他的那些行为吗,那也是因为表姐我如今是泥足深陷啊,不得不忍受他了。”

    “为什么啊?”苏苜继续问道。

    冉兮兮幽怨地轻叹道:“因为这张年轻嫩滑的脸蛋啊。你现在还体会不到,但是很快你就会体会到了,女人最美好的时间总是很短暂的,就如同鲜花盛开,刹那间就会凋谢似的,谁不想将最美丽的时刻一直留下来呢,对吧?”

    苏苜点了点头,说道:“你别这么诗情画意好不好?快说正题吧。”

    冉兮兮笑了笑,说道:“掉你胃口嘛。其实呢,因为跟了谢浪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竟然真的留住了青春,留住了最美丽时刻。只是这么一点,就让我对他恨不起来了。而且,我跟他还有很漫长的岁月要度过,也许两个人在一起时间太久了,我是说如果只是两个人的话,未免也有些孤单。想想看,如果你周围的人都一个个老死了,就剩余你们两个人,也不免有些孤单,对吧?”

    苏苜说道:“每个人都有老去的时候,生老病死本来就是常态,这有什么啊,你又不是长生不死。”

    “你表姐,至少她可以活一千岁以上。”谢浪这时候很肯定地说道。

    苏苜扑哧一声笑道:“皇后娘娘才千岁呢。谢浪,你们两个人这么开玩笑有意思吗。”

    冉兮兮说道:“说实在,我也不知道我能够活多久,但是我现在真的一点病都没有了。你是不知道,我上次去医院体检,身上连一个病毒细胞都没有,也难怪我这么久都没有感冒过了……”

    “得了,你越说越悬乎了。”苏苜说道,“你的皮肤的确变好了,而且看起来也的确是年轻,但是也没有这么夸张吧,一会儿长生不老,一会儿百病不生,你吃了仙丹吗?”

    冉兮兮说道:“说你也不相信,但事实上就是如此。苜苜,你或者更不相信,我这一次其实就准备带你回去,然后我希望你陪着我,还有谢浪,我们三个人永远生活在一起。”

    冉兮兮终于说出了她的想法,说出来之后,她的心头居然没有难过,反而觉得舒畅了不少。

    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竟然没有一点的嫉妒和难过在心头。

    也许正如先前冉兮兮所说,当一个人有了太漫长的岁月之后,孤单的确是很大的一个问题,多一个人分担,也许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你……没有生病吧?”苏苜用手去摸了摸冉兮兮的额头。

    冉兮兮拨开了苏苜的手,说道:“我真是没有给你开玩笑。你要是不信的话,什么时候我让你去看看他的那三妻四妾,你也好帮我去收拾她们。”

    苏苜被冉兮兮搞得有些糊涂,说道:“表姐,谢浪,时间也不早了,我看早点回去吧。”

    冉兮兮说道:“今晚就在这里露营好了。我们两个继续聊,谢浪,你赶紧去搭建一个屋子出来,反正这种事情你也擅长,我只有好好跟苏苜讲一讲这些时间来发生的许多事情。”

    谢浪说道:“好吧,我就懒得当灯泡了,你们两个慢慢聊吧。”

    说罢,谢浪起身去砍树,准备搭建屋子。

    而冉兮兮和苏苜两人,就在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

    没有了谢浪在场,这两姐妹就毫无顾忌了,完全就是敞开了聊,谢浪也没有无耻地听两人的聊天内容。

    他只是慢条斯理地搭建木头房子,因为如果搭建太快的话,冉兮兮和苏苜岂不是就没有足够的聊天的时间了?谢浪很清楚,这一次冉兮兮来这里,就是为了说服苏苜的,也是为了谢浪的艳福着想。

    对于谢浪而言,他又何尝不是惦记着苏苜这丫头,毕竟当初和苏苜、冉兮兮见面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如果缺少了苏苜的话,总像是少了一点什么似的,连回忆都显得不太完美了。

    于是,谢浪几乎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木屋上面,此时的他,俨然就像是一只正在精心营造爱巢的鸟儿,准备筑巢引凤一样。

    很久了,谢浪今天还是头一回亲自动手来建造东西,虽然这木屋不是任何机关,但是在他的一双灵巧的手下面,这木屋俨然成了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每个细节,每一个细微的构造,完全都在他的想象当中,并且通过他的手完美至极地展现了出来。

    将这木屋搭建之后,谢浪便开始用手进行修饰,此时的他,已经根本无须借助刻刀这些工具了,一双手就是最锋利、最灵活的刻刀,手掌所到之处,木屑翻飞,很快就开始出现他想象的各种花式来。

    最初谢浪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最后连他自己也完全投入到这木屋的建造当中,此时他心头有一种冲动只是要将这个木屋建造成为能够让他满意的完美杰作。

    任何一个雕刻师,都无法拥有他这样的“刀法”,任何一个能工巧匠,也不可能拥有他这般精湛的匠艺,今天谢浪只是将他所学、所想的东西展示在了这木屋上面。

    究竟会达到怎样的效果,谢浪却完全没有去理会。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