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七百七十六章 落魄艺人(三)

    “你也不用客气,这些年你也为我干了不少事情,如今我既然已经恢复,那么少不得也要让你恢复自由之身了。”山神说着,将手掌贴在了陈五乔的脑袋上面。

    片刻之后,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陈五乔的蟒蛇之躯竟然开始快速收缩着,然后逐渐变化成了人的身体。

    若不是亲眼所见,谢浪也不会相信竟然会由这样的事情发生。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陈五乔的蟒蛇身躯已经彻底变成了人的形态。

    只是和山神一样,陈五乔也是古光着屁股的。

    陈五乔看见自己的身躯恢复了,激动得简直是热泪盈眶,不断地在地上冲着山神磕头。

    “好了,你可以回家了。”山神对陈五乔说道。

    陈五乔再磕了几个头,这才起身走出了树林。

    “神乎其技。”谢浪向山神说道,“真是想不到,你恢复了能力之后竟然如此厉害。”

    何止是厉害,尽管山神是在鬼虎不注意的时候动手,其行为等同于偷袭。但是,能够将鬼斧一击击杀,这种力量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而山神修复陈五乔的身体,其手段也诡异得可怕。

    “你也不用奇怪,如果你明白了我的身体构成之后,就不会觉得有什么诧异了。”山神说道,忽然之间就在谢浪面前开始变得“透明”起来,然后变成了一颗颗细小的颗粒,最后这些细小的颗粒又重新结合起来,回复了山神先前的状态。

    很快,谢浪就明白了,这位山神大人的身体每一部分彼此都是独立的,如同高科技当中的纳米机器人,身体是由许多个独立的生命体组合而成的。

    不愧是强大的史前生物,谢浪从未想过竟然还有这种形态的生命存在。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这位山神能够在那种程度的毁灭性在灾难中存活下来了。只要他的身体还有一个小小的部分存在,那么都能够继续生存下来。

    不过,从那场灾难中活下来的代价,就是耗费了山神绝大多数的力量,否则他也不会用如此漫长的时间来修复身体了。

    只是,这位山神大人展露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惊人了。

    谢浪心想,也许土牧口中的那几个人,或者也有如此变态的实力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以前还是低估了西方黑暗议会的那位撒旦,山神大人秒杀鬼虎的场面,给了谢浪非常巨大的震撼。

    “好吧,那么以后你打算怎么办?”谢浪问道。

    忽然之间多了这么一个强者,谢浪心中顿觉增加了不少的压力,不过幸好这位山神大人目前对谢浪并未表现出任何的敌意,这倒是让谢浪可以暂时放心。

    另外,山神大人一出手就解决了鬼虎,这对于谢浪和九方楼来说也是一个值得庆幸的消息。

    当然,鬼斧不会因为鬼虎的死亡而消亡,但是短时间之内九方楼和所有传奇匠人的压力都会减轻不少。

    鬼虎此人,谢浪一向都比较忌惮,除了其拥有的恐怖力量之外,其智慧更是远在天机城高斩之上。

    幸好,如今的鬼虎应该已经去向阎王爷报到了。

    “你不用对我如此戒备。”山神说道,“尽管我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生物,但是我们那个时代一样有知恩图报这回事情,今天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无论以后如何,我都不会忘记你的这个恩情的。至于我以后的打算,我想先仔细看看现在的这个世界,然后……嗯,然后我就离开这个星球,我要去探索一下宇宙的奥秘……”

    谢浪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这位山神大人不打算拉帮结派就好了。

    如今天机城、九方楼、鬼斧还有西方的两大势力已经够麻烦的了,而且好不容易最近才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如果山神大人再搞出一个什么势力的话,之前的平衡肯定会立即被打破,那时候只怕立即就会掀起一场真正的腥风血雨。

    那种场面,绝对不是谢浪所想要见到的。

    “那么,祝你旅途愉快了。”谢浪释然地说道。

    山神点了点头,正要准备离开。‘谢浪想起了什么,又说了一句,“嗯,虽然你现在的样子也算不错,但至少也应该穿上一件衣服的。”

    “哈哈。”山神大笑了几声,片刻之后身上已经多出了一条绿色的短裤衩。

    谢浪不再说什么了,飞身离开了此地。

    谢浪不是没有想到让这位山神大人来九方楼帮自己的忙,但是见识了山神的真正力量之后,谢浪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没错,凭借山神的实力,如今谢浪完全可以跟天机城抗衡了,而且只要有周密计划,甚至可以将天机城的高斩和偃遐一起干掉,之后将传奇匠人完全统一起来。

    但是,山神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太可怕了。

    这种强大的力量、强大的人如果不能够被自己控制的话,那么在身边随时都可能是一颗定时炸弹。

    一旦某一天这位山神老爷忽然像要对谢浪不利,那时候谢浪如何抵挡呢?

    虽然谢浪目前没有感受到这位山神的敌意,但是并不代表以后不会有。而且,谢浪始终感觉这位山神大人有些邪异的感觉,让谢浪没有办法完全相信对方。

    无论如何,对于谢浪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困扰。

    玩上的时候,谢浪回到了九方楼。

    当谢浪一到九方楼门口的时候,就被十八给撞见了。

    谢浪感觉有些尴尬,因为这些天他明显是故意避开十八的,并且不让十八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为何你已经回来几天了,却不让我知道呢?”十八淡淡地说道,“就连彩儿姑娘也帮着你瞒着我。”

    “这个……其实是我让彩儿这么做的。”谢浪说道,“我是不会让你去找偃遐的,上一次你侥幸不死已经是幸运之极了,但是下一次你不会有这么幸运了。实话告诉你,如今偃遐也已经知道了天书上面的内容,恐怕修为境界比上一次更高了,如果这一次你还去找他,我估计绝对没有生还的机会。”

    “那么,你就任凭这家伙胡作非为不成?”十八怒道,“偃遐此人可是传奇匠人的一大祸害。真是想不到,这老怪物竟然如此狠毒,将那些传奇匠人全部弄成了没有意识的傀儡工具……谢浪,无论是为了九方楼也好,为了我自己也好,你就让我离开九方楼去找他吧。至少,你不用让九方楼的几个人长老限制我的行动自由吧。”

    “十八,我知道你是少林寺的和尚出身,肚子里面都是一根直肠子,只要决定的事情一定要去做。否则,你也不会为了少林寺而被偃遐弄成了这个样子。但是,我明白并不意味着我会让你去白白丢了性命。”

    “我这条性命已经活了上千年了,也算值得了。”十八说道,“当初偃遐这老东西骗了我师父和我的师兄弟们,让我们甘愿吃了那么多的苦,做了这么多年的木头人。如今想不到他居然变本加厉,这个仇如果不报的话,我就是死都不会瞑目的。”

    “照理说你有这个决心,我是不应该阻止你的,但是——”

    说到这里,谢浪的语气忽地变得很严厉,“有些时候,死亡的确并不可怕。但是,你既然知道是偃遐制造了现在的这个你,难道你不害怕再次被偃遐给捉住,那时候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会再次成为被他奴役的傀儡,成为我和九方楼的敌人,那种情形,是你愿意看到的吗?”

    “这个……我是不会让他活着的,死都不会!”十八坚持到。

    “不,你已经害怕了。”谢浪冷冷地说道,“十八,你不要忘记了,是我将你从少林寺当中唤醒的,既然我有办法唤醒你的神识,那么偃遐自然也有办法摧毁你的神识。而且,在我看来你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也是我的朋友,我不想你就这么干脆地去送死,好好想想吧。”

    谢浪轻轻拍了拍十八的肩膀,长叹了一声。

    这个十八实在是太固执了,如果不是这些天谢浪让九方楼的几个修为高强的长老一直暗中跟踪着十八,只怕这家伙早就溜出九方楼去找偃遐报仇了。

    “我答应你。”十八说道,“不过,我希望你也答应我一个条件。”

    “客气了,请说。”谢浪说道。

    “你去找偃遐算账的时候,我一定要去观战。”十八说道。

    “当然,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谢浪笑了笑,“这就对了,无谓牺牲那是傻瓜才干的事情。实话告诉你,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去找偃遐的麻烦了,那时候你就可以一同前往了。”

    “还有多久?”十八有些耐不住地问道。

    “这个……应该很快了吧。”谢浪说道,“不如这样,先前你不是说要为你的师父和师兄弟们报仇吗,我看干脆这样好了,将你的另外十七个师兄弟也唤醒吧。”

    “真的?”十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的是真的?你之前不是说过……他们没有可能苏醒的吗?”

    “之前我的确是说过。”谢浪说,“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有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的。之前我的实力和境界未够,自然是没有办法将他们唤醒了,但是如今情况不同了。总之,既然你已经实在是呆不住了,那么你就去做这件事情吧,将你的另外十七个师兄弟都弄到九方楼来,这件事情相信你能够做好吧。”

    “除了打架之外,这件事情一直都是我最想要做的事。”十八高兴地说道。

    这些日子以来,十八似乎又多了一些人情味了。

    这一点,连十八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或者他自己也已经将自己视为一个真正的人了。

    谢浪微微笑了笑,心中感叹传奇匠人的神妙首段。

    十八是从人变成了一个没有生命和意识的工具,但是最后却又从工具变成了真正有感情的人,这当真是造化之神妙。

    所以,想一想那位神秘的山神大人将陈五乔的蟒蛇之躯变成人类之躯,那也不是不能够理解的。

    不过,有一件事情陈五乔大概并不知道,尽管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人的样子的,但实际上构成他身体的那些东西,依旧是来自先前的那蟒蛇之躯。

    说得简单一点,尽管陈五乔看起来是一个人,但是除了他的头部,其它部分依旧还是蟒蛇肉构成的。

    不知是福。

    如果陈五乔和他的家人知道这个真相之后,只怕那反应一定相当剧烈的。

    不过谢浪没有那么八卦,他不会真的去关心陈五乔回家之后的情况究竟如何。

    现在,谢浪只是想知道他在少林寺的几位“师兄”明天之后的表情会是怎样。

    少林十八铜人阵,这一次只怕真的要全部都消失了,而不是像上一次那样只是走了一个十八。

    尽管少林寺的罗汉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