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七百三十五章 先锋(一)

    高斩只是想利用偃遐的心计和手段,但是却不想有朝一日被偃遐在背后捅一刀。

    而偃遐这家伙,却偏生越来越不容易控制,这正是让高斩感到不爽的地方。

    但此刻高斩还不能发作,因为他还有许多地方要利用偃遐。

    两人心中都是各怀鬼胎,不过已经有一批傀儡被他们派遣出去了。

    谢浪从密室走了出来。

    月亮上面获取的“天书”信息,已经完全被谢浪吸收消化掉了。

    当然,谢浪的实力并未有突飞猛进的感觉,眼下还只是理论上的飞跃,只有通过长时间的修行,才能够转化为实在的力量。

    土牧的天书,让谢浪更加明确了自己的修行之路,并且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修行方式。

    谢浪身体内的那颗珠子,原来就是神工修行之路的开始。

    那是神识实体化的征兆。

    所谓实体化,就是让神识从精神力变为一种实质性物质,到最后甚至可以完全超脱**,成为替代肉身而存在的东西。

    虽然以谢浪现在的境界,完全可以让神识脱离**而存在,但是当**消亡之后,神识所能够操控和运用的力量必定会大幅减弱,并且到最后神识也会逐渐变弱直至消亡。

    形神俱灭的结局,依旧无法避免,尽管这要经过非常漫长的岁月才能够消亡。

    所以,想要真正的永恒生命,就必须要让神识实质化,当虚无的神识凝聚成为真正稳固的物质之后,肉身的存在将会没有意义,那时候才等于是永恒的生命。

    土牧的天书,为谢浪的这个构想提供了可行性保证。

    事实上,土牧的神识到如今依旧如此强大,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个他的神识实质化到一定程度了。

    不过,土牧也尚为完成真正的神识实质化,离最后的一步依旧还有一定的路程。

    不过毫无疑问,天书里面的东西价值非同小可,也难怪偃遐、高斩和天书失之交臂之后竟然如此恼火,因为他们都想拥有那种永恒的生命,那么就可以一直将他们的权利和野心延续下去。

    如今谢浪身体内凝聚而成的那颗珠子,已经开启了精神实质化的第一步,并且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北冥当初说得没错,即便是到了神工领域,每一个传奇匠人都应该有选择真正属于自己的道路。而谢浪无疑是选择了正确的道路,所以神识才开始实质化,踏上了真正的永恒之旅。

    在天书的描述当中,当神识实质化完成之后,不仅能够超脱肉身而存在,而且将会拥有比肉身更为强大的力量,因为神识实质化的过程非常漫长,并且需要吸收和聚集非常强大的力量才能够完成。

    正是因为这样,谢浪才发现他身体里面的那颗珠子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吸收着四周天地间的本源力量,还有源源不绝地吸收着信仰之力。

    但是一起的付出都将会有回报的,当神识实质化的过程完成之后,那将会是真正的神才拥有的力量。

    九方楼总部外面,摆放着两具尸体。

    一大清早就看到这种场面,自然是让人心情很不爽了,尤其是这两具尸体还是自己人。

    不过,庆幸的是对方并未全身而退,十八逮住了其中一人。

    希望从这个俘虏口中掏出一些有价值的信息来。

    天机城最近一直是戒备森严,尤其是谢浪降伏了那一头九头王蛇之后,防御的力量俨然已经提升了一个层次,想不到还是有些无声无息地潜入进来,并且还杀了两个守卫,可见这些潜入者的确实力不凡。

    不过,幸好除了谢浪如今九方楼还有一个十八,一个接近神工领域的存在。

    纵然这些潜入者再厉害,但是相信也还未达到神工的领域。

    所以,十八从这几个人当中截住了一个人。

    这个人手掌当中也有方圆手印,黑色的印记,显示出实力应该只是地工水准,但是从其表现来看,分明就是天工级别的,而且还是天工五品以上的高手,如此便有些匪夷所思了。

    那人身上伤痕累累,显然是在十八的拳头下吃过了不少苦头,但是眼神却是分外的倔强,好像是那种宁死不缺的角色。

    “你怎么看?”谢浪向诸葛明问道。

    “很古怪啊。”诸葛明说,“看情况,这些人必定也是传奇匠人,但是不像是天机城的人,当然更不可能是我们九方楼的人,这点就很奇怪了,难道除了天机城和九方楼,还有别的传奇匠人组织存在么?”

    “的确,他不是天机城的,天机城的传奇匠人性情随和,绝对不是这种悍不畏死的角色。另外,天机城的传奇匠人他们的神识当中能够感应到他们并不喜欢战斗,而这家伙却是典型的好战分子。”谢浪说,通过他的强大神识,他能够从对方的神识当中感应到一些信息,“另外,高斩依然已经和我有了约定,他自然不好意思如此公然撕破脸皮的,毕竟他不想授人话柄的。”

    “不是天机城,那么是谁有这么大胆子和实力跟九方楼作对?”十八纳闷道。

    这个问题,自然也让谢浪和诸葛明有些犯愁。

    “难道除了天机城和九方楼之外,当真还有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谢浪嘀咕道,将更大的神识力量作用到那人身上,希望突破那人的神识防御,得到一些信息。

    要击溃那人的神识,对于谢浪来说自然是很容易,只是要让那人屈服,却是异常的困难,这人的心志和神经之坚固,简直是出乎意料之外。

    片刻之后,谢浪终于放弃了,对诸葛明说道:“这人真是太顽固了,神识处于如此巨大压力之下,居然脸上一点痛苦表情也没有,真是古怪之极——”

    “或者,他和我一样呢。”十八说,“如果他已经没有了痛苦的感觉,自然不惧怕任何的痛苦。”

    谢浪心念一动,知道十八一定是看出了什么,问道:“难道是偃遐?”

    提及偃遐这两个字的时候,那人原本木纳的目光忽地亮了起来,竟然意图抗争逃脱。

    只是,有谢浪和十八在这里,那人的反抗自然是徒劳无功了。

    不过,从那人的行动当中,不难看出他和偃遐之间的关联。

    否则,那人对偃遐的名字反应怎么会如此剧烈呢。

    见到那人这种情况,十八长叹了一声,心中生出了一种怜悯之心,向谢浪说道:“谢浪,你能否帮他一把,让他摆脱这种被人控制的命运?”

    诸葛明笑了笑,向十八说道:“这人可是你抓住的,真想不到十八居然还会有同情心。”

    的确,十八这人只要对敌人,从未有过下手留情的做法。

    但是对于这个人,也许是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吧。

    谢浪点了点头,答应了十八的请求。

    对于谢浪来说,十八也算是他的朋友。

    那人被谢浪带到了密室,随即被十八给打昏过去。

    随后,谢浪扮演了医生的角色,开始“解剖”那人的身体。

    触目惊心。

    十八的看法果然是正确的,那人已经被改造过了,身体的器官和筋骨已经跟寻常人不同了。

    不过,技术上面似乎更加成熟,比起谢浪在少林寺见过的十八铜人的技术提高了不少,看来这个偃遐这些年可真是没有闲着。

    那人的身体和内在的机关融合得非常的巧妙,可说是天衣无缝,这让那人看起来虽然是一副血肉之躯,但是却拥有血肉之躯无法施展的强大力量和强横的身体防御。

    身体的皮肤、肌肉,都好像结合了一种特殊的金属材料,血液呈现出一种金黄色,照理说这种人根本无法存活,但偏生这家伙不仅活了下来,而且还拥有如此变态的力量。

    随后,谢浪切开了那人的胸腔,看到了那颗机关之心。

    机关之心,那是机关人的力量来源。

    曾经,谢浪也是好不容易才激发了十八的机关之心,让他重获新生。

    这个人的机关之心,设计得更加巧妙,纵然处于敌对面,谢浪也不得不称赞偃遐这家伙设计出来的这机关心脏简直是巧夺天工。

    更巧妙的是,偃遐保留了那人原来的心脏,机关之心只是依附在原来心脏上面,但是却改变了心脏的性能,让其变得能够承受住更大更强的力量冲击,并且能够处理特殊的血液,让那人的身体能够更加变态的运转起来。

    当然,真正的妙处就在于这颗机关之心根本无法再被别人“破解”,一旦破坏了心脏上面的机关,那人就必死无疑,而且整个身体会因为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力量而产生爆炸。

    偃遐的心思之歹毒,实在是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

    见到这样的情况,谢浪也只能摇了摇头,对十八说:“对不起,我也无能为力,这个偃遐看来是心思缜密而歹毒,这人的情况跟你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偃遐已经完善了他的技艺,这人已经彻底沦为他的工具,不可能再改变过来了。”

    十八长叹了一口气,随后向谢浪说道:“这件事情,让我去查一个水落石出吧。”

    谢浪点了点头。

    当谢浪离开密室的时候,那人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下手的是十八,当他得知谢浪也无能为力的时候,十八便下了重手。

    既然无法拯救,毁灭就等于解脱,这大概就是十八的想法。

    尽管十八没有说,但是谢浪也能够感觉到十八对偃遐的刻骨仇恨。

    原本,十八心中对于偃遐是心存感激的,因为他一直认为偃遐是怀着正义之心来拯救他们的。但是,现在经过这些事情之后,十八终于才认清楚了偃遐的真正面目,也弄清楚了偃遐的野心,这个时候十八对偃遐自然再无任何感激之心。

    剩下的,只有仇恨和愤怒。

    十八离开九方楼后两天,九方楼外面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这个不速之客,竟然还要让谢浪亲自迎接。

    因为这人是昆山,九方楼其他人都阻挡不住。

    “怎么,昆山你还想在九方楼来耀武扬威么?”谢浪淡淡地说道,“可惜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昆山冷哼了一声,说到:“我只是想问你,为何叫人阴魂不散地缠着我呢?”

    “阴魂不善?”谢浪冷笑道,“这种事情我可没有让人去做过,我还没有那么愚蠢,会让人去缠你,我可不想让手下人无缘无故去送死。”

    的确,要缠住昆山这样的人,那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整个九方楼除了谢浪,只怕别人也没有那个本事。

    但是昆山寻思了一番,似乎最近也只是得罪了九方楼和谢浪啊,别人应该不至于没事来寻自己的晦气才对。当然,那些来寻晦气的人,已经被昆山干掉了两个,但是昆山只是觉得被这些人缠着实在心烦。

    “我相信你。”昆山说,既然谢浪已经否认,昆山觉得谢浪实在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