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七百二十三章 大不妙(一)

    毕竟,这也是她亲眼所见的事情。

    “现在我没有办法给你解释。”谢浪淡淡地说道,“不过,以后你自然就会明白的。”

    “你休想这么就能够开脱了,我一定会想办法给北冥讨回公道的——”

    “住口!”

    谢浪终于忍无可忍,怒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你究竟什么!”

    随后,谢浪又对宁彩儿说道:“真是的,你们也跟她一起胡闹,现在事情搞成了这样子,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算了,你先将她带走,别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北冥并没有真正死去,应该还有补救的办法。”

    宁彩儿和冉兮兮了解谢浪的脾性,知道谢浪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害死北冥的。

    宁彩儿有些歉意地说道:“谢浪……对不起,我们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那我们先走了。”

    萧静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却被宁彩儿给阻止了,然后离开了这里。

    谢浪将北冥的骨灰收集起来,心情郁闷之极。

    这件事情演变成了这个样子,实在是天意。

    造化弄人,看样子如今北冥只能暂时沉寂一段时间了。

    谢浪将神识注入到了原神器当中,果然北冥的神识已经处于蛰伏状态,显然先前他的神识收到了巨大重创。

    不过幸运的是,北冥的神识保留了下来,那么总还会有别的办法。

    只是,短时间之内谢浪实在无计可施。

    直到第二天早上,谢浪才从密室当中走了出来。

    宁彩儿和冉兮兮两人望着谢浪,满脸都是歉意。

    “谢浪,真是对不起,是我们害了北冥。”冉兮兮说道。

    “算了,这件事情你们也是没有想到。”谢浪轻叹道,“你们还是去安慰一下萧静吧,她现在应该才是最难过的人了,北冥这件事情,跟你们想象的不一样,他也没有真正的死亡,以后我会找到办法救治他的。”

    “你真的还有办法?”宁彩儿问道。

    谢浪点了点头,说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会将他救治回来的。”

    “那……我们还是去看着萧静吧,她对于传奇匠人的很多事情都不明白,我应该给她好好说说。”宁彩儿说道。

    “北冥,你这次复出的代价真大!”

    谢浪长叹了一声。

    此刻,他一个人来到了高空之上,希望冬季来的寒风能够让自己的清净下来。

    北冥这次出事,给谢浪很大的打击,不仅北冥是他的朋友,更重要的是北冥也是九方楼的支柱。

    一旦让天机城或者鬼斧知道了北冥出事,那么很有可能会引起一番暴动。

    冷静下来之后,谢浪立即去找了诸葛明,并且将北冥的事情告诉了他。

    诸葛明的想法跟写谢浪不谋而合,以如今的情况来看,天机城和鬼斧知道这件事情只是时间问题。

    毕竟,北冥这种重要人物,天机城和鬼斧自然会人留意他的动静。

    相信用不了几天,对方就会有所行动了。

    “你猜得没错,对方一定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诸葛明说道,“平衡一旦被打破,取而代之的肯定就是一番腥风血雨。况且,天机城早就已经磨刀霍霍了,这一次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机会的。另外,还有鬼斧和西方的势力,他们也不会甘于寂寞的。”

    “那么,你现在有什么建议呢?”谢浪问道。

    “我觉得,以其坐等对方攻上门来,倒不如主动出击。”诸葛明说道,“既然对方迟早都要知道这件事情,倒不如先来个放手一搏。更何况,最近我的阵法已经研究得差不多了,你带回来的那个何半仙真是帮了个大忙,我们筹划一下,干脆先下手为强。”

    “但是……这样有意义吗?”

    谢浪说道,“我们的对手如此之多,无论我们去攻击谁,到最后都只会让另外的对手捡便宜。”

    诸葛明轻叹道:“这个道理我何尝不明白,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就算是垂死挣扎也要拉一个来垫底才行啊。既然战斗无法避免,这个时候最好表现得疯狂、野蛮一点,我们必须要表现出疯狗的样子,让所有的对手都知道我们拼死一战的决心。想想看,即便一个人知道他能够战胜一头疯狗,但是他也不愿意拿一头疯狗作为对手,对吧?”

    “你这个比喻真的很恶俗,但好像很有道理。”谢浪说道,“那么,如何操作呢?”

    诸葛明想了想,说道:“这个想法其实非常危险,不过却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当然,我们都清楚如果真的全面开战的话,我们是必输无疑,这也是我们不想看到的局面。但是,我们也要明白,对方不想看到的局面就是我们跟他们拼一个两败俱伤。所以,对方不愿意看到的局面,恰恰是我们要营造出来的局面。所以,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根本就没有必要隐瞒北冥出事的消息,反而我们应该将这个消息释放出去。”

    “主动放出去?”谢浪惊讶道,“你确定?”

    诸葛明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我们走的都是险棋,本来就是险中求胜,置之死地而后生。既然这个消息迟早都会让别人知道,还不如早点让他们知道的好。”

    “但是,他们一知道这个消息,难道不会立即对我们采取行动?”谢浪担忧道。

    现在,对九方楼虎视眈眈的势力可不少,缺少了北冥这个支柱,九方楼很可能立即成为攻击的目标。

    无论是天机城还是鬼斧,现在都变得异常的暴躁,这个机会他们自然不会错过的。

    所以,对于诸葛明的想法,谢浪实在是难以理解。

    “就是要让他们采取行动。”诸葛明说道,“他们如果不行动反而对我们不利。一旦他们有所行动,我们就要拿出一股疯狗的气势,用这种气势去震慑住对手,这是我们唯一的屏障了。”

    “怎样像疯狗?”谢浪问道。‘“首先,作为九方楼的主人,你先要疯狂起来才行。”诸葛明说道,“尽管我们不能肯定天机城、鬼斧是有有探子在我们九方楼,但是很显然他们迟早会知道这个信息的,你不能低估了他们的能力。所以首先你必须要疯狂起来,一旦你疯狂起来,对手自然就会猜测我们九方楼发生了什么大事件。这个时候,我们便将消息散播出去,然后就等对手行动。”

    “然后呢?”谢浪问道。

    “然后,谁有行动,我们就全力攻击谁。”诸葛明说道,“全力攻击,像疯狗一样不计较后果。只有摆出这样的气势,才能够震慑住对手,这样的话,任何一方都不愿意跟我们一起玩完。当然,这只是我估计的情况,真正的会如何,我也难以意料。”

    “我明白,这原本就是险中求胜的办法,风险自然很大。”谢浪说道,“不过,你的想法很有道理。那么,就按照你的想法来搞吧,真希望北冥能够早点恢复神识。”

    “那么,你就只管装疯就行了,其余的事情我来安排。”诸葛明说道,“我相信我们会挺过这一关。”

    “一定会的。”谢浪点头说道。

    第二天。

    九方楼总部外面,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

    整个九方楼的人,都感觉到大地在颤抖。

    随后,九方楼的许多人都知道,这巨大的轰鸣声是谢浪弄出来的,并且九方楼附近的一座山峰被摧毁了。

    愤怒,疯狂。

    九方楼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来自谢浪的巨大愤怒,同时也感觉到了九方楼似乎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一种不安的情绪笼罩着整个九方楼。

    轰响继续不断,整个天地仿佛被笼罩上世界末日的阴影。

    谢浪似乎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接着,开始有人提及到了北冥,并且猜测北冥可能出事了。

    于是,谢浪的愤怒和疯狂有原因了,因为九方楼所有人都知道谢浪和北冥是最好的朋友。

    谢浪的愤怒发泄一直持续着,整个九方楼四周的天地都为之变色,强大的天地本源力量彼此交汇、碰撞,狂暴的力量如同要摧毁这个世间的一切。

    没有人敢去阻止谢浪,也没有人阻止得了。

    但是,九方楼的所有人似乎都已经嗅到,一场暴风骤雨即将来临。

    诸葛明的战略分析起到了作用。

    第二天,天机城就采取了行动。

    看得出来,高斩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要急于发动一场攻击来证明天机城和他的实力。

    上一次的失败,让高斩大为恼火,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过错过这一次难得的机会。

    尽管,北冥是他的儿子,但是高斩并不理会这些事情。

    对于高斩来说,无论是老婆还是儿子,重要性远远都比不上他的霸业。

    不过,为了探明消息的真假,高斩采取的是试探性进攻。

    首先,高斩进攻的是九方楼的一个分部。

    这本来并不符合高斩的性格,但是鉴于上一次的失败,高斩必须面对天机城的元老们的压力,所以行事也变得小心起来。

    这一次,高斩的袭击凑效了。

    九方楼的分部,几乎没什么抵抗力,没有坚持多久就被灭掉了。

    消息传回天机城,让整个天机城的人都为之精神大震。

    高斩也舒了一口气,尽管只是灭掉了九方楼的一个分部,但是旗开得胜毕竟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于是,高斩立即开始了下一轮的进攻准备。

    既然九方楼如今已经是元气大伤,那么高斩自然不会介意将九方楼全部击溃,统一整个传奇匠人的世界,这也是高斩领袖天机城以来的首要目标。

    不过,高斩和天机城未免高兴得太久了。

    因为,就在当天晚上,九方楼和谢浪的报复就来临了。

    这一次,九方楼的报复来得实在太快了。

    而且,让天机城的所有人都震惊住了,九方楼的报复竟然是全体出击。

    这绝对是可怕的全线出击。

    天机城上一次面对的大举进攻,是来自鬼斧的疯狂轰击。

    不过,鬼斧的攻击虽然狂暴,但是也从未像九方楼和谢浪这般疯狂。

    倾巢而来。

    绝对是倾巢而来。

    整个天机城内部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处于惊恐当中。

    因为,这个时候天机城的人只要来到高处,就能够看到九方楼密密麻麻的飞行器。

    这种程度的进攻,纵然未必能够攻下天机城,但是双方都必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天机城的传奇匠人,可不是都像高斩这么好斗。

    尽管天机城的传奇匠人也希望有一天天机城能够征服九方楼,但是他们可不想面对这种两败俱伤甚至两败俱亡的局面。

    说到底,天机城和九方楼毕竟都是传奇匠人一脉,谁也不愿意传奇匠人就这么全灭了。

    这种时候,天机城的传奇匠人也不免对高斩心中不满。

    不过,天机城的这些人还不敢公然反对高斩的决议。

    很快,狂风骤雨降临在天机城的上空。

    九方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