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七百零九章 创世(二)

    “原神器……又是原神器。”

    谢浪心中暗暗叫苦,好不容易才从昆山手中将那枚原神器给夺走了,为此谢浪和十八几乎是冒着生命的危险,难道现在竟然又要拱手送回去吗?

    一时间,谢浪不禁犹豫了。

    如今的谢浪,更加知道原神器的珍贵,无论是对于他自己还是对于整个九方楼,原神器都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和作用,尽管如果能够利用昆山的力量,对于九方楼来说等于拥有了强大的助力,但是条件是以一颗原神器作为交换的话,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

    “别的条件,难道不行么?”谢浪试图改变昆山的想法。

    昆山摇了摇头,冷笑道:“别的任何东西,都休想能够让我动心。或者,应该是你去好好考虑一下吧。”

    “难道你认为凭你一个人,就能够对付得了高斩和天机城?”谢浪似乎还不死心。

    “今天谈话到此为止。”昆山冷冷地说道,“如果你能够接受我的条件,那么还可以继续谈,否则下次见面,就别怪我动手无情了。”

    谢浪知道昆山这老狐狸果然不是那么容易被利用的,只是要接受昆山的条件,无论如何现在也不行。

    无奈之下,谢浪只能重返九方楼。

    一去一返之后,北冥也已经回到了天机城。

    北冥告诉谢浪,他已经成功地和天机城当中的“卧底”接头,并且将任务交代下去了。

    三天之后,应该就会有消息回复了。

    “先前我去见了昆山。”谢浪将跟昆山会面的情况告知了北冥,叹道:“昆山这头老狐狸,竟然还是想要打原神器的主意……只是,如果能够拉他过来的话,对于九方楼来说的确是很大的助力。”

    “你的这个想法不错,不过我看昆山这种人岂是那么容易拉拢过拉的。”北冥叹道,“昆山这种人,也不知道活了多久了,想必都是老成精的人物了,你跟他去谈什么交易,恐怕真是与虎谋皮。”

    谢浪道:“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毕竟他和高斩之间好像也有很深的仇怨。这一点,或许可以利用一下。不过,他的要求未免太苛刻了,竟然想要一颗原神器。”

    北冥说道:“这个要求,根本就不用考虑了。哼,原神器这东西,谁都知道重要性非比寻常,昆山提出这样的要求,分明就是趁火打劫嘛。原神器,一旦这东西落入他的手中,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如虎添翼,我恐怕以后他不仅不会帮我们,反而更加难以控制,那时候说不定还会反咬我们一口呢。”

    像昆山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甘心受制于人。

    北冥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谢浪现在用一颗原神器的代价与之达成交易的话,谁知道昆山这样的家伙到时候不会反水呢?

    神工级别的传奇匠人,虽然修为高深莫测,但是并不代表人品很好,一定会信守承诺。

    “也许,我的确是考虑不够周到。”谢浪叹道,“只是,眼下九方楼的危机似乎更加迫近,我能够感觉到呢。昆山,唉,看来是难以满足他的要求了。”

    “自然不能满足。”北冥说道,“你莫非忘记了一件事情,原神器最后必定将归于一人之手,所有持有原神器的传奇匠人,之间必定会有无数场生死争斗,而当原神器全部集中于一人之手的时候,或者关于传奇匠人和原神器的秘密就会解开了。”

    “原神器……传奇匠人,这之间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谢浪疑惑道。

    只是,纵然聪明过人的北冥,却也是无法回到谢浪这个问题的。

    虽然找昆山“结盟”的事情暂时失败,但是很快谢浪接到了好的消息,沈铁等人复制时轮金刚已经成功。

    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

    复制时轮金刚的事情,已经进行了二十多个日日夜夜,想不到终于有了成效。

    沈铁这家伙,看来果然是吃苦耐劳。

    听见这个消息,谢浪和北冥的精神都不禁一振。

    虽然谢浪知道凭借时轮金刚这样的大家伙,也依旧不能解决掉天机城存在的那个大怪物,但无论如何,这总算是一件好事情。

    当谢浪和北冥两人找到沈铁的时候。

    参与复制时轮金刚的数百九方楼传奇匠人,正在激动地欢呼呢。

    是啊,对于九方楼的传奇匠人而言,时轮金刚的存在的确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他们的士气和信心。

    或者在他们看来,拥有了更多的这种大巨人之后,九方楼很快就会超越天机城了。

    超越天机城的存在,这是九方楼绝大多数传奇匠人的心愿。

    人都有一种渴望被承认的感觉,同样是传奇匠人,天机城很明显就高出一筹。作为九方楼的传奇匠人,自然是希望九方楼超越天机城,那么以后九方楼的传奇匠人才会被天下传奇匠人视为“正统”。

    说起来这种感觉似乎有些滑稽可笑,但是很多人却偏生就有这样的想法。

    传奇匠人大多数都是非常高傲的,因此谁都想顶着一个“正统出身”的身份。

    当初加入九方楼的这些传奇匠人,虽然某种程度上是为了个人的私欲和利益,为了获取到更多的好处和自由才加入九方楼的,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不羡慕天机城的那些传奇匠人。

    只是,既然不能够加入天机城,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九方楼取代天机城的存在。

    当这些人看着巨大无比的时轮金刚被复制的时候,他们的心中的确有一种强烈的自豪和狂妄感。

    上一次天机城来犯,被九方楼击退之后,九方楼的许多传奇匠人已经自信得有些狂妄了。

    现在,又成功复制出时轮金刚这样厉害的机关,这些九方楼的传奇匠人自然是信心爆棚,甚至恨不得现在就杀到天机城,让天机城的那些狂妄自大的家伙们彻底臣服。

    谢浪非常清楚面前这些人的想法,但是谢浪更清楚他们的想法都是非常的幼稚,现在就算倾尽全力杀向天机城,也休想能够成功。

    不过,谢浪的这种想法却并不能表露出来,他只能表现得非常的高兴,然后让沈铁等人继续加紧复制进程,希望能够复制更多的钢铁巨人出来。

    多复制出一个,那么九方楼就能够多出一份力量来。

    当时轮金刚被成功复制出来之后,谢浪知道原来的这个时轮金刚也没有什么保存的意义了。

    现在,是时候去履行当初向黑宗喇嘛们许下的那个承诺了。

    虽然谢浪并不惧怕黑宗喇嘛,但是谢浪觉得并没有必要毁掉这个承诺,况且谢浪也很想知道那些黑宗喇嘛们究竟会如何来感谢自己。

    重重感谢。

    谢浪可是很想知道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

    事情就这么决定下来了。

    谢浪立即驾驭着时轮金刚前往西藏珠峰。

    虽然此刻还是秋季,但是珠峰附近早已经冰雪封山了。

    时轮金刚破开风雪,徐徐降落在神云窟洞外。

    当谢浪和时轮金刚出现的时候,神云窟的大门缓缓打开,以妙法上师为首的所有黑宗喇嘛,全部出洞迎接时轮金刚的回归。

    其神情恭敬无比。

    由此可见,这些喇嘛对于时轮金刚的是发自内心的崇敬。

    这种狂热的宗教信仰,却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向着时轮金刚进行了三叩九拜之后,妙法上师这才来到谢浪面前,恭敬地说道:“孩子,我代表所有的黑宗弟子感谢你,你终于履行了你的承诺,将时轮金刚送回了这里。”

    “不用感谢我了。”谢浪笑了笑,“我这个人是很现实的,我现在履行了承诺,但是不知道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呢?当然,老头子你可别笑话我,我这么千里迢迢地把这时轮金刚送还给你们,不得点好处是说不过去的,对吧?”

    “嗯,也是这个道理。”妙法上师点头说道,“不过,还请谢小兄弟将时轮金刚请到洞中合适的位置,除了小兄弟你,我们这里可没有别人能有这样的神术。”

    “雕虫小技而已,哪里敢称什么神术。”谢浪笑了笑,操控着时轮金刚缓缓进入了神云窟。

    而后,谢浪将时轮金刚放到了妙法上师指定的位置上。

    至此,黑宗喇嘛终于将时轮金刚迎了回去。

    对于这些喇嘛们来说,这无疑是一件非常值得庆贺的大事件。

    就算他们张灯结彩,大宴三日也不为过。

    不过,这些喇嘛自然不会这么做,他们只是虔诚地诵经祈祷。

    整个神云窟里面,一阵祥和之气。

    这些喇嘛,面对着谢浪的时候,脸上也多了一种虔诚的尊敬。

    过来一阵之后,妙法上师将谢浪领到了他的禅室当中。

    谢浪望着妙法上师,知道这黑宗最年长且最有威望的老头子终于要吐露点什么东西了。

    黑宗喇嘛,跟传奇匠人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谢浪一直很想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这些黑宗喇嘛,隐匿在神秘的珠峰之上,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守护他们的信仰而已?

    其中的缘由应该不会那么简单的。

    现在,只希望能够从这位黑宗喇嘛这里得到答案。

    “孩子,你想知道什么?”妙法上师问道。

    “我想知道,我为你们做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是否能够得到相应的报酬。”谢浪笑道。

    废话,千辛万苦将这时轮金刚送到了这里,谢浪可不能白干了。

    “呵,千里送佛来这里,也算是莫大的功果了,功果难道就不算报酬么?”妙法上师微微笑道。

    “那这功果就算你的好了。”谢浪说道,“我想知道,你们黑宗为何会跟传奇匠人有来往呢?”

    “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妙法上师说道,“我也只是从记载当中见到的。我们黑宗成立于唐朝年间,来到西藏传教之外,我们还为了一些人守护一个重要的秘密。”

    “一些人,是否是传奇匠人?”谢浪问道。

    如果不是跟传奇匠人有关的东西,谢浪就懒得去听了。

    “我也不知道是否是你所说的传奇匠人,只是这些人的确是能工巧匠,不然也无法在这珠峰之上建立一个如此隐秘而宏伟的建筑。”妙法上师说道,“据说,之所以选择建立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距离天最近的地方,能够更加容易聆听神佛的声音。聆听到神佛的声音之后,我们黑宗的人,将负责将这些声音带往人间,让那些迷途的人们能够重返正途。”

    “那么,你们守护着什么秘密呢?”谢浪问道。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