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六百零四章 美人计(二)

    天工八品。

    谢浪手中的握着的品级牌上,显现出这四个大字。

    换作是以前的话,谢浪肯定会为此而欣喜若狂的。

    天工八品的境界,这是何等令人羡慕的一个境界,即使在传奇匠人的世界当中,能够达到这样的高度的人,又有多少呢?

    屈指可数而已。

    不过,现在谢浪的感觉却是不喜反忧,因为谢浪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目标和对手是什么。

    天工八品的境界,依然是无法跟对手比肩,因为对方可是传奇匠人的世界中当之无愧的王者。

    天机城的城主,只要是传奇匠人,恐怕没有谁没听过他的名号的。

    谢浪虽然没有亲自跟他交过手,但是北冥的实力谢浪是知道的,马文成的实力谢浪也是知道的。以这两人的实力,谢浪就可以推测出天机城城主的实力究竟有多可怕了。

    从毒琵琶的口中得知北冥的情况之后,谢浪无时不刻都是想办法如何从天机城城主的手中将北冥的魂魄拿回来,但是谢浪也很清楚自己跟对方的差距所在,一直都在隐忍着,拼命提升自己的实力。

    只是,即便是到了现在这种状况,谢浪依旧没有多少信心。

    “哗啦!”

    就在这时候,谢浪手中的品级牌忽地碎裂了。

    原来谢浪心中愤怒的时候,身体内的力量不自觉地涌入了品级牌当中,这品级牌的材质虽然不是普通的水晶石,但是现在谢浪身体内部拥有的力量已经非常可怕,再没有控制的情况下向这品级牌注入如此强大的力量,这品级牌自然是无法承受,因此爆裂为碎片。

    当品级牌碎裂的一刹那,一点点金光从里面迸射出来,然后消失不见。

    谢浪很清楚,那是制造品级牌的传奇匠人残留在里面的神识。

    谢浪将自己的神识靠近这些进光,顿时感应到了一些以前曾经被忽略的信息。

    准确的说,谢浪看到了一副地图——通向天机城的地图。

    这信息,曾经是被谢浪所忽略掉的。

    当初给谢浪品级牌的天机城联络人曾经告诉过谢浪,这品级牌上面有通向天机城的地图,但是谢浪不以为意,因为那个时候的谢浪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天机城。

    那时候,谢浪很清楚一件事情,他不会用自由去向天机城换取任何的东西。

    现在,事隔已久,谢浪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获取到这里面的信息。

    谢浪相信,获取天机城的地图是不需要通过毁坏品级牌来达到,但是现在这副地图的出现,却让谢浪忽然之间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去天机城看看。

    这一次,谢浪没有和任何人告别,也没有去告诉冉兮兮等人他要去什么地方,因为谢浪知道这一次他只是去见识一下天机城的面目,而不是去挑战天机城的城主。

    谢浪相信,凭借他天工八品的境界,只要不是让天机城的城主给碰上,只是去天机城溜达一圈,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了。

    曾经从秦哲的口中,谢浪听说天机城代表着另外一种形式的文明,那时候谢浪就生出了去天机城见识一下的想法,现在既然有了地图,去见识一下也就无妨了。

    更重要的是,谢浪现在的这个想法就好像是灵机一现,仿佛是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引导。

    这几天,谢浪的进境开始缓慢了下来,八术当中的遁、腾两术,始终还没有领悟到精髓。

    也许,这趟前往天机城,反而是一种别样的历练,或者对打破目前的阻碍有所帮助。

    到了天工境界之后,人的神识和第六感都变得异常的强大而敏锐,不仅更容易把握到危机的来临,对于将要发生的一些重要的事情也隐约会有一些感应。

    这时候谢浪所下的决定,就是源于那一点点神秘的感应。

    谢浪相信,此行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品级牌当中藏着的这份地图,设计得十分的巧妙,如果不是传奇匠人,即使在无意当中看见这张地图,也绝对不能够领会地图当中的含义。

    这是一种“烙印地图”,一种精神烙印式的地图,刻画这份地图的人,用的不是画笔和墨水,而是用自己的精神和神识来刻画的,只有传奇匠人才能够感应到这股神识的存在,识别当中隐含的意义所在。

    并且对于传奇匠人来说,一旦记下了这份地图,就不会忘记了,因为这份地图就等于是“烙”在了神识当中,跟看图者的神识融为一体。

    谢浪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也没有通知任何人,孤身一人向天机城所在的地方进发。

    地图上面所显示的,天机城在全世界一共有一百零七个入口,其中光是中国就有六十多个入口。

    每一个入口,都可以快速通往天机城所在之处,虽然谢浪一时间还不明白天机城的这些人是如何将这些蜘蛛网一样的入口建立在全世界的。

    离开成都最近的入口,就在青城山一带,巧的是谢浪居然也知道那个地方。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小镇,但是谢浪知道马文成等人曾经在这里伏击过新纪元的人。

    可怜的贝誉,就是在这个镇子里面出事的,至今没有任何音讯。

    但是对于贝誉这样的人,谢浪根本不想去关心他的生死。

    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镇,无论是这里的民间建筑还是民风,都保持着一种久远而朴实的风格。

    青城山一带虽然是旅游风景区,但是这座古镇似乎对外来的旅游业根本不感兴趣,看不到一点迎合外来游客的东西出现。

    或者,用另外一个词语形容就叫做“落后”。

    但是这种落后只是呈现给世俗之人看的,谢浪第一来这里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地方一点都不落后,觉得这里落后的人,只是看不懂这里的布置罢了。

    整个小镇,不到一千的人口,但是这里的绝代多数人都是传奇匠人。

    可以说,这里就是一个传奇匠人的小镇。

    这些传奇匠人除了在这里生活之外,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守护通向天机城的入口。

    当初贝誉就是没有看清楚这一点,才饮恨再此处了。

    谢浪没有跟这里的传奇匠人交谈,因为他并不想别人知道他的名字以及来这里的真实目的。

    如果这里的人知道他就是谢浪的话,肯定不会表示欢迎的,更多的可能是将他驱逐出这里。

    天机城的人对于谢浪这个名字,已经没有任何的好感了,原因就是谢浪曾经破坏了他们的好几个联络处,而且还打伤了天机城的人。

    好在,谢浪并不需要求助别人,因为从地图上面,谢浪知道那个入口所在之处。

    小镇的中央处,有三颗非常古老的黄果树,看起来差不多已经有上千年的树龄了。

    三颗黄果树的中间,就是天机城的入口所在。

    谢浪在周围观察了一下,这三颗黄果树,是活生生的大树,乍一看是看不到任何破绽的,这就是三棵普通的古树而已。但是谢浪观察了一阵,就发现了玄虚所在:三棵古树之间,存在一片阴影,那是太阳在任何位置都无法照射到的地方。而这片阴影当中,却有一道暗门,这是真正的暗门,看不到也绝对是摸不到的,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之下,才会打开的。

    谢浪没有急着前往,在街道旁边的一家小店里面叫了一碗抄手,然后留意着那道暗门的变化。他打算不动声色地溜进去,然后再不动声色地溜出来。

    但是,天机城是什么地方,如果那么容易就被人混入的话,那天机城三个字就不会在传奇匠人之间叫得这么响亮了。

    “沙沙……”

    树叶在微风中轻轻颤动着。

    三棵古树的阴影当中,闪过一个影子——有人从这里出来了。

    这无疑是证实了谢浪的猜测,三棵古树之间果然是存在一道暗门的。

    谢浪没有继续留意从暗门当中出来的那个人,他现在留意的是黄果树旁边摆小摊卖泥人的老头子。

    这个老头子看起来已经七八十岁的年纪了,头发和胡须都全白了,旁边放着一副担子,有一个小木桌,上面摆放着各种角色的泥人:孙悟空、白骨精、武松……

    谢浪先前并没有留意到这个老头,只是因为这个老头并没有传奇匠人一般强大的神识,不过谢浪现在发现他看错了。这个老头不仅是一个传奇匠人,而且还可能是这个小镇里面最厉害的传奇匠人。

    之所以先前没有引起谢浪的注意,只是因为这个老头子已经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神识。

    也即是说,这个老头子至少已经是天工级别的传奇匠人了。

    难怪,这个入口处根本没有特意安排别的传奇匠人来把守,原因再简单不过了,基本上有这么一个老头子来守着就已经足够了。

    一个天工级别的传奇匠人,要是连一扇门都守不住的话,那不是要被人嘲笑了么?

    况且,这老头子的任务只是不让身份不明之人进入这里就行了,只要他发现对方身份异常,纵然以他天工的境界不能抵挡对方,至少也能够做出示警。想想看,这里可是连通天机城的,只要这老头子一示警,那就不知道天机城当中会有多少人从里面赶来这里,那时候来犯之人再强大,恐怕也之后飞灰的结果了。

    如果不是先前从暗门出来的那个人,谢浪恐怕还真难以发现这个老头子的异常。

    当暗门当中有人出来的时候,那个老头子并没有转身去看黄果树之间,但是他的神识却延伸开去了,这样他就知道是谁从这里出来了。不过,老头子神识波动的时候,却让谢浪发现了异常。

    庆幸的是,这个老头子和其他人并没有留意到谢浪的异常。

    原因很简单,谢浪对于自己的神识早就能够控制自如了,让他看起来跟普通的学生没有什么两样。

    能够将神识控制自如不被别的传奇匠人察觉的人,起码都是天工境界的高手,而天工级别的传奇匠人不仅非常的高傲,而且年纪都稍大,像谢浪和北冥这样的年纪就踏入天工境界的人,简直就是异数。

    没有人怀疑,现在需要的考虑的只是如何骗过这个老头子。

    这个时候,那老头子依然在专心地捏着一个泥人,目光一直盯在手中的泥人上面,好像根本就注意其他人在干什么。

    但是谢浪很清楚,此刻的这个老头子,简直就是一个眼观八方、耳听四方的主,四周的一点风吹草动,几乎一丝不漏地被他所关注到。

    谢浪估计了一下,以他的实力,应该能够击退这个老头子,踏入那道隐秘的暗门。只是,这样硬闯进去的话,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意义,而且也是极其不明智的,因为那等于是向整个天机城宣战。

    就算是谢浪现在的境界,跟整个天机城硬拼,必然是会灰飞烟灭的。

    二十个抄手,三五分钟就下肚了。

    在这里,还是用人民币结账,谢浪给钱之后,就向三棵黄果树的方向走了过去。

    离黄果树和老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在距离老头子约莫十步距离的时候,那个老头子忽地抬起了头,向着谢浪这边看了过来。

    “不会吧,难道这个老头子发现了我?”谢浪心中暗想,神情却没有丝毫变化。

    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因为谢浪已经改变了容貌,而且自问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只要是神识不出现波动,谢浪自信就算是天机城城主都未必能够认出自己来,这个老头子虽然不错,但是眼力也不可能有这么夸张的。

    但是事实偏有凑巧,老头子抬头对谢浪说道:“小兄弟,你看看我这个泥人捏得如何呢?”

    谢浪的目光落在了老头子手中的泥人上面,神情终于发生了变化——老头子手上捏出来的这个泥人,赫然就是现在谢浪的样子。

    很明显,就在谢浪留意着这个老头子的时候,对方也留意上了他。

    谢浪暗暗苦笑,自认为丝毫没有露出破绽,想不到竟然早就被人给察觉到了。

    不过,这个时候总不能打退堂鼓吧,谢浪硬着头皮走了上去,说道:“好,惟妙惟肖,神形兼备,很不错。”

    “小兄弟眼力很高啊,看来是识货之人。”老头子将泥人递向了谢浪,“那这个泥人,就算是老头子送给你的一个小礼物了。不过,顺带也送你一句话——”

    “请说。”谢浪接过了这老头子送的泥人。

    “泥菩萨过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