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五百章二十二章 半仙的学问(一)

    “噗噗!”

    谢浪以神识操控着那个奇异的空间,让其向着麻雀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薄而淡的绿色显然没有引起那只麻雀的注意,况且那立方体来得非常迅疾,即使它发现了也根本没有时间去闪避,所以毫无悬念的,那只可怜的麻雀成了谢浪的困术成功之后的第一个实验品。

    看起来那立方体只不过一个立方的大小,但是无论那麻雀如何扇动翅膀,都始终无法逃离那么一个小小的空间,这时候一个地方的大小,对于那麻雀来说简直就成了一个浩瀚莫测的宇宙。

    麻雀扑腾了一阵之后,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而停了下来,不过依然没有落在地面上,它还是在那小小的空间之内。

    小的时候,谢浪常常用自制的“血滴子”来捕捉鸟雀,看来从此以后,用困术来捕捉鸟兽,似乎更加的方便和精准了。

    被困在小小空间里面的麻雀显然有些慌乱,以它的智商大概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它只能够换乱而茫然地望着谢浪。

    谢浪觉得这个小小的空间非常的有趣,表面上看起来这个空间是方形的,但是谢浪完全可以透过神识来改变它的大小和形态,从而间接地刺激空间里面的小麻雀。

    其实当谢浪的困术成功之后,不要说麻雀了,就算是小到如同苍蝇蚊子,也休想能够从这个空间里面钻出来,因为现在这个独特的空间是没有丝毫的破绽的。

    唯一让谢浪无法解释的,就是这空间居然呈现出淡淡的绿色,而不是向马文成制造出来的空间那样看不见任何的颜色和形态。

    可怜的小麻雀,就这么被谢浪给折腾着,因为谢浪要利用它来熟练困术。

    而且现在谢浪兴头正高,怎么会舍得这么快就放它走呢,于是,这一折腾就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

    终于,谢浪停止了继续折腾这只可怜的小麻雀,然后看了看手机上面的时间。

    因为这个时候谢浪肚子已经咕咕直叫了,所以他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咦,怎么又过了两个多小时了,这时间过得真是快啊。”谢浪之言自语道,正要放走这个小麻雀,却忽地发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照理说,这只小麻雀已经被他给活活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就算不会口吐白沫,起码这个时候也应该是筋疲力尽了,但是现在看来,这只小麻雀不仅没有丝毫的疲惫状态,而且看起来好像是生龙活虎,状态居然比刚进这个“笼子”的时候还要好哩。

    怪了,奇了。

    谢浪心中暗暗叫道。

    这样的事情能不奇怪么?

    原本这叫做困术,自然是要困住对方,叫对方被困在里面一直被玩到崩溃为止。但是现在看看,这困倒是困住了,但是却没有办法耗对方的精力,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时间,谢浪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不过好歹还是将这只被困了两个多小时的麻雀给放了。

    “嗖!”

    这麻雀一出“囚牢”,立即呼啸着冲天而起,顷刻之间就不见了踪影,动作之迅捷,实在是令人惊叹,这也证明了谢浪的发现是正确的,这麻雀的精力不仅没有被他制造出来的空间给消磨掉,反而从这个空间当中汲取了不少的精力。

    “奶奶的,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呢?”谢浪暗骂了一句。

    本来以为已经接近完美地演绎了一次困术,想不到这个困术跟现象中的差距竟然这么大。

    一边吃了点东西,一边继续思索。

    不久之后,谢浪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将自己困住。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既然从外面难以思索出这其中的缘由,谢浪干脆画地为牢,将自己困住。

    淡绿色的立方体再次出现,将谢浪给罩了起来。

    在这个独立空间之内,距离和时间都似乎都发生了变化,从外面看这个独立空间的时候,感觉不过就是一个淡绿色的正方体而已,但是当身体都在这空间之内的时候,谢浪才发现从外面看来只有一立方的空间竟然是如此的广阔。

    那淡蓝色的表面,此刻就好像是蓝色的天空,高远而不可触摸。

    而脚下,却像是大地一般广袤。

    没有窒息的感觉,也没有压迫感,谢浪只觉得有一种纯净、自然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现代人回到了亿万年前的侏罗纪时代,忽然之间呼吸到那种从未遭受过污染的空气。

    的确,这个独特的空间在形成的时候,就已经抽取了所有的杂质,而形成这个独特空间的六股力量,其实都是天地本源力量经过提纯之后得来的。所以说,这个空间如此“纯净”,倒也是说得过去的。

    但是作为困术,被困在这个空间里面的东西,原本是应该遭遇雷电、水火的攻击,还有山崩海啸的力量压迫,但是现在给谢浪的感觉,分明就是躺在温柔的梦乡嘛。

    马文成称呼困术为困龙术,那是说这术法能够降龙伏虎,但是现在从谢浪手中演绎出来,也许的确是可以将龙虎都困在里面,但是却未必能够降伏,顶多是让龙和虎都舒服得想要睡觉吧。

    在这个空间里面,谢浪也没有办法聚集别的天地本源力量,比如雷电、冰火之力,唯一能够调用的就是这种“提纯”过后的能量,但是就算是能够调用,却也无法利用这股力量来进行攻击,只是能够用来拟化出一些东西,就如同谢浪利用神识在原神器当中拟化出的那些东西。

    也即是说,这个困术所制造出来的独立空间,就相当于原神器内部的那个神秘世界一样,不同的是这个独立空间之内不能进行毁灭性的攻击,而能够进行一些拟化创造。

    以马文成的观点来看,困术所制造出来的独立空间,制造者可以对困在这个空间之内的东西为所欲为,被困在这个空间之内的东西,就只能任凭蹂躏了。但是谢浪制造出的这个空间是什么呢,温室还是疗养室?

    不过,马文成同样也说过,只要六种力量达到了绝对均衡,制造出来的空间就会完美无缺,没有任何得漏洞和破绽。而现在谢浪制造出来的空间,也是没有任何的破绽的,难道也算是完美了?

    如果说是完美,也许只能够算是另一种形势的完美吧。

    虽然结果跟最初的想法大相径庭,但是谢浪可并没有否决自己这个不伦不类的困术,更没有打算放弃练习,反而谢浪觉得十分有趣。没错,马文成的困术固然是好的,但是谢浪就算是练到了完美无缺,也顶多是复制马文成的技艺而已,但是现在误打误撞搞出来的这个不伦不类的困术,反而有继续研究和挖掘的空间,因为这里面还有许多乐趣等待发掘。

    谢浪准备吃点东西之后,继续探索自己发明的这个奇异困术。

    鬼楼里面,现在不仅有桌椅、餐具,也还有简易的床铺之类的东西。

    现在,这里可真是成了谢浪的小基地了。

    这两天,谢浪甚至都懒得回寝室去住了。

    虽然冉兮兮和冉家都没有消息传过来,也没有跟谢浪联系过,但是谢浪现在的心情反而出奇地平静,让他能够更加清晰地思索和练习天工匠人所使用的一些术法,以及去领悟一些更加玄妙的凤文。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话对于传奇匠人也同样适用。

    地工一级的传奇匠人,只是神识比普通人强大得多,能够利用神识操控灵器进行攻击和防御;而到了天工这一层次的传奇匠人,神识固然是更加地强大,但是天工更能够利用凤文来改造自身的身体,由外而内,将身体视为自己最重要、最珍贵的灵器,不断地改造自己的身体,并且会利用凤文引天地本源力量进入身体之内,改造身体的筋骨和血脉。

    毕竟,无论传奇匠人有多牛,身体坏掉了,也仍然必死无疑。

    但是对于天工一级的传奇匠人,死亡也许只是想对的,因为谢浪亲眼见过的童十八,就是一种徘徊在生与死之间的“怪物”,谢浪没有办法将他视为一个简单的机关人,同样也没有办法将他视为一个真正的人,甚至谢浪也搞不明白当初制造十八铜人的偃遐是否是一个疯子。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