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四百六十五章 新的变故(四)

    “什么理想不理想的,我觉得谢浪很上进啊,他就靠着自己,也有了厂子和不菲的收入,我觉得他很有前途的。”冉兮兮辩解道,然后向冉凌递了递眼神。

    冉凌干咳了两声,说道:“其实……其实我个人是比较认同单杰的。”刚说到这里,冉兮兮的怨恨目光已经扫了过来,所以冉凌又道:“不过,谢浪这个人也很好,而且功夫也不错啊,我看单杰功夫不如他。”

    冉兮兮的外公只是悠然喝着茶,似乎并不打算插入他们的话题。

    冉父这时候说道:“兮兮,我对谢浪本来是没有任何偏见的,否则以他的家庭背景,我根本就没有必要在今天晚上单独见他。只是,你想想看,他现在才十八岁,有的是机会和时间去玩,而你却不同了,你人生最宝贵的时间就是现在,不可能陪着她一起消耗掉。所以,除非他能够表现得像一个真正的男人,值得信赖的男人,我是不会同意你和他在一起的。”

    “他怎么就不值得信赖了?我……我就是要跟他在一起。”冉兮兮怒道。

    “你——”

    冉父似乎已然动怒,“他……你知道他的理想是什么吗,他居然想当一个顶尖的工匠,难道你准备让我们冉家出一个工匠女婿吗?”

    “工匠怎么了?我爷爷以前还是给地主家放牛的呢。”冉兮兮争辩道。

    “胡闹!”冉父的声音猛地拔高了两阶。

    迫于父亲的威严,冉兮兮暂时只能噤声,不过依然翘着嘴巴,很显然是不会向父亲妥协的。

    “我说两句行不行?”这时候,老外公忽地开口问道。

    他的声音不大,不过说话却很有分量,冉母连忙说道:“爸,瞧你说的,谁还敢让你不说话啊。”

    “爸,您说吧。”冉父恭敬地说道。

    老外公说道:“既然你们愿意听,那么我就说了,我觉得谢浪这小子不错。”

    “外公,还是你有眼光!”冉兮兮立即响应道。

    冉父和冉母的脸色却有些不太自然,冉父正要继续说话,却被来外公挥手打断了,来外公说道:“我这个人向来是讲道理的人,我现在就跟你说说为何谢浪要比单杰那个小子有前途。”

    “行啊,那就听听爸爸的高见。”冉父说道。

    “这个是谢浪送来的礼物。”老外公指着桌上的两件东西说道,“你们刚才在争论的时候,我仔细看了看,他送来的东西有两件非常特别,一件是这把短剑——”

    老外公缓缓地将短剑从剑鞘里面拔了出来,顿时剑鞘里面闪出一点寒光,整个屋子里面似乎都弥漫着一股寒意,温度好像骤然下降了几度,汗毛一下子都立了起来。老外公对冉父说道:“我知道你珍藏的古剑也不少,不过这样的货色,你能够拿得出来几件?”

    冉父和冉凌的眼睛都冒光了,两个人都是军人出身,对于这种锋利的古代冷兵器几乎有着强烈的收藏**,何况是这种稀有的货色呢。

    冉父其实根本就没有看过谢浪送过来的礼物,毕竟要过年了,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来送礼,一般的礼物也很难落入冉父的法眼,谁知道,谢浪竟然送了这么珍贵的货色呢!

    “老实说,我一件都没有。”冉父苦笑道,伸出手掌在短剑的剑鞘上摸了摸,“亏我收藏了那么多的古剑,都是一些老掉牙的古董,真正锋利的没有几件,而跟这把短剑比起来,那更是没有可比性了。如此锋利的剑,实在堪称是绝世神兵,如果拿出来拍卖的话,肯定能够卖出天价来!不过,这个谢浪,他是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么好的东西呢。”

    “你以为谢浪不是识货的人,不知道这把剑的价值?”老外公的眼睛当中露出了洞察无疑的神情,“随手就能够送出这么一把价值不菲的短剑来,就像是送了一把玩具剑一样,换做是你,你舍得吗?”

    冉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说道:“这么说,这个谢浪一定见过或者拥有更好或者更多好东西,所以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么一件东西……唔,这样的话,说明这小子肯定不简单啊。”

    “你明白就好。”老外公说道,“本来你早就应该发现这点,只是你先入为主,从心里面就觉得谢浪不如单杰,所以其实你早就做出了判断,这就造成了你对谢浪的偏见。好吧,你再看看他送过来的另外一件礼物——”

    说着,来外公将谢浪送过来的另外一件礼物取了出来。

    这件礼物,是谢浪特意送给冉母的。

    一个黑色的檀木盒子,打开之后,里面装着一把暗粉色的梳子。

    黑色盒子打开之后,散发出一种微微、古朴的香味,一种沉淀了千年的香味。

    这把梳子没有多余的雕饰,看起来就像是一把极其普通的梳子,但是不知道为何,当冉母和冉兮兮看到这把梳子之后,就不由而然地生出了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仿佛这把梳子拥有一种奇特的魔力,能够抓住女人的心理。

    至此一点,就可以看出谢浪的手艺的确已经臻至大师的境界,完全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那把短剑的话,肯定是把绝顶的货色,但是这个梳子嘛——”冉凌说道,“我实在看不出其中的价值,不过这个香味倒是很不错的。”

    “你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