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四一十三章 开始回收(一)

    杀人之道,为快不破。

    黑寡妇出手的确快,而且时机选择得很好,只是就在这一瞬间,她忽地发现这世间居然还有更快的东西,以至于她忽地觉得自己的出手就跟蜗牛一般缓慢。

    一道金光闪过,从洞穿了黑寡妇的胸膛。

    黑寡妇连尖叫的声音都来不及发出,整个人轰然落在了少年面前,满脸的惊恐之色。

    恐怕她临死都不相信,对方出手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连谢浪也有些搞不明白。

    因为换作谢浪自己的话,恐怕也来不及抵御黑寡妇的致命一击。

    黑寡妇虽然没有她丈夫温南的那种惊天动地的手段,但是相差却也不是很远,加上这女人的歹毒心计,就让她更不容易对付了。

    只是,那少年还是一击就要了她的性命。

    后发先至,以快打快。

    这种手段不禁让谢浪感到惊诧。

    心肠歹毒如何,懂得算计又如何,在面对对方绝对的优势面前,死不瞑目就是黑寡妇唯一的下场。

    那少年看也不看死去的黑寡妇,径直向谢浪走了过来,这时候,从他的身上已经感觉不到先前的那种气势和架子,有的只有朋友给人的那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这一刻,谢浪确信他的确就是自己的朋友,因为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给人这种感觉。、“谢浪——”

    那少年冲着谢浪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僵硬,也许可能他很久都没有对人露出过笑容的缘故吧,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笑容之中的真诚。

    “你是……”

    谢浪拼命地想,但是却还是想不出这少年究竟是谁。

    “看来我变得已经让你认不出来了。”那少年轻叹了一声,先前杀死黑寡妇的金光忽地出现在他手中,那金光的真身却是一只活灵活现的小老鼠。

    跟霸虎一模一样的老鼠。

    但是,这只老鼠不叫做霸虎,而叫做“暴龙“。

    “北冥——”

    谢浪满脸激动之色,他终于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少年。

    这一刻,谢浪终于有了那种“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感觉,只是千言万语,一时间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北冥似乎很欣赏谢浪的这种表情,大概他认为谢浪口中的“北冥”两个字,已经包含了一切。

    北冥伸出手,将谢浪从地上拉了起来。

    这时候,谢浪的身体依旧是没什么知觉,幸好北冥自有办法,左手忽地伸出一支毛笔来,笔尖冒出一滴浓浓的绿色墨汁,在谢浪胸前画出了一个奇怪的凤文。随即,那凤文好像种子落入土壤,开始从谢浪的胸膛散开,如同藤蔓一样蔓延至前身,那凤文所到之处,让谢浪顿时有一种洗髓伐筋的感觉,先前被黑寡妇注入的毒素赫然消失,身体很快就回复了精力。

    当真是奇妙之极。

    “咳咳~”

    谢浪正要感谢北冥一番,忽地听见北冥重重地咳嗽了几声。

    咳嗽本来并不要紧,但是给谢浪的感觉,北冥的这几声咳嗽竟然给人一种病入膏肓的感觉。

    小时候,谢浪就觉得北冥有种病态的感觉,想不到现在居然更严重了。

    “北冥,你没事吧?”谢浪问道。

    北冥不以为然道:“没事,小时候就这样了,反正看样子也死不了。”

    说着,北冥从身后的背包里面取了一套衣服递给谢浪,“这个是我的衣服,凑合着穿吧。”

    谢浪接过了那套衣服,样式是一套蜜黄色的休闲装,但是布料好像非棉非丝,虽然很轻薄,但是触手却又很暖和,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搞出来的。

    “对了,山洞里面还有一个人,你要不要管他?”北冥问道。

    谢浪僵硬的神识逐渐恢复了过来,果然感觉到山洞里面还有一个人。

    谢浪连忙向那里走去,果然看见一个人被捆绑起来,脸上血肉模糊,看不清面目。

    “陈老师……”

    谢浪猜测出了这个人的身份,想不到黑寡妇为了骗谢浪,竟然真的将陈老师的脸皮给割了下来,以至于陈老师现在看起来简直说不出的恐怖。

    谢浪连忙给陈老师松开了缠绕的蛛丝布条,将她拉了起来。

    陈老师此刻已经非常虚弱,勉强看到了谢浪,说道:“你……你是谢浪……想不到你很少来上课,竟然却在这里救了我……”

    谢浪看见陈老师着情形,知道再不及时治疗的话,她可能就撑不下去了,连忙对北冥道:“我要先把陈老师送去医院才行,不然的话,恐怕她活不久了。”

    对于陈老师,北冥的眼中看不到什么怜悯,不过他却愿意帮助谢浪。

    两人出了洞口,谢浪这才发现洞口外面居然白茫茫一片。

    “妈的,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么冷……”谢浪惊道。

    成都是一个平原,有山的地方离市区都是很远的。

    “这里是在西岭雪山一带。”北冥说道,“下山之后,走两公里,就到郊县城区了。”

    “这个黑寡妇也恁地有气力,竟然把老子弄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谢浪郁闷道,下山差不多有十公里路程,他不担心自己的体力,只是担心陈老师现在的情况能不能撑过去。

    毕竟,陈老师已经失血过多。

    “黑寡妇可不是笨蛋,她掳走你之后,为了慢慢折磨你,才将你弄到了这个地方,虽然这里距离成都市区好几十公里,但是对于她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她穿着‘缩地成寸’的鞋子,几乎节省了大半的路程,也害得我追踪了好久才找到她。”北冥说道,又冲背包里面取了一双鞋子给谢浪,然后自嘲地笑了笑,“这还是运动款呢。”

    “缩地成寸?还真的有这么神奇的鞋子?”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