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三百八十七章 觉醒(一)

    但是,制造出来的效果,也实在是太精妙了,让人惊叹不已。

    童十八现在的样子,无疑是有些引人注目,因而谢浪不得不将他重新“打扮”一番。

    首先将他的皮肤颜色弱化了一些,变成了接近普通人皮肤的颜色,然后给他找了一顶帽子戴上,免得他的光头时时刻刻引人注目。

    另外,对童十八脸部也进行了一番盖在,让他看起来尽量平凡普通一点。

    既然童十八要成为谢浪的秘密武器或者杀手锏,那么就一定要“隐”,不能让别人感受到来自他的威胁,否则这个秘密武器就不再秘密了。

    当谢浪做好了这些准备之后,却发现了一个问题:童十八好像有些不太乐意。

    十八虽然只是一个铜人,但是当他摆脱作为铜人的命运之后,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所以绝对不能够将他简单地当作一个机关人来看待。

    比如,当初小铁也曾经出现过情绪化的情况,但是那种情绪化却是非常暴躁无法控制的。而十八的这种情绪,却是可以控制而且保持了适当的尺度,很接近人的情绪变化。

    谢浪感觉到,十八好像并不喜欢谢浪将他打扮成这个样子。

    虽然十八不会说话,但是谢浪可以肯定他就是想要表达这个意思。

    谢浪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安慰道:“放心吧,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我就让你恢复本来面目,看在我以前帮助过你的份上,你总得帮我解决了眼前的困局吧?”

    果然,十八听了谢浪的解释,不乐意的感觉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警惕,让谢浪感觉到他已经开始戒备,随时准备出手。

    十八真的是机关人吗?

    这个问题冉兮兮曾经询问过谢浪,如果不是因为十八的身体的确是机关制造出来的,谢浪都一度会怀疑自己的结论。

    制造十八的那个偃遐,简直已经不能够用天才来形容了,而应该是鬼才。只有鬼才,才能够搞出这么诡异让人无法想象的东西来。

    什么事情无法想象呢?

    冉兮兮曾经告诉谢浪,十八最初呆在谢浪的那个租来的房子里面的时候,就是一味的冥想。但是后来,十八不知道怎么搞的,有一次冉兮兮竟然发现他在看电视,而且看得很仔细、很入迷。

    十八看电视为了什么,这个问题谢浪更无法解释了。

    但是有一点谢浪可以肯定,就是十八的到来,让他有了一种如虎添翼的感觉。

    十八除了一身彪悍的武艺和惊人的爆发力,究竟还有什么手段,这个连谢浪都不清楚了。

    谢浪正在收拾拆了包裹的垃圾,这时候房间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人是苏苜,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几个碗碟,一看就知道是吃的东西。

    苏苜将托盘放在桌子上面,揭开那些碗碟上面的盖子,对谢浪说道:“别忙了,先吃点东西吧,这些可是花了我一个早上做的。”

    一阵香味扑鼻而来,不禁令人食欲大振。

    “想不到你居然还会做饭。”谢浪笑了笑,拿起勺子尝了尝,“不得不说,你的手艺还真是不错。”

    “什么叫做想不到我会做饭啊?我本来就会做,只是在学校没有机会表演而已。”苏苜装着不满道,然后这才注意到一旁的十八,问道:“谢浪,他是——”

    “哦,他是十八,我找过来的帮手,不过他的嗓子哑了。”谢浪说道。

    苏苜看了看这个大个子,果然是一副孔武有力的样子,不知道谢浪从哪里找来的,但是苏苜也没有多问,她只是关心谢浪是否欣赏她做的这些东西。

    看见谢浪风卷残云一般将她做的东西全部吃掉,苏苜显得有些开心。

    一则是苏苜的饭菜味道的确可口,二则是谢浪昨天到现在就一直没有休息过,所以肚子实在很饿了。

    这两三天,谢浪虽然没有离开苏家,但是也没有闲着,一直都在思索对策,还有就是寻思着如何能够更进一步提高自身实力,缩短和九方楼那些神秘对手之间的差距。多一分实力,就多一分保命的可能性,秦哲说的话没错,以九方楼所表现出来的强势,肯定不会容忍谢浪的存在。

    “咦,这个是什么东西啊,什么珠子?”

    就在谢浪抱着罐子喝汤的时候,苏苜伸手向桌面上的一颗黑色的珠子摸了过去。

    苏苜不知道,那珠子就是董非令人闻风丧胆的成名武器——七星海胆。

    “不要碰——”

    谢浪想要提醒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

    “蓬!~”

    一阵光亮从黑色的珠子里面爆开,随即无数的发光的刺向着四面八方飞射开来。

    苏苜只觉得满眼的光芒,绚烂而充满了杀机。

    海胆全身都是刺,七星海胆更是如此。

    苏苜无意当中触碰到了七星海胆上面的机关,就如同无意当中捅了一个马蜂窝。

    顷刻之间,满屋都是发光的刺。

    这些刺异常的锋利,当真是吹毛利段,而且非常的轻盈,攻击的轨迹也并非是直线攻击,带着各种旋转的弧度,令人防不胜防。

    无论是谁,只要被这些光刺给刺中,绝对在顷刻之间就会被扎成刺猬。

    谢浪将这个七星海胆放在这里,只是想研究其中的虚实,虽然短时间之内谢浪肯定没有办法用神识来操控这个东西,但至少可以从中收益,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是却没有想到苏苜竟然会触碰到这七星海胆的机关。

    来不及细想,谢浪扔掉了手中的汤罐子,然后向苏苜扑了过去。

    反正,谢浪也不是第一次做这个动作了,已经算是轻车熟路了吧。

    “哗啦!~”

    罐子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苏苜脑中一片空白,任凭谢浪将她扑倒在地。

    “嗡!~”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