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三百二十八章 相继离开(一)

    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谢浪还是决心先走下去。

    另外,谢浪开始留意这一队人的身份,为首的那个老者,一双手白皙如玉,简直比谢浪的手还要“保养”得好,肯定应该是传奇匠人,而且很可能比谢浪的境界更高。另外的几个人当中,也有一两个人气度不凡,让谢浪怀疑他们可能也跨入了传奇匠人的行列。

    传奇匠人虽然不像神仙妖魔般虚无缥缈,但是也绝对不可能随地可见。而就在这里,谢浪却至少看到了四五位传奇匠人,这当然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而应该是他误打误撞地到了传奇匠人的一个聚集点。

    天机城,还是九方楼呢?

    谢浪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天机城的人行事显得要光明磊落一些,至少秦哲、马文成两个人,是谢浪接触过的,两人都是不错的人。

    谢浪走进了一间装修豪华的大房间之后,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中间的大椅子上面。

    这个位置,原本是那个老者坐的地方。

    当然,现在谢浪既然成了什么使者大人,当然就要有使者的派头。

    坐下之后,谢浪挥了挥手,示意其余的人可以坐下。然后,谢浪指了指徐文青。

    徐文青显然对这个使者大人有些畏惧,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说道:“使者是要我汇报?”

    谢浪又点了点头。

    至始至终,谢浪都还没有开口说话,但是众人畏惧使者大人的威严,都没有谁敢提出疑问。

    徐文青见“使者大人”点头,只得硬着头皮汇报道:“使者大人,属下办事不利,跟苏家的合作计划不得不暂缓,对方那边出了一点小小的差错。不过,请使者大人放心,相信用不了几天,计划就一定会继续进行的。”

    原来,徐文青以为使者大人消息灵通,已经知道和苏家的合作计划暂停,是来追究责任的。

    谢浪装着有些不悦,然后将目光转向那老者,示意让他说话。

    那老者虽然老奸巨滑,但是却也不敢轻易地怀疑使者大人,见使者大人投来询问的目光,连忙说道:“我相信文青的话,苏家老爷子出问题之后,苏航、苏巳两父子掌权肯定是必然的事情,日后对于我们在西安的行事将会方便很多。不过,既然对方出了点差错,我们眼下就不易操之过急,还是静观其变吧,否则我担心会适得其反。”

    徐文青和那老者的话,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苏巳肯定和他们有勾结。

    苏老头出事,看来是属于祸起萧墙了。难怪苏家的人虽然实力强大,一时间却都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反而将矛头对准了谢浪。可见,内贼都是不容易被人发现的。

    “嗯~”谢浪沉吟了一下,知道不能继续充当哑巴了,终于开口说道:“苏老头的那件雕像呢?”

    如果在对方识破自己身份之前,只能够问一个问题的话,当然要问最重要的问题。

    苏老头出事,谢浪制作的那件雕像一直是一个关键。

    如果能够找到那件雕塑,或许就能够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乐观的话,甚至还可能让苏老头恢复健康,有了苏老头出力,那么苏巳父子两个败类想必就容易对付了。

    “请使者大人放心,那东西由店小三保管着,绝对不会出什么差错。”那老者答道,脸上有些疑惑,大概是清楚谢浪的声音有些不一样。

    “店小三当然是在老地方了。”老者答道,显得非常谨慎。

    “究竟在什么地方,本使者讨厌绕弯子!”谢浪怒道。

    “他不是一直都在石头——”这时候,徐文青插了一句。

    “住口,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那老者怒道,打断了徐文青的话,然后看着谢浪,“使者大人,您说话的声音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是吗,可能是天冷,嗓子出了点问题吧……”谢浪敷衍道,心中暗想这个死老头果然是精明,看样子可能是掩饰不住了,得准备脚底下抹油开溜才行了。

    “请问使者大人,我们的这大厦,是九方的哪一方呢?”那老者问道。

    这个问题,当然不是询问这懂大厦究竟是处于什么方位,因为至多有八个方位,何来九方呢?

    谢浪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切口或者暗号,如果回答不上来的话,很可能自己就要面对这么多的人的同时攻击了。

    但是这个切口,谢浪当然不知道,难道还能寄希望走狗屎运,回答上这个问题?

    “南方……”谢浪随口答道,声音并不怎么肯定。

    “使者大人,对不住了——”那老者忽地脸色一寒,身上顿时爆出一道拳头大小的紫色光芒,向着谢浪猛地刺了过去。

    几乎在同一瞬间,另外几道光芒也向谢浪喷射而来。

    很显然,谢浪的切口一说错,对方的人立即就对他出手了。

    谢浪当然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可以同时跟这么多人交手的地步,几乎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破窗而出了,不过就在他破窗的一刹那,那老者身上发出的紫光已经击在了他身上。

    巨大的反震力道透过风盾传了过来,震得谢浪头皮发麻。

    这撞击的力道,少说也有几千斤,就算有风盾抵消了不少的力道,谢浪也觉得被撞得非常难受,但是如果没有风盾的防御,谢浪几乎可以肯定今天是挂在了这里。

    这个老者,实力深不可测,至少谢浪自认不是其对手。

    “哗啦!~”

    玻璃破碎之后,谢浪的身影猛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