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三百一十八章 保镖任务(二)

    他不知道为何会输给谢浪,因为谢浪好像根本不会功夫,但事实上他又的确是输了。

    “我赢你,又不是为了要你的命,只是让你知道我对苏老先生根本毫无歹意。”谢浪淡淡地说道,“何况苏苜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想让她为难。如果你还要继续的话,请随便。”

    说着,谢浪收回了铜管中的锥子,并将孙冰的软剑扔给了他。

    只是用了中国管刀,已经巧胜了孙冰,谢浪并不怕他再对自己不利,因为他还有霸虎、小铁在身上。

    况且,谢浪觉得孙冰不是那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他应该不会再对自己下手。

    所以,谢浪干脆拉开车门坐到了车里面。

    孙冰在雨水中站立了片刻,终于他回到了车内,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看来我误会你了。”孙冰对谢浪说道,重新发动了汽车。

    “无所谓,你怀疑我也是很正常的。”谢浪说道,“况且,如果你真的要对我动手的话,也不会采用这种‘温和’的方式吧。”

    的确,以孙冰的身份和手段而言,如果真的要对付谢浪,直接用枪击不是更干脆,何必还要用什么软剑呢,很明显他也只是想弄清楚谢浪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嫌疑。

    而从谢浪的反应来看,孙冰确定了谢浪应该是没有恶意的。

    雨越发大了。

    谢浪心情有些沉重,看来这件事情比想象中更要复杂。

    谁曾想到,苏苜的背后,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复杂的家庭呢?

    二十多分钟过后,谢浪终于赶到了一家酒店。

    谢浪不知道孙冰为何带他来酒店,而不是医院或者苏苜家中,但是他并没有多问,只是安静地看着电视,等候苏苜的消息。

    在酒店房间里面休息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谢浪见到了一脸焦急的苏苜。

    “谢浪,你这怎么回事?”苏苜看见谢浪和孙冰身上的衣服都湿漉漉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谢浪既然是乘孙冰的车过来,不可能把身上的衣服都淋湿完啊,外面的雨没有这么大的。

    “对不起,苜小姐,是我向谢先生出手了。”孙冰答道。

    “你……我让你却接他,就是怕其余的人对付他,你怎么反而去对付他了!”苏苜愤怒地说道,谢浪认识她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她如此发怒。苏苜训斥了孙冰之后,又向谢浪关切道:“谢浪,那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里?”

    谢浪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孙先生他其实也只是试探一下我是否对你爷爷有恶意而已。不过,最重要的是你要明白,我对你爷爷从来就没有什么歹意,否则今天我根本就不会来这里的。”

    “我当然是相信你的。”苏苜急道,“只是我爷爷这次出事实在是太古怪了,而且偏偏又和你送的雕塑有所联系,这才引起了一些误会。我让孙大哥去接你,就是为了不让你有什么危险,只是没有想到他也不信任你,而且还对你出手。”

    苏苜看样子的确是非常的焦急,看得谢浪有些过意不去,说道:“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对了,你爷爷现在的情况如何,我其实也不知道能够帮上什么忙。”

    “只要你尽力而为就是了,我跟你来西安,只是为了能够尽量减少因为我爷爷的事情给你带来的一些潜在的危险。”苏苜说道,其实她心中也委实没有什么主意。虽然谢浪自己都说那件雕塑可能产生了一些奇怪的影响,但是苏苜怎么都不信一件没有生命的雕塑能够做出什么事情来。而苏苜让谢浪来这里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希望在苏家的人面前排除谢浪的嫌疑,免得日后她爷爷出了什么事情,亲友们会不择手段地去对付谢浪。

    而在苏苜心中,她是绝对不想看到谢浪受到任何损伤的。

    “危险?”谢浪不禁有些疑惑。

    “我们家的情况有些特殊,这个可能有些难以理解。简单地说吧,这次我爷爷出了事情,虽然医院说是心理上的问题,但是家族内很多人却认为是你蓄意为之,其目的是为了打击我们家族的势力。要不是我和爷爷一直很亲密,说不定还会有人怀疑到我的头上呢。另外,我听说家族内有人想对你动手,所以才让你先一步来这边,我先去跟他们接洽了。”苏苜说道,看了看谢浪,“我这么说,希望你不要太担心了。”

    “好像有些明白了,但又有些不明白。”谢浪揉了揉有些鼻塞症状的鼻子,“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你爷爷病况继续恶化,我是不是就会遭殃?”

    心中最坏的打算莫过于苏老头有一个三长两短,或者病症无法痊愈,那么谢浪就可能会面对苏家人的疯狂报复,那么他的生活可能就永无宁日了,这是谢浪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麻烦那,谢浪再一次感受到了麻烦的降临。

    苏苜显得有些为难,说道:“我尽量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言下之意,却是证明了谢浪的猜测。

    谢浪长叹了一声,呼出了胸中的郁气,然后说道:“既然这样,那先带我去见见你爷爷吧。”

    “我是准备带你去见我爷爷的,不过你先要答应我,不要去激怒我家的那些人。”苏苜说道,“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是——”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着想。”谢浪接道,“所以我会尽量配合你的。”

    “对不起,谢浪,这次只能委屈你一下了。”苏苜说道,显得有些难过。

    原本,苏苜可以按照冉兮兮先前的提议,让谢浪躲一阵子避避风头,只要苏老头好转了,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但是,如果苏老头真的出了事情的话,那么就很难善罢甘休了,这种情况是苏苜最不想看到的。

    “没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谢浪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