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二百八十二章 龙虎斗(一)

    “不妙,什么不妙?”秦天连忙问道,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将谢浪的话听进了耳中。

    “魔器不会护主,一旦有了新的主人,它就会一直影响主人,继而控制主人的精神和身体,更会影响主人的运势。秦叔叔你想必也知道,古代的人相信不同的人,身上都有不同的‘气’,比如龙虎之气,就是王侯之气,狮豹之气就是猛将之气,而魔器本身的气,就会冲煞主人的气场,影响其运势,不死不休。这种情况,就如同是蚂蝗,一旦找到了新的寄主,不把血吸饱是不会走的。”谢浪叹道,一脸的忧色,显然是为秦天所着急。

    秦天又急又气,急的是该死的魔器影响如此之厉害,恐怕会影响自己以后的升官发财;气的是手下人没用,只知道里宝机器人的兵器不是凡兵,想从中挖掘一些利用价值出来,却没想到这东西是不详之物,谁粘上谁倒霉。

    对于秦天这样的人,图的就是一个权利和前程,如果他的运势被这该死的东西毁了,那就简直是得不偿失。其实秦天本身也不知道里宝的魔器是什么来头,只是他的手下心腹发现了这东西,并且觉得可以从中挖掘出一些奇妙的技术来,用于扩充秦天的私下力量,所以秦天才会将里宝的东西“买”了过来。

    位居高处的人,不仅有明着的势力,也有暗的势力,秦天当然也有。

    如果早点听谢浪的这一番话,恐怕秦天根本连看都不会想看什么灵蛇剑。

    “谢浪……你,你既然这么清楚,那肯定有办法化解吧?”秦天这时候看谢浪,就如同是看见一根浮在水面上的救命稻草一般。

    “这个……”谢浪有些为难地说道,“秦叔叔,魔器乃是不详之物,纵然是相剑师也不像触碰和看见这种东西,就好像算命先生都不给命贱而且命中带克带煞的人算命一样。一旦粘上这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化解其中的戾气……”

    “我这么说吧——”秦天冷静了下来,说道:“有付出就有回报,有牺牲就有获取。如果你能够帮我解决这件事情,那么以后的事情就很好商量了,我秦天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亏待不了你。”

    “这个我当然相信了。”谢浪一咬牙,说道:“好吧,只是一切都是因那魔器引发的,我得先瞧瞧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才知道该如何处理。”

    “这个当然,我立即去取,你就在这里等着。”秦天迫不及待地说道,巴不得早点把这个“瘟神”送走。

    “好的。”谢浪说道,然后提醒秦天道,“亲叔叔,百辟匕首你别忘记了,这东西虽然不是神兵,但也算是利器了,而且绝对是能够为你祈福的好东西。”

    “瞧,我差点忘记了呢。”秦天笑了笑,将檀木盒子拿了起来。

    谢浪看着秦天匆匆离去的背影,暗自松了一口气,同时暗赞自己的演技还不错,事情的结果和诸葛明预想的几乎一般无二。

    事情紧张非常顺利,半个小时之后,秦天回到了茶厅,将一个黑色的木头盒子递到了谢浪手中。

    “谢浪,这件事情你就费心了。”秦天叹了一声道,“手下办事的人没用,只知道这东西锋利可用,却不知道这东西是一颗灾星,难怪得了这东西,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所幸谢浪你见多识广,又是相剑师之后,否则我还不知道这其中竟然有如此的说法。”

    人一旦迷信了,那就真是听什么是什么,一时间完全失去了主张。

    秦天也就是这样,这个时候将谢浪的话听了进去,觉得谢浪所说的就都是对的。甚至已经开始后悔弄了这么一件东西来,这东西分明就是一个瘟神嘛。

    黑色的盒子有差不多两尺长,用这么个盒子来装里宝的灵蛇剑,似乎有些长了点。

    不过,谢浪并没有多想,因为从秦天现在的表情来看,他是恨不得将魔器立即脱手,免得影响了他日后的前程、官运。

    “那这东西我什么时候送还给您呢?如果顺利的话,或许可以除去其魔气,但是锋利程度也就无法和以前媲美了,只能沦为凡铁了。”谢浪假意问道。

    事实上,谢浪当然知道以秦天这种人的迷信思想,巴不得早点将瘟神送走。

    果然,秦天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将事情处理得圆满一点,不然这些魔器影响我的运道。我也是思考不全面,才会因小失大,险些被这瘟神东西给影响了。这盒子里面,还有一件别人送我的兵器,我也觉得有些古怪,你到时候帮我鉴赏鉴赏吧。下午我要回北京了,有结果的话,你再通知我。”

    还有一件兵器?

    难怪用了这么长的盒子。

    谢浪正要打开盒子,秦天阻止了,说道:“既是不祥之物,我就不看了。你拿去,有了结果再说吧。”

    “这两样东西想必都是重要的物件,秦叔叔你就这么放心交给我?”谢浪问道。

    “你迟早都是我的人,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秦天摆了摆手,说道:“好好给我做事情,日后亏待不了你的。好了,我先走了,有结果了你再告诉我。”

    “那我送送您……”谢浪假惺惺地跟着秦天一起出了茶厅。

    事情进展竟然如此之顺利,令谢浪有些料想不急。

    和秦天分开之后,谢浪连忙打车去跟诸葛明等人汇合。

    “这么快?”

    里宝见谢浪回来,连忙迎上前问道。

    “搞定了?”沈铁问道。

    “诸葛明的方法果然管用。”谢浪笑着说道,“想不到秦天这个人竟然这么迷信。”

    “处在高位的人,都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总害怕某一天会失去手中的权利,这就促使他们经常会将希望寄托在一些飘渺莫测的所谓命运之说上面。”诸葛明笑道,“事实上,省上的很多高官,总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来拜访我爷爷,他们放下官威和身段,无非就是让我爷爷给他们瞧瞧命运、运势之类的。所以秦天其实也一样迷信,不过幸好是这样,否则我们只怕没这么容易让他将东西乖乖奉还回来。但是,谢浪你的演技也算不错,居然没有上秦天看出破绽来。”

    “那是,我觉得自己的演技完全可以提名奥斯卡了。”谢浪笑道,“所以,这次秦天不仅将里宝的东西送了回来,而且还陪送了另外一件东西,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查看呢。只是可惜,我亏了一把锋利的百辟匕首。”

    “谢浪,你放心……你这个人情我是记下了。”里宝感激地说道,然后催促谢浪打开盒子。

    盒子打开之后。

    里宝的那把灵蛇剑果然在盒子里面放着。

    看到自己的“宝贝”回来了,里宝玄着的心忽地踏实了,连忙将灵蛇剑从盒子中取了出来,放在手中轻轻地摩挲了几下,然后紧紧地拽入了手中。

    看见里宝这个样子,谢浪和沈铁两人互看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同样的意思:秦天其实上没有受魔器说影响,反而是里宝已经被影响了,而且这次失而复得,反而并非是一件好事情,这样子只会让加深里宝对于这魔器的依赖。

    而这并非是什么好事情。

    盒子里面,还有另外一件东西:一把长约一尺五寸的弯刀,这把刀的造型非常现代、时尚。刀柄和刀鞘整体上给人的感觉是一只凶恶的眼镜蛇。金色的刀柄就是眼镜蛇的头,毒牙狰狞恐怖,眼睛却是两颗小小的猫眼石,而刀鞘也是呈现金色,刀鞘上面的蛇鳞看起来非常的逼真。

    从造型上看,这柄刀非常的不错,很适合权贵人家当作装饰品使用。

    而且眼镜蛇象征着蛇中的王者,凶悍、狠毒无比,也比较适合军人的口味。

    听秦天说这柄刀是别人送给他的,看来那人也算是投其所好,才专门送了秦天这么一柄刀。

    黄金的刀柄、刀鞘,做工又是如此的精湛,那人也算是下了很大一番功夫。

    相比之下,里宝的灵蛇剑显得就寒碜多了。

    不过,这只是从外形上来说而已,如果单纯以锋利程度而论,恐怕里宝的灵蛇剑要稳胜一筹。

    “咦,当大官的果然是财大气粗啊,谢浪你送了他一把百辟匕首,他居然还给你回礼了啊。”沈铁笑道,“这柄刀不仅造型不错,而且锋利异常,比你送出去的匕首也差不多。嗯,不过奇怪的是这柄刀的造型虽然非常时尚、前沿,但是淬炼的方法却似乎是古代流传下来的手法。看来这个铸刀的人,还很有一点本事啊。”

    “秦天是想让我替他相一下这把刀。”谢浪笑了笑,将这柄造型怪异的刀缓缓抽了出来,“先前我跟他谈的那些话,他全都听进了耳朵中。其实,我哪里是什么相剑师,只不过他心中太迷信了。但是平心而论,这把刀造型、气势都很不错,可能的确是出自某位现代大家之手。送给秦天,可能是有蓄意讨好的意思吧。沈铁,你不是铸造高手吗,看看这东西,有没有什么启发?”

    沈铁接过那刀,手指轻轻地抚过刀身,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刀刃处散发出来,心中一凛,肃容道:“的确是一把好刀,当中有秦汉古风的锻造风格,但是又加入现代的锻造技术,而且两者融合得非常贴切,这柄刀虽然算不上神兵,但是也算是上品了,我目前的技术,也顶多就是这个层次。”

    “那你准备如何糊弄秦天呢?”诸葛明说道,“虽然目下将里宝的灵蛇剑弄了回来,但是秦天这种人,能够不得罪的话,尽量就不要去得罪他,否则日后说不定惹来很多麻烦。”

    “是啊,我是高兴得有点得意忘形了。”谢浪原本只是想到将里宝的灵蛇剑弄回来就作罢,却没有想到该怎么善后的问题。不过,谢浪对于“相剑师”这个身份已经有了一定的体会,想了想说道:“我就说这把刀有秦汉古风在其中,铸造者显然是深得古时候的淬炼之术,另外,这刀的造型非凡,刀的气势凶猛有余,跟他军人的身份相得益彰。只是,这把刀锋芒毕露,其造型也过于奢华,如果佩戴这柄刀,固然能够让主人气势不凡,但是也很可能让其主人增添一种浮华气息,于升迁有些不利。”

    胖子和蒋帅自然赞成。

    谢浪想了想,说道:“好,午饭是没有问题的,不过非要吃好东西的话,也只能在食堂选购了。只要是食堂能够做出来的,什么贵就选什么。”

    “切……吝啬鬼,食堂里面能够有什么贵东西。”胖子不满道。

    “没办法,曲牧香要我中午在食堂等她,你们要是嫌弃食堂饭菜不行的话,那我也爱莫能助。”谢浪苦笑道,曲牧香这女人心计倒是挺深,谢浪现在都搞不清她究竟要想搞什么。

    “曲牧香……这个就是她的名字?”蒋帅叹道,“真是人如其名啊,靓。”

    不用说,另外两个人当然也同意了,虽然有充当灯泡之嫌疑,但是只要能够跟美女共进午餐,偶尔充当一下灯泡也是无妨的。

    为此,蒋帅还刻意地打扮了一番,希望能够引起曲牧香的注意。

    中午的时候,谢浪准时出现在学校食堂门口。

    这时候,曲牧香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