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二百五十二章 走着瞧(一)

    毕竟,在以前的时候,还没有人能够做到完全防御住唐草的进攻。

    虽败尤荣,就是诸葛明这一局的最好评价。

    一局结束之后,唐草忍不住呼道:“真过瘾,好久没有这么过瘾了。”

    英雄寂寞,这话虽然有些狂妄,但事实的确是如此。

    以前唐草应付的那些对手,他们几乎连招架、防御的本事都没有,有时候唐草的一连窜招式还没有发完,对方就已经挂掉了,这样的情况简直就是扫兴。

    即是说,以前想找一个发泄的对象,都找不到。

    这就是唐草跟别人玩游戏的时候,脸上为什么总是一脸无聊的表情了。

    第二局,依然是没有悬念,诸葛明虽然防守得非常到位,攻击也非常漂亮,但是在唐草无懈可击的操作方式之下,仍然只能以失败告终。

    “我来试试,行不?”诸葛明挑战失败之后,谢浪对唐草说道。

    “怎么,你看着手痒了?”诸葛明笑道,虽然输给了唐草,但是他的心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是啊,这手还真的是痒了。”谢浪笑道,看了看唐草,“耽搁你一点时间,没关系吧?”

    “也好,趁着兴致,我就陪你玩玩,看看你这个少林的俗家弟子究竟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唐草说道,这话无疑表明了唐草其实早就留意到谢浪了,并且对谢浪的资料经过了一番调查。

    “那好,就这个游戏吧。”谢浪说道。

    两人投币之后,谢浪没有抢先选择游戏人物。

    唐草看见谢浪没有动,他也没有做出选择,反正在他看来,无论什么游戏角色都是一样的。

    结果,等游戏开始的时候,两人都选择了同样的默认角色ryu。

    比赛开始之后,谢浪也没有动,因为他知道唐草的本事,也清楚自己的水平。

    主动进攻,等于自取其辱。

    在游戏操作上,谢浪是不可能胜过唐草的。

    所以,谢浪只能等唐草先动手。

    唐草的厉害之处,在于无论攻击和防御都是无懈可击、滴水不漏。所以谢浪不动,他却抢先出手了,在机器人竞赛上,唐草自认无法肯定胜过谢浪,但是在电子游戏方面,他有自信赢过所有的对手。

    不过,唐草这一动,谢浪操控的ryu也就随之一起动了。

    而且无巧不巧的是,谢浪操作的ryu跟唐草操控的ryu动作几乎是完全一样。

    这才是谢浪的战略,若是轮对电子游戏的操作技术,谢浪自认拍马都赶不上唐草的。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凭借谢浪的独门秘技:偷师。

    这两天,谢浪观看唐草玩游戏,可不仅是看这么简单。

    偷师,这个是谢浪最喜欢也最擅长的事情。

    所以,谢浪必须选择跟唐草同样的游戏角色。

    并且,当唐草发动之后,谢浪的双手也就开始自动“克隆”唐草的操作手法。

    当然,大概也只有谢浪有这样的本事,换做其余的人,就算能够看清楚唐草的手法,也不可能第一时间完全将唐草的操作手法“复制、克隆”下来。

    自从通过凤文改造身体之后,谢浪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实在已经到了细致入微的地步,所有才能够眼睛看到唐草的动作,然后双手就自动地复制出来。

    否则,这个过程的时间差一旦过长,纵然可以复制对方的动作,也必定因为晚一步而处于挨揍地步。

    当然,谢浪复制对方的动作,也不是没有时间差,只是这种时间差非常短暂,甚至在旁人看来已经无法区分这种时间差。

    第一次交锋,屏幕上两个ryu撞击在了一起,然后两人的血量都减少了。

    同样的血量损失。

    唐草依然没有一丝慌乱的迹象,只是眼睛当中多了一些疑惑的神色。

    诸葛明玩游戏的水平,已经很不错了,唐草觉得诸葛明和他的差距,也就是一线之隔。

    不过,谢浪玩游戏的水平,唐草却看不出来,因为谢浪的手法竟然跟他一模一样。

    诸葛明一脸的惊骇,一时间他还没有看出其中的玄虚,以为谢浪也和唐草一样,是玩电子游戏的超级高手。

    第一次交锋之后,屏幕当中两个ryu同时中招倒翻了回去。

    不过,接下来之后,就是一番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唐草操控的ryu,完美地演绎了这个游戏角色,将角色的优势发挥得酣畅淋漓。一番攻击恰到好处,无懈可击,只是唐草想不到这么一番快速的操作,依然没有击溃谢浪,因为谢浪赫然也是同样的攻击方式。

    一样的如同暴风骤雨。

    这场攻击的“风暴”持续了整整三十秒,最后的结果令众人大跌眼镜。

    平局。

    平局在格斗游戏当中是很少出现的,当然经常玩游戏的人,总是会碰倒几次平局的。

    不过,众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和唐草挑战出现平局的。

    游戏厅老板也不禁骇然,觉得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这个老板在这里开了差不多十来年的游戏厅了,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可以将唐草逼平的。

    不过,让人更惊讶的事情,是第二局依然是平局。

    整个情况显得有些诡异,因为谢浪和唐草的动作几乎完全一样,甚至摇杆发出的声音几乎也完全是处于同一个频率的,总之,这种感觉就是相当诡异。

    但是,对于谢浪而言,这种结果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因为唐草的对手,与其说是谢浪,还不如说是唐草他自己。

    也就是说,唐草其实一直在跟他自己挑战。

    最可怕的对手就是自己,这句话在这场挑战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

    即使连平了两局,唐草的脸上也依然没有慌乱,只是他也觉得非常的奇怪,而且一时间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但疑惑归疑惑,第三局唐草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