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二百四十四章 鬼刺(一)

    “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死的。”谢浪说道,“你转告苏苜一声,我谢浪绝对没有害她爷爷的心思,另外,我也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别人给干翻的。”

    挂了电话之后,谢浪又给秦哲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对方并没有接听电话,可能是已经睡着了。

    但是过了一阵之后,秦哲却又回拨了过来,问道:“这么晚了,谢浪你找我干嘛?”

    秦哲的声音,不像是睡意朦胧,倒有些气喘吁吁的感觉。

    “秦老师,你——”

    “我刚才在跑步锻炼,感觉说正事吧,你这么晚找我不会是为了闲聊吧?”秦哲说道。

    这种时候跑步锻炼,谁会相信呢?不过既然秦哲说是跑步,谢浪也就懒得去追问,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知了秦哲,希望从他这里得到一些线索,毕竟秦哲可是从天机城出来的人物,见识和阅历都远非谢浪可比的。

    秦哲在电话中沉默了好一阵,然后才说道:“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你确信那雕塑只是你一人亲手雕刻而成的?”

    秦哲的语气之中充满了疑惑,似乎这其中有什么东西连他也想不明白。

    “从头到尾,都只是我一人亲手制成的。”谢浪将亲手二字说得很重、很肯定。

    “那就真是见鬼了。”秦哲说道,“只有经过传神洗礼的匠人,才有可能制造出这种超乎寻常人想象的物件,但是当时你根本还没有达至传奇匠人的境界,这就有些问题了。而且传奇匠人对于自己亲手制造的东西,当然清楚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你却浑然不知,这难道不是见鬼了?”

    秦哲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普通的匠人,当然做不出那种超乎想象的东西,而传奇匠人,当然知道他做出来的东西会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这件雕刻本来是谢浪制造出来的,但是现在他却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确有些见鬼的感觉。

    甚至,那个雕塑给谢浪的感觉,有些“陌生”,仿佛并非出自谢浪的手中。

    而实际上,从外形和雕工来看,谢浪又肯定是原来的雕塑。

    “难道秦老师您也不知道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谢浪的语气之中多少有些失望。

    “你说的这些情况,我倒是联想到一个可能,只是和你又似乎不相关……嗯,刚进行过传神洗礼的匠人,因为无法完全适应和掌控自己的能力,有可能做出一些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的东西来。但是这种情况,只是限于刚进行传神洗礼之后,而你那时候没有进行传神洗礼,自然也就不可能了啊……怪,真是怪了。”

    “是啊,我的确没有进行过什么传神洗礼的。”谢浪郁郁地说道。

    “是啊,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秦哲叹道,“但如果假设你已经进行了传神洗礼,这事倒也不难理解了。”

    “但是我根本——”

    “你先听过把话说完。”秦哲说道,“假设你刚进行过洗礼,而你因为受朋友所托,要做出一件尽善尽美的雕刻作品来,所以你必然会竭尽所能、全力以赴,不知不觉当中,一件有‘灵’的作品就诞生了。巧合的是,这件雕刻的‘灵’就是苏老头的神韵,所以当这雕刻到了苏老头手中,必然会和苏老头产生感应,这就是为何苏老头会比其余的人更喜欢这尊雕塑的缘故。但是这么一来,苏老头本身的精气神必然受到影响,这样也就导致他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以前我曾听一位传奇画师说过,‘切不可轻易为人画画,画一次画,等于让人丢一次魂’,画中的人物若是太传神的话,就等于是将人的魂魄定格在画中了。我猜想,你肯定没有为你的雕刻‘留缺’吧?”

    听了秦哲的话,谢浪背后直冒冷汗。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先前在展览中心的时候,他还和人谈论“留缺”的涵义呢,而他自己却完全忽略了此等关节。从这雕刻开始之初,谢浪就一直想将其制造成尽善尽美的作品,却从未想到应该给它留下一点瑕疵,因为这东西是送给普通人的。但谢浪也有自己的理由,他当时根本还不是传奇匠人,更没有进行过传神洗礼,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也许你太低估自己的能力了。”秦哲说道,“我知道你心中的疑惑,你一定是觉得你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制造出这样的东西来,但事实上却有这种可能,虽然连我也不知道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不过,这只是你的无心之失,你也不用介怀,当务之急是先找到那尊逃逸的雕塑再说。好了,我要继续锻炼了,你自己想办法吧。”

    说完,秦哲匆忙地挂了电话,似乎他真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但谢浪认为肯定不是为了什么夜间锻炼。

    秦哲,他的生活本来也有些神神秘秘的。

    一阵骚动声从外面传来。

    谢浪从窗户向外面看了看,四周活动的人越来越多,显然是苏家的人已经开始大规模搜山了。

    急于离开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谢浪靠在椅子上,迷糊糊睡了过去。

    反正这个时候,谢浪可还是谢医生呢。

    早上的时候,谢浪被昨夜出现的那个女护士给叫醒了,提醒他下班时间已经到了。

    “那一起走吧。”谢浪对那小护士说道。

    小护士连忙挽着谢浪的胳膊,亲密无间地走出了医院,医院门口的那些苏家的人并未生疑。

    出了医院门口,那小护士却停下来不动了,谢浪疑惑道:“怎么不走了?”

    “死人,难道走路下山啊,赶紧去把车开过来啊。”那小护士嗲道。

    谢浪伸手在这医生的兜里一摸,果然找到了一串钥匙,只是谢浪哪里会开什么车,只得将钥匙递给了那小护士,说道:“你去开吧,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可能是感冒了吧,你听我声音都有些变了,我担心等下把车开进山沟去了。”

    见这小护士有些迟疑,谢浪又道:“哎呀,你怎么就一点不懂情调呢,我让你去开车,是准备把这车送给你了,真是的,你不要就算了。”

    反正也不是自己的车,谢浪倒是乐得大方,至于以后这两个奸夫淫妇如何争吵、打闹,就不是他谢浪担心的范畴了。

    “真的?”那小护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啵啵……”地在谢浪脸上连亲两口,然后小跑地冲向了停车场,两分钟不到就将一辆黄色的小车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