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二百二十一章 故人相助(二)

    这一个铜人,说来也是谢浪在少林寺的另外一大收获,虽然目前还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谢浪的方圆手印感兴趣,但他既然这么“听话”,谢浪觉得带上他也是一个不错的打算。

    至少,平时的时候可以跟这铜人切磋一下武艺,而且还可以适可而止,不会向在十八铜人阵里面,被打得产不忍赌之后那些铜人才会停手。另外,这个“活”的铜人,拥有非常大的参考价值,谢浪还打算从他身体上面获取到更多的机关知识。

    因为这个铜人没有身份证,所以飞机是不能坐的了,谢浪只能选择搭乘火车。

    不过这么一来,谢浪不得不在火车上面忍受几个小时苦闷旅程了。

    铜人是没有办法跟他讨论问题的,所以只能用苦闷来形容了。

    不过,这段时间内,谢浪真正闲下来的时间不多,脑子当中一直都在寻思着如何将这次从十八铜人身上学到的东西用在排骨上面,让排骨的性能进一步飞速提升。

    再过一周,全国竞赛就拉开序幕了,毕竟是全国范围的竞赛,那些参赛的选手实力必定比四川赛区的选手强上一筹。即使是谢浪,也不得不小心应付。况且,四川赛区不是也有个让谢浪看不清真实实力的诸葛明吗?至于全国,总也有几个高手吧。

    谢浪从来不缺乏自信,但是他也不会因为自信而狂妄。

    第二天早上九点,谢浪终于抵达了成都火车站。

    每次在火车站,谢浪都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觉得时空仿佛又被定格在九月的时候,那时候正是和冉兮兮、苏苜的第一次相识。就在那一次,冉兮兮的凶悍作风给谢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时过境迁,想不到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两人竟然走到了一齐。

    想到冉兮兮,谢浪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这时候冉兮兮还在火车站外面的等着他呢。

    那个铜人,也连忙跟着谢浪向火车站外面快步而去。

    两人刚一出站,却被人拦了下来。

    “喂,你们两个……身份证拿出来……还有你们的佛门弟子证明,也拿出来。”

    说话的人穿着一身浅绿色的服装,肩膀上面别着一个徽记,写着“城管执法”四个字,手里面拿着一个一个黑色通话机。这人差不多二十七八岁,看起来挺**的,旁边还有一个城管,跟他年纪相仿,两人嘴巴里面都叼着香烟。

    谢浪没打算跟他们这些执法人员作对,正准备将身份证给掏出来,却听见对方要什么佛门弟子证明,不禁疑惑道:“什么佛门弟子证明?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证明这回事啊。”

    “你们两个头一回来这里混吗?现在像你们这种用和尚、尼姑身份行骗的人多着呢,火车站人多,你们行事起来是方便,不过有我们城管在这里管着,你们想也别想。身份证和佛门弟子证明,都给我拿出来,要不然你们两个就跟我们走一趟。”那城管不屑地看着谢浪和他身后的铜人,大概是认定了谢浪和这个铜人都是“佛门败类”。

    “我们又没有要钱,凭什么要佛门弟子证明,难道不准人剃光头、穿僧衣不成?”谢浪抗议道。这两个城管自以为披着一身虎皮,就可以狐假虎威了,谢浪就是看不惯这种人,况且他又没有利用和尚身份骗钱、行乞,凭什么要什么狗屁证明。

    “嗬……你小子还挺横啊。”那城管横了谢浪一眼,然后用通话机呼叫同事,“我是4号,出站口有人捣乱,来几个兄弟伙。”

    另外一个城管盯着铜人,说道:“你的身份证,证明呢?”

    “别问他。”谢浪喝道,声音不禁大了。

    这个时候,谢浪可不想这个铜人就这么在这里“当机”了。

    “闭嘴!”那城管喝道,然后又问铜人,“身份证,证明,赶紧拿出来,不然你们两个一起抓走——”

    那人的话还没有说出来,整个人就倒着飞了出去,然后“轰隆”一声,重重地撞在一个垃圾桶上面。只听见那人痛哼连连,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爬不起来了。

    那个拿着通话机的城管见势不妙,正要想开溜,不过他还没有转身,也倒飞了出去,跟先前那个人面临着同样的下场。

    “咦……打架了,打城管了!”“城管?给我打啊~”“不大白不打!”

    火车站的一些小商贩甚至还有几个乞讨的乞丐,这时候居然落井下石,对着两个倒地的城管一阵猛揍。

    “赶紧跑吧。”谢浪对铜人说道,自己抢先溜走了。

    毕竟,这个铜人目前的确是没有身份证,万一出什么篓子,那就麻烦了。

    冉兮兮看谢浪好一会儿都没有从火车站出来,便向车站里面走去,刚到车站门口,就看见谢浪两个和尚飞奔出来,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其中一个和尚抓住,向外面飞跑而去。

    要说冉兮兮也是会功夫的,但是这一刻谢浪出手速度很快,她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正要挣扎的时候,却听见谢浪说道:“别问那么多,赶紧闪人!”

    冉兮兮听得是谢浪的声音,虽然一时间也不知道谢浪怎么成了光头,但是仍然跟着谢浪跑了出去。

    冉兮兮的车就停在火车站旁边的停车场,钻上车之后,谢浪才对冉兮兮说道:“刚才打了两个城管,怕出事情,所以没有立马闪人。”

    “打了两个城管,你打的?”冉兮兮问道,“还有,你去少林寺怎么变成和尚了?头上还有戒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