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一百八十三章 寻思对策(二)

    第二天早上,谢浪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飞机,然后到达上海的。

    魏道的案子,牵扯很大,这一次冉兮兮可以说是立了特大功劳,将魏道等一群人连根拔起,用警察局局长大人的话说,简直就是“除了成都的一颗特大毒瘤”。

    虽然,这一次冉兮兮表现得太过于神勇了,一个人赤手空拳荡平了一个三十人左右的犯罪团伙,而且在对方人人都有武器,还挟持人质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当真无愧是“警届神话”。冉兮兮虽然极力说有谢浪在一旁协助,但是警察局的领导认定功劳主要是冉兮兮的,也就是他们警察局的,至于谢浪,到时候发一个“良好市民”的奖状,再发一个“见义勇为奖”就可以打发了。

    抵达上海的时候,正是上午11点左右。

    一到宾馆,谢浪就迫不及待洗澡,然后酣然入梦。

    反正,明天才是全国竞赛的开幕式,他已经告诉了梁仪,不要来打扰他,因为这几天他为了改造机器人,根本连床都没有沾,要是睡不好的话,明天的比赛肯定也就挂定了。

    梁仪可是把谢浪当作杀手锏来使的,当然听从了谢浪的建议,不仅他不去打扰,也让别的竞赛队员不要去打扰他。

    谢浪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当天晚上9点。

    爬起来吃了点东西之后,谢浪发现自己精神抖擞,精力十足充沛。

    看了看电视,也觉得挺无聊,白天睡了这么久,又忽地没有了睡意。

    “算了,出去走走玩玩吧。”谢浪心想道,这个时候其余的队员差不多都应该睡觉了,谢浪也不想打扰别人,准备一个人到酒店外面逛逛,看看上海的夜景。

    谢浪刚从房间里出来,却正好看见隔壁房间打开,然后冲出了一个人。

    “柳小童——”

    “谢浪……怎么,你睡醒了?”柳小童问道。

    谢浪看了看柳小童,脸上的表情好像不怎么愉快,便问道:“柳小童,你干嘛啊?”

    “觉得有点闷,出去走走。”柳小童说道,“反正我是预备队员,也不用参赛的,只是观摩观摩。”

    柳小童这话,好像有点自暴自弃的味道,大概可能是因为当初他和谢浪都是预备小组的,但是谢浪却忽地成为了绝对主力,这种反差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吧。毕竟,柳小童也是一个很好强的人,当然他是在学习方面好强,虽然他以前一直被钟国涛等人欺负,但是内心却一直不肯低头,因为他知道他能够知道可以在学识上面胜过钟国涛这样的人。

    甚至,柳小童从心底还有些瞧不起钟国涛。

    不过,对于谢浪,柳小童却有些羡慕甚至有一点嫉妒,本来柳小童是相信天才都是从勤奋中得来的,但是谢浪的表现却让他看到了真正的天才其实并不一定很勤奋。

    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开始,但是谢浪领先他实在太多了。

    “正好,我也觉得不想睡觉,一起出去走走吧。”谢浪说道,神色自然,如同没有听见柳小童话中的隐含之意。

    “好,反正一屋子的脚臭味,我也不想进去。”柳小童说道。

    “脚臭,你跟谁住一起……不会是钟国涛吧?”谢浪问道。他住的双人间,但是因为队伍单出一个人,所以梁仪就让谢浪独自住了一个房间,也算是特殊照顾吧。

    不过,柳小童运气不佳,跟钟国涛住了一个房间,加上钟国涛这人嚣张跋扈,难怪柳小童心中不爽。

    “算了,提起他就觉得恶心。”柳小童说道,“酒店对面的天桥下,有一个电玩游戏厅,有没有兴趣去玩玩?我看那里的电玩好像花样挺多的。”

    “行,不过我以前没怎么玩那东西,太菜了你可不要鄙视我。”谢浪笑道。

    两人出了酒店,从天桥过去,果然看到了柳小童所说的那个游戏厅。

    里面的场子还挺大的,生意也挺火爆,这个时候几乎每台游戏机前面都站着人。

    “看来一时半会儿没机子玩啊……”柳小童嘀咕道,“真是扫兴。”

    “看不出来,你好像挺喜欢玩这个的啊。”谢浪说道。

    “玩不到的东西,越是喜欢玩,不知道你有这种感觉没有。”柳小童说道,“不怕你笑话,我小学的时候,在街上看见别的小朋友玩电子游戏,羡慕得不得了,可惜自己没有钱。但是,为了享受游戏乐趣,每次我就在别人旁边看着别人玩,有时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就看别人玩。后来上了高中,稍微有点零花钱后,偶尔会玩上几把,但多数时候还是看别人玩,学别人怎么玩,否则一颗游戏币玩不了多久就挂了。这些电子游戏,每个游戏都有相应的打法,学会了打法之后,要玩通关就容易多了。”

    “想不到你玩游戏都玩出了这么多门道。”谢浪说道,“那我们就看看吧,或许行行出状元,我们说不定能够碰上什么游戏高手呢,也见识一下人家怎么玩游戏。”

    谢浪刚说完,就听见有人嚷道:“哇,机神来了。”

    游戏厅的人群一阵骚动,大概这里的很多游戏常客都直到“机神”是谁了。

    这时候,连游戏厅的老板也起身走了出来,然后向游戏厅门口的一人笑道:“老弟,你今天怎么才来啊,很多常客都等着跟你pk呢。”

    “咦,说高手,高手就出现了呢。”谢浪笑了笑,跟柳小童一齐向门口那人望去。

    这个所谓的机神,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身高大概只有一米六,身材显得比较瘦小,穿着一件发黄的白体恤,那体恤上面还有两个洞,带着一副大眼镜,看样子还是深度近视。不过,既然能够被冠之以“神”的称号,当然非常厉害了。

    “今天有点事情,所以来晚了。”大眼镜男生笑了笑,然后对那老板说道,“今天晚上都有什么pk项目啊?”

    老板连忙掏出一个笔记本,对眼镜男笑道:“从彩头高的开始吧。第一个要跟你pk的是侍魂,彩头是两百元,另外如果你赢了,还有押注的提成五十;第二个是极品飞车,彩头是一百五十元……第三个是拳皇……哦对了,最后还一个找你玩魂斗罗的,看谁最先通关。”

    “好了,那就一个一个来吧,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大眼镜男说道,语气平淡,但是流露出一股绝对的自信,可见他应该是经常横扫这个游戏厅的所有玩家的。

    大眼镜男生刚说完,玩侍魂的那台游戏机就已经围满了人。

    谢浪和柳小童两人,只能在外围观看了。

    柳小童问了问身旁的一个人,说道:“这个机神究竟是谁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

    “废话,他跟人pk游戏,从来没有输过一次。”回答柳小童的是一个初中男生,好像对机神非常崇拜,“而且,人家唐草十五岁就上了大学少年班,绝对是真正的天才,我们的偶像。”

    “唐草?”

    谢浪微微错愕,这个名字可真是有点奇怪。

    这时候,唐草已经分开众人出现在游戏机面前,对旁边的挑战者说道:“左右两边,随便你选。”

    “我选左边主机位。”挑战者说道,这位挑战者至少有一米八高,而且身材魁梧,跟唐草的身高和体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唐草站在了右边的操纵台边,对挑战者说道:“大哥,我记得上初中的时候,你就开始跟我挑战了吧,而且从来都没有赢过,何必浪费钱呢?”

    那挑战者脸上不禁一红,唐草这话正撮到了他的痛处。

    这人也是一个游戏爱好者,而且自认为游戏功夫很不错。谁知道,当年他上初二的时候,正流行街霸,当时他号称是打遍学校无敌手。谁知道天妒英才,有一天他遇到了才上小学六年级的唐草,从此开始了他游戏生涯最悲惨的日子。

    这不,都已经到了大二了,这人还是没有胜过唐草一次,反而给游戏厅老板贡献了起码好几麻袋的游戏币。另外,唐草因为跳级进了少年班,也已经是大二的了,所以在学习上他其实也输给了唐草。

    但这位仁兄也算是执着,虽然屡战屡败,但是屡败屡战,看来这辈子他要是赢不了唐草一次,他恐怕永远都不会甘心的。

    “别废话了,开始吧。”那位仁兄显然不想谈及这段伤心历史,有些不耐烦地催促唐草开打。

    “让你先打几秒。”虽然这时候游戏已经开始了,但是唐草却极其装逼地叼上了一支烟,又不慌不忙地用打火机给自己点燃。而这时候,游戏中的人物,那个可怜的女剑客已经被干掉了三分之二的血。

    先前那位仁兄果然是说开始就开始,也没有所谓“不占别人便宜”的风度。

    “呀……夏洛特快不行了——”观战的人叫道,这时候游戏中的人物再次中了一招,眼看已经要挂了。

    这时候,唐草的手指猛地弹了弹烟灰,然后终于放在了操控摇杆上面。

    “啪啪啪……”

    一连窜有节奏的敲击声接连响起,游戏机屏幕当中的女剑客夏洛特,好像忽然之间吃了春药一般,开始不住地发起连番进攻,破光剑、迅光三角剑等必杀技接连显现,尽管对方的桔右京封挡得密不透风,但是血量依旧开始不住减少。

    那仁兄也不是第一次跟唐草交手,他知道这种时候一定不能够反击,否则的话,只会死得更快。唐草的可怕之处,就是他总能够比对手更快一步发招。不过,这位仁兄这么多年卧薪尝胆的功夫也不是白练的,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要硬抗唐草的攻击,然后只要亏准一个机会,哪怕是轻轻的一腿或者一剑,都已经能够让唐草落败了。

    所以,那位仁兄选择了死守,一直被唐草控制的女剑客夏洛特给逼到了角落里面,然后死死挡住对方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

    “进攻啊,白痴一样……”“猪头,等着被揍死吗?”“……”

    围观的人一阵骚动,有点人开始咒骂起来,那位仁兄一位的防守,实在让人看得窝火。

    不过,那位仁兄既然都已经卧薪尝胆多年,忍耐力已经非同一般,对于四周的谩骂声就如同没有听见一般,连脸色都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的每一个画面,等待机会的出现。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只要是人,就肯定会有疏忽的地方,只要逮住一个机会,他就可以获胜了。

    机会终于来了。

    屏幕上夏洛特一个凌空钟斩,然后落地又是一个重腿。

    这么一来,两个游戏人物彼此的距离就非常接近了。

    这个时候,唐草又对夏洛特下达了一个近身重斩的指令。

    看见唐草的手指按下了重斩,那位仁兄的眼睛都几乎发光了,因为他知道苦苦等候的机会终于来了。“唐草啊唐草,谁让你这么轻敌又狂妄呢……夏洛特的近身重斩,虽然气势十足,但是在我格挡的情况下,我根本就不会少血,而你转身的时候,因为剑太长,会出现02秒的招式延迟,我只要一个轻斩就可以送你归西了。”

    精确的计算,对于游戏所有人物的完全了解,让这位仁兄看到了必胜的希望。

    果然,重斩之后,一瞬间的延迟毕竟出现了。仁兄操作的桔右京终于亮出了看似柔弱,却又是必杀的一剑,这轻快的一剑,足以一击定乾坤了。

    不过,就当桔右京的轻斩递出去的时候。夏洛特延迟的身法忽地又加快了少许,然后一个闪闪发光的七星光芒剑从夏洛特的剑尖爆出,将可怜的桔右京给劈了一个正着。

    “哧哧……”

    屏幕上,桔右京的血量猛减,那位仁兄一击不中,已经是方寸大乱。

    中了一记七星光芒剑之后,又接连挨了一个重斩,帅气、英俊的桔右京顿时嗝屁了。

    “好厉害的连招!”“以前没见过还有这样的连招啊……”

    四周的观战者们,崇拜不已。

    挑战的这位仁兄,面如死灰,他从网上和杂志把侍魂的人物和招式研究了一个遍,但是也没有见过上面提及到夏洛特还有这么一招连招。甚至,这位仁兄觉得,重斩的延迟,根本就是唐草故意布下的疑阵,目的就是要引他出手,一出手之后,自然就无法全神格挡。

    而七星光芒剑,正是夏洛特最快最猛的必杀技。

    挑战的这位仁兄不是不知道七星光芒剑的作用和效果,只是他却没有想到唐草居然“自创”了这么一招连招,由此可见唐草对于这个游戏的领悟,比他更加深层了。

    “小仓——”这时候,游戏厅门口一个中年妇女愤怒地大叫了一声,然后冲了进来,伸手将一个矮小个子的小学生给揪了出来,“没出息的东西!你想气死你妈啊,下课你不回家,就知道在游戏厅鬼混,赶紧跟我回去,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不,我要看机神比赛——”那小孩子坚决不从,但是被他妈给硬拖了出去。

    在门口的时候,那中年妇女对游戏厅老板骂道:“社会败类——你教唆未成年人玩游戏,我要去工商局投诉你们!”

    “大娘,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老板好像对这种情况已经见识了很多回,不慌不忙地说道:“没错,你儿子是在我们游戏厅转悠了一下,但是你来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