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八十一章 显摆

    “兮姐,你现在在哪里啊?”谢浪问道,远远地跟在苏苜后面。

    “我还在路上,妈的,堵车厉害!”冉兮兮骂道,显然心情很差,“苜苜现在去哪里了?”

    “嗯……她进实验大楼的电梯了。”谢浪说道,“这时候她去实验楼干吗啊?不会是……她不会是想不开吧?”

    谢浪的推测把冉兮兮给吓了一跳,她在电话中叫道:“谢浪,赶紧跟上去,要是苜苜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饶不了你的!”

    挂掉电话之后,冉兮兮猛踩油门,连闯了好几个红灯,一路狂飙地向西南大学驶去。

    谢浪冲进实验搂的时候,刚好电梯已经合上,并且已经开始上升了。

    以苏苜以前对贝誉死心塌地的感情,谢浪还真担心她会出什么事,但电梯已经上升,这时候向跑楼梯跟上似乎有些苦难。危急之际,谢浪将霸虎再次甩了出去。

    霸虎化成一道银光,猛地蹿了二楼,然后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这么一来,电梯到二楼的时候,就会停下一次,至少可以为谢浪赢得时间了。

    “叮!~”

    果然,在二楼的时候,电梯停留了一下。

    谢浪暗自松了一口气,从楼梯跑了上去,并且如法炮制,操控着霸虎在每一层的电梯按钮上面都按了一遍。这样一来,等苏苜达到十七层顶楼的时候,谢浪也刚好从楼梯赶了上去。

    楼顶上面,除了苏苜,居然一个人也没有。

    秋风萧萧,人也寂寥。

    谢浪在楼梯口看着苏苜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感觉有些莫名的悲痛,也许因为他在替苏苜难过,替她觉得不值吧。贝誉那个人,长得人模狗样的,也有些才学,但是没想到却是他妈的一个现代陈世美,这可是典型的“衣冠禽兽”啊。

    “谢浪,是你吗?”

    这时候,苏苜忽地开口问道,向谢浪所在的地方盯了过来。

    谢浪没想到苏苜竟然发现了自己的存在,虽然觉得有些尴尬,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嘿……很巧啊,苏苜你怎么在这里?”谢浪装着不知情地样子。

    但很显然,谢浪的演技实在太差。

    “你一直都跟着我,还说什么好巧啊?”苏苜淡淡地说道,“在绿岛湖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你当时就在湖畔,对吧?然后,你就一直跟着我的,先前的电梯也是你按下的吧。”

    谢浪只能尴尬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我看你神情不好,有些担心你。”

    “担心我做什么?”苏苜凄然笑了笑,“是不是你在湖畔看到了我……算了,不说了。你后来跟来这里,是不是担心我会出事,难道你觉得我来实验楼,会从学校最高的地方跳下去吗?”

    其实谢浪原本是有这个担心的,但听苏苜自己说了出来,那这个担心就完全没有必要了。所以谢浪连忙说道:“不是……我只是有点不放心而已,或许我想有个朋友在你身边陪着,可能会好一点吧。”

    “我都在说些什么狗屁话啊。”谢浪心中暗骂自己道。

    就算谢浪有鬼斧神工之技艺,但却也无法改变他在感情上的弱智。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进化平衡理论吧,人的一方面强了,另外一方面相对就被弱化了。

    苏苜勉强笑了笑,对谢浪说道:“谢谢你,谢浪。不过,你的那些奇怪的担心大可不必要的,我只是想一个人安静安静。你不知道,这个时候,我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看我的笑话,所以我只是想躲得远远地,躲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

    说完,苏苜转身靠在了大楼边缘的扶手上面,目光向遥远的地方看了过去。

    秋高气爽,蓝天如洗。

    清风拂过,轻轻地托起苏苜的长发,却显得她更加的惆怅而忧郁。

    良好的天气和苏苜糟糕的心境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虽然苏苜说自己并没有轻生的念头,但是谢浪仍然不敢掉以轻心,轻轻地走到了苏苜旁边两米左右的地方,但是又不敢靠得太近了,以免引起苏苜的反感,毕竟这个时候的她应该是很容易暴走的。

    “谢浪,今天的天气真好,对吧?”苏苜说道,缓缓地伸展了双手,做了一个拥抱天空的动作。

    “嗯,天气……真好。”谢浪答道,他不明白苏苜问这话的意图。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苏苜说道,“我自己都觉得可怜,付出、牺牲了这么多才经营起来的感情,却在一瞬间被几句冷漠的话击碎了。就因为那个洋女人可以让他在美国更好地发展,他就可以轻易舍弃以前我们两个人的一切……”

    “苏苜,不要再想这些了,因为他不值得你为之伤心。”谢浪说道。

    “是啊,都已经不值得了。”苏苜轻叹道,然后看了看谢浪,“谢浪,如果你在楼下的话,我从这里跳下去,你能够接住我吗?”

    “能,我肯定会想尽办法接住的。”谢浪说道,“不过,你可千万别试。好了,你表姐就要来了,我们还是下去吧,可能我是有恐高症,在这上面呆着总感觉不踏实。”

    “我知道你肯定会尽力的,因为你是一个好人。”苏苜向谢浪露出了一个很古怪的笑容,“谢谢你谢浪,可惜,你现在并不在楼下。”

    说完,苏苜的身躯向下一扑,竟然从扶手上面滑了过去,然后向楼下快速坠落而去。

    苏苜说后面的那句话的时候,谢浪已经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了,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苏苜的性子竟然这么刚烈,居然当真从这里跳了下去。

    谢浪脑子一片空白,来不及细想,猛地纵身跃了下去。

    同时,一根绳索从谢浪手中弹射而出,然后霸虎衔着绳索的一头猛地蹿向楼顶的扶手处。

    眼前的景物飞速地变化,地面迅速地扩大,地府之门仿佛已经开启。

    但是就在间不容发之间,谢浪终于搂住了苏苜的腰肢。

    “吱!~”

    霸虎此刻已经蹿上了楼顶,四根爪子死死地抓住楼顶的混凝土,坚固无比的赤铁爪子在混凝土上留下了四道深约一寸的划痕,抵消了谢浪和苏苜的下坠力道。

    “啊!~”

    实验楼中,传来了一声尖叫。

    原来谢浪和苏苜坠落到了三楼附近,刚好有一个女研究员在做试验,她看见窗户外面忽地凌空倒挂了两个人,顿时吓得脸色惨白,还以为是大白天见鬼了呢。

    这一声惊吓,倒是让谢浪回过神来。

    他心中暗叹一声侥幸,总算是成功地捡回了他和苏苜的性命。看了看苏苜,一点动静都没有,似乎已经昏了过去。

    谢浪向实验室那个被惊吓的研究员挥了挥手,然后操控着霸虎将绳索向上拖了回去。

    两个人的重量加起来虽然有两百多斤,不过霸虎能够爆发出的力量绝对和它的躯体成反比的,体内的机关能够迸发出上千斤的拉力,所以谢浪和苏苜两人很快就被拖回了楼顶。

    “呼~”

    谢浪松了一口气,四仰八叉地躺在楼顶上面。

    看了看身旁的苏苜,她居然还没有清醒过来。

    “难道是气急攻心,昏死过去了?”谢浪不禁有些担心,靠近苏苜俯身去查探她的情况。

    谢浪虽然精通机关器械之术,但对于医疗急救知识却是相当地贫乏,一时间急得发慌。

    “是不是……要给她作人工呼吸啊?”谢浪心中嘀咕道。

    看着苏苜如花的脸庞,娇艳欲滴的嘴唇,谢浪的心里面就好像有小鹿在蹦跶一般。不,应该是小猴子才对。

    “谢浪——”

    就在这时候,谢浪忽地听见有人大喝一声,向他快步冲了过来。

    那人的声音比较熟悉,但谢浪还没来得及分辨究竟是谁,就看见一条纤腿猛地向自己下巴踢了过来,真是又快又狠毒,要是被这美腿踢中的话,保管他谢浪要在医院躺上几天。

    来不及细想,谢浪一个后仰,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记必杀腿。

    “兮姐……你怎么?”谢浪后仰的时候,总算看清楚了那条美腿的主人。

    “该死的谢浪,你居然敢欺负我表妹,不想活了吗!”冉兮兮怒道,又要向谢浪攻了过来。

    “兮姐,你误会了……我这是……哎,准备给苏苜做人工呼吸呢——”

    “狗屁!”冉兮兮打断了谢浪的话头,“我看你小子是起了色心,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哎……你别老想着踢我,刚才你表妹跳楼了,要不是我拼死相救,这会儿恐怕你都只能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不过救是救上来了,就是她气昏过去了,所以我才想看看要不要人工呼吸。结果你就来了,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拳脚相加。”

    “呸,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有白头发吗?”冉兮兮白了谢浪一眼,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她盯着昏迷的苏苜说道,“我表妹的呼吸均匀,要你做什么人工呼吸,她应该只是暂时昏过去了。不过,她刚才真的是要跳楼?”

    “不是要跳楼,而是已经跳楼了。”谢浪纠正冉兮兮说道,“要不是我见机得块,恐怕就……”

    “该死的贝誉,我要去杀了他,这个杀千刀的陈世美。”冉兮兮恨恨地说道。

    正说着,苏苜这时候已经醒转了过来,她看了看谢浪和苏苜,又看了看四周,说道:“我……我这是在哪里啊,我刚才明明已经跳下去了啊?”

    “你还说,瞧你那点出息,为了一个臭男人要死要活的,简直丢死人了。”冉兮兮怒道,“况且那个贱男人既然已经变心,你这么寻死觅活的为了什么,难道你觉得他会为了你内疚不成?你要是有骨气的话,这就跟表姐去找那小子,表姐给你出这口恶气。”

    “算了表姐,你还嫌我丢人不够吗。”苏苜勉强站了起来。

    看她颤巍巍地样子,冉兮兮连忙上前扶住,“这个该死的贝誉,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都到了这个份上,由他去吧,现在他到了美国,又结识了洋妞,把我给忘了也是正常的。人都是会变的,要怪的话,也只能怪我以前太天真了。”苏苜幽幽地说道。

    从她的语气当中,听不见怨气也没有怒气,仿佛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她的心已经如同一潭死水。

    “哎……”

    冉兮兮长叹了一声,对谢浪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先带苜苜去我那边住几天。”

    “好。”谢浪点了点头,送两人出了实验大楼。

    ※ ※ ※

    和美国访问团的自由交流活动下午两点开始,谢浪老早就赶到了科技大楼。

    交流活动当中,双方的竞赛团队都展出了几件形态各异的机器人,学习讨论进行得非常热烈和融洽。

    谢浪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只是在等待贝誉的出现。

    可能因为中午落水的缘故,直到两点半的时候,贝誉才和他的美国女友出现在交流活动现场。

    这时候的贝誉,衣冠楚楚,满面春风,似乎根本没有受到苏苜事件的影响。

    落在谢浪眼中,他更加为苏苜感到不值。

    现场的主持人是西南大学的一位漂亮妹妹,可能她对对于贝誉这样的天才人物有些仰慕吧,看到贝誉偕同女友出现,立即用话筒说道:“贝先生,偕美同行,真是让人羡慕啊。在国内的时候,听说你就是超卓的天才人物了,现在去了麻省理工,想不到同样卓绝不凡。说实在的,看着贝先生的风姿,让我不禁想起了英超的小贝,无论事业还是爱情,都是羡煞旁人啊。”

    主持人这话得到了现场不少人的附和,贝誉的形象不错,加之又是中国人,很多人对他感觉都不错。

    “这位同学你过奖了。”贝誉温和地笑了笑,显得非常有涵养,“这次我回中国,也是本着虚心学习地态度来的。虽然麻省理工学院在机器人研发方面有着很前沿的技术,但是西南大学在这方面也有很多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学习。所以,我希望通过今天的交流,我们能够共同进步。”

    “贝先生是你们竞赛小组的队长,不知道这次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杰出的作品啊,拿出来展示一番,让我们也开开眼界,好不好?”主持人继续调侃道。

    “展示说不上,还是那句话:互相交流学习。”贝誉笑道,“这次我带了两件自己研发的作品。一件是机器人足球比赛所用的机器狗,一件是这次新进行的格斗项目的格斗型机器人。这两件作品,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希望大家能够给以指正。”

    贝誉似乎早就有准备,将手中一直提着的银白色小箱包给打开了。

    里面果然盛放着两件小型机器人。

    一件是黑色脑袋、银白身躯的机器小狗,大概也只有巴掌那么大。另外一件是一个标准的人形机器人,大概有二十厘米高,采用蓝红相间的钛合金制造而成,无论从形态和颜色,都显得非常的酷而且看起来应该是风格比较成熟的作品,不像西南大学有的学生展示的作品感觉有些幼稚。

    无巧不巧的,那人形机器人的前胸居然还有一个变形金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