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没 作品

第二十六章 错失一着(一)

    “好,行了。”

    谢浪还没有看完录像带,就已经叫停了。

    “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冉兮兮问道。

    刘川哼了一声,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来,这带子他和局里面的人都看了无数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谢浪这个“小鬼”能有什么发现呢。

    “这些毛贼,手段真是低劣,连工具也没有创新。”谢浪说道,“如果你们真是认真看过录像带的话,就会发现我们刚才看的这两个毛贼,右手中指都戴着一枚银色的戒子。”

    听了谢浪这话,冉兮兮已经隐约猜想到什么,但是刘川却浑然不知,插话道:“就算他们戴了戒子,这个也可能只是巧合而已,而且戒指和他们作案有什么关联啊?”

    “这个问题问问得好。”谢浪说道,“预利其事,先利其器。他们戴的戒子,应该就是他们作案的工具。这一点,冉警官是非常清楚的。”

    冉兮兮点了点头,将手上的戒子递到刘川面前,轻轻地一按,就出现了两片薄而锋利的弧形刀片,如同蝉翼一般。冉兮兮说道:“这戒子中的刀片比普通刀片更加锋利,而且隐蔽性好,还有其余的用途,单从作案工具来说,这些小毛贼进步了不少。”

    “难怪找不到这些小毛贼的作案工具,原来这些狗东西也玩上了高科技。”刘川恨恨地说道,“我看这些戒子上面都有方形的镂空图案,而且他们都是佩戴在中指上面的,就凭这一点我们就不难找出他们了。”

    “没错,那我们就分头动手吧”谢浪说道。

    “好,我走这边,你们两个走那边,冉警官你护着这小子一点。”刘川说道,从车里面走了出来。

    刘川走远之后,冉兮兮才问谢浪道:“你这小子,怎么对刘队长抱有敌意呢?”

    “我对他有敌意?”谢浪哼了一声,“是他对我有敌意还差不多。你别以为我是傻子,那个傻大个摆明是了想追你,看见我这么有才华,就心生嫉妒了吧。”

    “人家嫉妒你?”冉兮兮大声笑道,“你这小子还真是大言不惭啊。更何况我们只是同事关系,人家刘队长也没有对我说过什么追求的话。”

    “这么说他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只敢偷偷暗恋了?那我就更瞧不起他了。”谢浪说道。

    “好了,别那么多废话,你不是会逞能吗,等下看看是你抓的贼多,还是人家刘队长。”

    “当然是我,不,是我们抓的贼多。”谢浪将“我们”两个字说得很响。

    冉兮兮笑了笑,挤入了火车站的人潮当中。

    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三人辛苦了一中午,也只是抓到了五个小毛贼,而且其中四个都是谢浪和冉兮兮两人抓住的,而刘川只抓到了一个。

    没有办法,火车站人太多了,这些小毛贼占据了地利优势,在人群中就如同是泥鳅一样滑。

    看见冉兮兮和谢浪两人抓了四个,刘川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对冉兮兮说道:“这些该死的小毛贼,就跟猴子一样精,一钻进人群里面就抓不到了。”

    大概是发泄心中的怒气,刘川说话的时候狠狠地在他抓的那个小毛贼头顶上拍了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打得非常响亮,但是那个小毛贼却没有告饶或者呼痛,而是昂着头盯着刘川,看情形他对刘川非常的不服气,甚至有些不屑。

    刘川当然不会对这种挑衅的神色无动于衷,大声说道:“咋了,你小子落入老子手中,还不服气吗?”

    “刘队长,你的裤兜——”谢浪提醒刘川说道。

    刘川看了看自己的裤兜,顿时傻眼了,他的前后四个裤兜都被划了一条整齐的裂缝,里面的东西自然也全都没有了,但是刘川先前却浑然不觉。

    “服气,我为什么要服气,你不过是走了狗屎运抓住我的而已。以你这点本事,还想反什么扒。”那小毛贼在一旁冷笑道,看来这四个口子都是他的杰作了。

    刘川气得脸色发青,正要动手收拾这口出不逊的毛贼,冉兮兮却已经抢先动手了。

    “死到临头还嘴硬,你这么牛还不是只能站在这里让姑奶奶抽嘴巴。”冉兮兮猛地扇那毛贼的耳光。

    但这个毛贼却真有点骨气,没有叫痛也没有求饶,只是冷冷地看着冉兮兮,目光之中满是恨意。

    “小心点,他想解开手铐!”谢浪忽地说道,手中的中国管刀狠狠地敲在了那小毛贼的小臂拐弯处。

    谢浪敲击的地方,能够让人手臂麻痹,所以俗话叫做“麻筋”,那毛贼再强悍,被铜管这么狠狠一敲之后,也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叮当!~”一声,一根小钢丝从那毛贼的手中掉在了地上。

    “你怎么看出他在解手铐?”冉兮兮问道。那毛贼的手被铐在背后,谢浪没有理由看得到的啊。

    “谁让他穿t恤光着膀子呢,刚才他解手铐的时候,手臂的肌肉和筋因为处于紧张状态而收缩、颤动,谁让你们两个没有注意到呢。”谢浪装着不经意地说道,但这足以让刘川和冉兮兮对他刮目相看了。

    不过,这个小毛贼的手段和傲气还是让谢浪感到有些吃惊。毕竟,他和一般的毛贼有些不太一样,没有那种贼眉鼠眼的感觉,虽然年青,但是给人一种很老练的感觉。

    见刘川和冉兮兮又要对这毛贼动手,谢浪阻止道:“算了,再打他也不会服气的。”

    “哼。”那毛贼冷哼了一声,应证了谢浪的话。

    “别以为你划了老子的包,你就牛气了,等到了派出所,有你小子好受的。”刘川喝道。

    这毛贼不仅毁了刘川的面子,还折损了他的威严,让刘川的确非常的气氛。他生平抓贼不少,但是这种嘴硬的毛贼还是头一回给遇上。

    到了火车站派出所之后,冉兮兮和刘川对这些毛贼一一进行了审问,最后才发现先前那个很傲气的小毛贼,就是他们的新头目,绰号叫做阿七,取代了猫九的位置接替了火车站这块肥得流油的地盘。

    只是,冉兮兮和刘川却没能从这个阿七的口中掏出一点有用的信息,这家伙实在是太嘴硬了。更让刘川郁闷的是,他的钱包虽然被阿七给偷走了,但是却不在阿七身上,今天这位刘队长可真是“三年打鹰,却让老鹰一朝啄瞎了眼”。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