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大婚

    大婚当日,赤离渊红绸如锦。

    连一向凶戾的离火金雕爪子上都被绑上了红绸,金雕难受的不停来回踱步,却不敢把那红绸蹭掉。

    丁林丁墨在山门处迎客,迎的不只是魔族中人,还有送亲的仙门。

    那些仙门自然是战战兢兢,生怕那位魔尊一言不合就要血溅当场,可事实证明,对于他们这些识时务的人,魔尊大人还是很宽和的。

    好酒好菜,和颜悦色,没有半点要翻脸的架势。

    感谢魔尊,感谢他们门派选送的年轻公子,他们短时间应该不用担心被灭门了……

    这一日,鹿灵筠喝了许多酒,所有人都在笑,她也在笑。

    酒从口中喝下,落入腹中,她甚至能听到酒水摇晃的声音,就好像她胸腹中是空的,什么都没有,空的让她感觉害怕,于是她只能一杯接一杯的把辛辣的酒水灌下去,好像这样就能将她胸腹填满……

    那几个新郎官她一早就看了,她想看就看,没人会说这样不合时宜。

    看完之后她就出来喝酒了,实在是不想再看第二眼。

    一个个好好的年轻男子,被打扮的花枝招展,满头珠翠,珠光宝气,就像以前她买首饰的翠倚楼的首饰架子一般。

    看着她的视线也是可怜巴巴,很害怕又不敢表现出来的模样,真是好生无趣。

    其实她原本也不是想要成亲,只不过是想戏弄那些仙门中人罢了。

    至于会不会影响终身大事,她压根没考虑过。

    反正这辈子她也不打算嫁人了……或者,她的这辈子也不知道能过多久,想那么多做什么。

    痛快就行了。

    她喝的醉醺醺的时候,迟鸢回来了。

    也不知那荀奕有什么本事,迟鸢走的时候已经要疯了,几乎不成人形,回来的时候总算是有点人样了。

    虽然还是苍白憔悴的厉害,好歹有点人的模样,鹿灵筠也总算是放下心来。

    迟鸢把她手里的酒拿走,替她擦了擦嘴巴,温声劝她“别喝了,回房去歇息吧,今日是洞房花烛夜。”

    鹿灵筠打了个嗝,抱了抱迟鸢,不许人跟她,转身摇摇晃晃往回走。

    快到新房的时候,她还没想好要把那九个花孔雀一样的男人安置到哪里……反正是不许留在她房里的,睡不下,她嫌挤。

    推开房门……没人来迎她。

    魔尊大人哼了声。

    这些人好生不懂规矩!

    她踉跄着扶着墙进去,然后就看到那些红衣新郎官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怎么回事嘛,让人踩哪里?”她嘟囔着,摇摇晃晃想要跨过去,可眼前犯晕,脚下发软,好几脚都踩在了新郎官身上,差点绊倒在地。

    可下一瞬她又是愣住。

    窗户边,一道身影背对着她站在那里……一身红衣,长身而立。

    鹿灵筠微怔,皱眉“你为何站着?”

    别人都倒了,这一个却站着,这是什么道理?

    这个新郎官很是大胆,被她问话,只是身体僵了下,像是想要回头,却终没转身,更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鹿灵筠有些不满“问你话呢,给本尊转过来。”

    那人再次僵住……然后,缓缓转身。

    鹿灵筠眼前犯晕,眼花的紧,看不清这人的模样,只是觉得他的动作十分僵硬的样子。

    想到白日看到他们时那全身僵硬满眼惊恐的模样,鹿灵筠就是满心无语。

    好像她是什么色中饿鬼一般。

    她才瞧不上这些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好么。

    她摇摇晃晃走过去,抬手,掐住对方下颔……指端一片冰凉。

    “怕我?”她醉醺醺勾唇。

    对方似乎摇了摇头。

    鹿灵筠嗤笑“撒谎!”

    她抬手拉着对方的脖子勾下来,努力瞪直眼睛去看“放心,就你们这样的小白脸……咦,你长得有点面熟。”